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十五章-神仙操作

  夏拓原本拿筷子的手猛地举起随后向下狠狠一插,只见一次性筷子竟然直直地穿透了狗哥放在他面前的那只手,另一头穿过桌子从底下露了出来。
  大街上想起了狗哥痛苦地嘶吼:“啊!!给我拿走!”
  狗哥本能地吼道,可是吼完他就知道不对,一次性筷子上面全是倒钩刺这要是拔出来。。。。
  “别!啊!!!!”狗哥刚想说别拔。话没说完夏拓就硬生生的又把筷子拔了出来,这次比上次更加痛彻心扉狗哥双手血流如注。
  “哦,别拔是么?”夏拓淡淡地问道,说着又把筷子给插了回去,此时都狗哥,疼的面色惨白。只是疯狂的叫骂,说要让夏拓吃不了兜着走。
  其他几个小弟见状赶紧打电话喊人。
  不大一会儿,烧烤摊已经被一群小混混儿团团围住。夏拓当然不会怕这群人,不过他也不想惹是生非,于是他拿起手机给雄哥打了个电话:“喂,雄哥,你认识一个叫狗哥的么?”
  “什么狗哥?没听说过啊。怎么了?”
  “没事儿,我跟他发生了点矛盾,我在想你要是跟他认识,过来给我摆平一下。”夏拓语气中带着点遗憾:“不认识的话我就自己想办法了。”
  雄哥电话那头听的不寒而栗,夏拓上次想到的办法让雄哥到现在,时不时的还后怕。
  “操,什么哥来了也没用,你今天死定了。”狗哥用另一只没受伤的手一把抢过了夏拓的手机,对着话筒吼道:“我告诉你,今天谁来也没用,你这小弟我今天办了。”
  “是二狗子么?”电话那头雄哥听出了这个所谓狗哥的声音,语气冰冷地问道。
  同时二狗子,也听出了对面是自己的老大赵飞雄,顿时气焰就弱了很多:“雄,雄哥?”
  “你给我这个兄弟亲自送回家去,别等我过去找你们,我不说第二遍。”雄哥语气更加冰寒,他可不想再惹到夏拓这个杀神了,自己平时对夏拓俯首帖耳避之不及,哪曾想到自己这不争气的小弟竟然也惹到他头上了。
  “雄哥,可是他把我的手。。。”
  “好,不听话是吧?在那一个也不准走,十分钟之后我就到。”雄哥不容分说的挂掉了电话,他要赶紧赶过去,若是等夏拓发火了,自己那些黑料被人曝光,那他真的永无翻身之日了。
  十分钟后,小小的烧烤摊被围得水泄不通,一群小流氓把狗哥这群人堵住,而为首的雄哥已经代替夏拓坐到了狗哥这群人对面。
  “雄...雄哥。”李二狗说话都有点结巴,看着眼前大名鼎鼎的赵飞雄,李二狗知道今天恐怕没法全身而退:“都是误会,我不知道这娘们儿是...”
  “啪”李二狗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个大嘴巴。
  “不想活了!这么说大嫂。”雄哥喝道。
  别看雄哥在夏拓面前这么怂,但他终归凶名在外。赵以沫听了雄哥这话脸涨的通红,可出人意料的是竟丝毫没反驳,还暗暗窃喜。
  “雄哥,今天都是我的错,给您赔礼了。”
  哪知雄哥根本没搭理他,只是笑着朝夏拓赔不是。
  “拓哥,我管教无方,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一般见识”旁边小弟们都看呆了,他们哪曾见过这么和蔼可亲的雄哥。雄哥可是榆凉出了名的狠碴子,刀架脖子上都不皱眉的主。
  而此时的夏拓正在一旁没有说话,雄哥看他不说话,就知道今天得给这二狗子点颜色瞧瞧。自从夏拓轻描淡写地从王冶那里敲诈了300万以后,雄哥就知道跟着这夏拓混准没错,这么一想雄哥就更卖力地呵斥起二狗子来。
  “您没错,您是狗哥嘛,我这小小赵飞雄哪能让您赔礼啊。”雄哥说话皮笑肉不笑的样子更加凶神恶煞,把狗哥吓得体似筛糠。
  “雄哥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我这一次,我不敢了。”二狗一边道歉一边抽自己嘴巴,啪啪作响,就希望夏拓能听着解气放自己一马。
  夏拓这边轻咳了一声,雄哥立刻会意,于是说道:“跟我道歉有什么用,夏爷在你这被你淋了一身啤酒,你说该当如何啊?”
  “我。。。”狗哥摸不清夏拓底细:“我给夏爷也赔罪。”
  “赔罪就不用了,我这边也没啥事儿,狗哥帮我个忙就行。”
  二狗子一听一下子愣住了,他万万没想到夏拓是这么好说话一个人。
  “当然可以,夏爷您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此刻二狗子就想赶紧走,好汉不吃眼前亏,先从这个地方走掉之后再找人做掉夏拓。
  “我跟以沫今天都喝了酒,这车开不回去了,这样吧您帮我把以沫的车开回家,我陪以沫走走,到了之后钥匙放车上就可以了。您看这可以么?”夏拓这话说的很客气。夏拓根本不想把事情闹大,他不想让赵飞雄惹上什么事儿,毕竟他也是想金盆洗手的,要是一群人围殴这个狗哥搞不好会惹出麻烦。
  狗哥愣住了,这事儿也太好办了啊。赶紧答应下来:“没,没问题,我这就给您把车送回去。嘿嘿,夏爷,这事儿我办完了您可别之后记我的仇啊。”
  “嗨,哪能啊,谢谢啊”看着坐上赵以沫车的狗哥,夏拓温柔的笑着:“都散了吧,雄哥,以沫咱们走走。”
  夏拓驱散了众人,与雄哥和赵以沫散步去了。雄哥心里是一百万只羊驼在狂奔啊,自己当时惹了夏拓差点把牢底坐穿,怎么今天夏拓这凶神这么好说话,没说几句话就把这二狗子放走了。
  刚走不远夏拓看了看四下无人,当着赵以沫和雄哥的面拿起了电话,拨了个号码出去。
  “喂,警察蜀黍么?”
  “对,我要报案。”
  “车牌号为榆B5262Y的驾驶员醉酒驾驶呢。”
  “对,我亲眼看见他喝了酒之后开车出去了,还叫嚣着警察抓不到他。”
  “对,沿着西环路走呢,赶紧派人把他先控制起来。”
  赵以沫和雄哥目瞪口呆的看着夏拓这一波神仙操作,这家伙真的是坑人一把好手。雄哥又开始一阵的不舒服,这个夏拓用的招数全都是各种阴损下作的招。
  “对了以沫,他们是东区交警队的,明天记得去把车取回来。狗哥这算是醉酒驾驶少说蹲半个月号子,这算好的,我就怕他脾气暴躁跟警察叔叔有什么冲撞。。。那就不好说了。”夏拓像是很担心狗哥的未来一样。
  雄哥在旁边听的更是心惊肉跳,这二狗子晚上喝了酒又憋了一肚子火,要是警察查酒驾那发生冲突是必然的。这夏拓比那个王公子恐怖多了,这下手又黑又狠,雄哥暗暗琢磨以后千万不能得罪这个人,不然怎么死的估计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