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十四章-酒吧

  夏拓足足养了半个月才完全养好伤,若是没有王冶的金创药,恐怕断掉骨头得养上半年。但是经此一役,夏拓的气势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之前他学生气十足而现在举手投足之间流露出那么一股英气。
  之后的几天仍然有抗击打训练,但是再没有那种谋杀似的殴打,王冶知道夏拓这次激发出了武者的血性之后便不可磨灭。当时夏拓骂自己老杂碎时候的眼神连王冶自己都不寒而栗。这个年轻人绝对不只是看起来那么简单,恐怕他身上背负着大秘密和大苦难,否则不会有那种来自地狱的眼神,可是年纪这么轻的夏拓究竟经历了什么他却不得而知。
  而此时夏拓正跟雄哥在榆凉市的CBD里考察酒吧地址,雄哥开车带着夏拓走了几个地方夏拓都不是很满意。
  “雄哥,咱们这个酒吧不要搞成那种DJ土嗨的夜总会明白么?”夏拓在副驾驶上谆谆教诲。
  雄哥为难的挠挠头:“那酒吧不就是夜总会么?”
  “夜总会以娱乐为主,总是或多或少有些灰色地带。但我想你能搞一间酒吧,去的人就是单纯的喝酒聊天,之前我见过一间酒吧,中间是一个电热的仿真篝火堆,四周是几个吧台,冬天在里面约上三五好友在里面喝喝酒聊聊天是件多惬意的事情。”夏拓向雄哥描绘着自己的规划:“所以我们要找一个写字楼比较多的地方,装修格调要高雅,驻唱最好是民谣歌手。给白领们找一个下班放松的去处,这群人有这个需求,而且消费能力也还可以。”
  雄哥还是似懂非懂。最终夏拓敲定了一处文化街的店面租了下来,剩下的事情交给雄哥,让他来解决。
  这时,夏拓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接起来一看是赵以沫打来的。
  “在哪呢?”赵以沫问道。
  “文化街呢”夏拓如实相告,上次吐了她一身水,夏拓还是有点心虚。
  “哦?”对方看起来有点讶异。
  “怎么了?”夏拓问道。
  “咳咳,夏拓,上次说请我吃饭,什么时候?”赵以沫轻咳了一下,让自己声音正常了一点。
  夏拓心弦一动,他知道赵以沫的心意但是夏拓知道自己现在不能给她任何未来。与其藕断丝连,不如快刀斩乱麻,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两个世界人不应该纠缠在一起。
  夏拓已经打定主意要拒绝这次饭局,可是话到嘴边他脱口而出的却是:“那就今晚吧。”
  感情就是这样,一旦来了仿佛一切都是宿命一般,身不由己,心不由己,情不由己。
  晚上,榆凉夜市中心的一个露天烧烤摊边上,一身名牌职业装的赵以沫怯怯地看着周围坐着畅饮的人,她是养尊处优的乖乖女从未吃过这种露天大排档。
  “老板,这边那20根肉串烤好了先上啊!”夏拓手里拿着一根大绿棒子喊道。
  虽然此时已经接近深秋但是来吃烧烤的人还是很多,老板有些忙不过来。
  赵以沫万万没想到夏拓所说的特别有特色的馆子竟然是这种地方,要是平常她估计扭头就走,但良好的教养让她还是忍耐下来了。
  夏拓像是完全没有发现赵以沫的不自在,只是递给她一个大绿棒子,之后说道:“不醉不归!”
  赵以沫尴尬的笑笑,这里的一切都让她有些不知所措,所有东西看起来都脏兮兮的。
  “这没杯子呢。”
  “嗨,不用,对瓶吹就行!”夏拓主动用瓶子碰了她瓶子一下,之后咕咚咕咚的喝了几大口:“来来来,尝尝这花毛一体。”
  赵以沫轻轻咂了一口啤酒,还是觉得对瓶吹不是太文雅,只能岔开话题问道:“花毛一体是啥?”
  “花生毛豆拼盘啊!”夏拓伸手抓了一把毛豆给赵以沫。
  赵以沫一听这解释,不由得轻笑出声,气氛一下子融洽起来。心情一好,赵以沫也觉得这个地方其实别有一番市井的情调。夏拓有递给她一根羊肉串,说道:“来来来,尝尝这根串。这地方儿烧烤绝对味道一绝。”
  这肉串刚刚烤出来油汪汪的,散发着浓浓的孜然和油脂的香气,赵以沫不禁食指大动,接过来一口撸下大口咀嚼起来,全然没了刚刚的淑女形象。夏拓见状哈哈大笑说道:“这就对了嘛,好吃吧?”
  赵以沫边嚼边点头,两个人又用大绿棒子碰了一下,痛快了喝了一口。
  这顿饭两个人一直吃到很晚,都有些微熏了,赵以沫前所未有的放松,她喜欢这种感觉,似乎只有在他面前才能做真正的自己。
  “呦,这小妞不错啊!”旁边有个喝的醉醺醺的男人走了过来,看见赵以沫那美丽的容颜不由得色心大盛。
  “走吧狗哥,人家带着男人呢。”旁边另外一个满脸通红的大汉劝道。
  这种事儿夏拓也见怪不怪,喝多了以后撒泼的多的是,不去理他自然会离开。赵以沫也是看出来这人喝多了,于是也不说话。
  谁知这叫狗哥的男人竟然倔劲儿上来了:“操,她旁边这男的连屁都不敢放,这不是摆明了让兄弟们跟他老婆玩玩么?”说着话伸手就要调戏赵以沫。
  赵以沫吓得花容失色,赶紧躲闪,结果狗哥反倒更来劲了,借着酒劲肆无忌惮说道:“来陪哥哥玩会儿。”说着一只手按倒夏拓面前,另一只手搭着赵以沫的肩膀,仿佛向夏拓示威似的故意瞪着他。
  “看见了吧,这小白脸都吓傻了。”
  听到自己老大这么说话,跟着的一众小弟也哈哈大笑起来。在他们看来这个男人不过是个普通白领,别说反抗了恐怕连个“不”字都不敢说。似乎是为了证明夏拓的胆怯抑,狗哥拿来了一瓶啤酒从夏拓的头顶浇了下去,冰凉的啤酒淋了夏拓一身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老大你看他吓得都哆嗦了”旁边一个小弟给狗哥拍着马屁。
  “小子,用不用跟着我一起去啊,我跟你媳妇儿玩的时候给你观摩观摩。”狗哥笑得鼻涕都出来了。而此刻夏拓满脸是酒低着头,狗哥看不出他此时的表情。而赵以沫此时吓得脸色煞白不知所措,她只希望此刻能有人来救救她。
  “行啊,不过你得先走得出这里。”夏拓缓缓抬起头,眼里凶光四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