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十六章-山中修行 一

  晚上,夏拓把赵以沫送回家,在门口处两个人告别。这次的约会总归不算差,虽然有狗哥来捣乱但是玩的还是很开心。
  赵以沫推门进去就看见家中的老仆人福伯守在门口,赵以沫问道:“福伯您这是干什么呢?”
  福伯立刻低头:“小姐,您今天跟那个男的出去了?”
  赵以沫有点不快,自己的事情她不想别人插手。但是福伯从小看她长大,她知道福伯是担心自己,于是只得淡淡应了一声:“嗯”
  福伯看出了赵以沫的不快,当即也不再言语只是看着窗外轻叹了一口气,心中思绪万千,小离你的女儿跟你当年真是一模一样啊,只是希望这次她能得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吧。
  而刚刚离去的夏拓当然不知道赵以沫家中两人的对话,此刻的他正给王冶打电话呢。
  “师兄是我。”夏拓说道。
  “师弟,明天来找我吧,该给你训练点别的了。”
  确实经过了一个月的训练,夏拓对于一般的打击已经能做到泰然处之了,可以冷静面对对手的进攻,而夏拓的功力又远超同龄人,一旦能克服对疼痛的恐惧那他的实力就能发挥出大半。至少他确信自己不会像上次面对黄毛儿一样毫无还手之力。
  王冶说明天王小晓会开车去他家接他,夏拓当然乐得美女相陪一口答应。
  是夜,夏拓回到家中丹田一阵剧痛袭来,每次疼痛来的都很突然,夏拓赶紧盘膝打坐吐纳起来。自从吃了师傅给的那丸药之后,每日到了夜间夏拓总会感到丹田剧痛难忍,需按照师傅教的法门吐纳半小时,而后疼痛立刻会缓解。或许是得益于这种吐纳夏拓进步飞速,虽没练出内力但暗劲的功力增长远超常人。
  第二天,夏拓被一阵铃声吵醒。他迷迷糊糊地接了起来问道:“谁啊?”
  “想死了是么?竟然还敢睡觉!”王小晓的声音传了过来。
  夏拓一个激灵立刻就醒了,他可不愿惹王小晓这女人。她会功夫,还是女人。你打不得她,只能挨揍。夏拓赶紧应道:“来了来了,我马上下楼。”
  似乎大学军训以后夏拓就没这么快得起过床,不知道为什么他对王小晓这凶女人怕的要死,明明雄哥这种道上大哥他都不怕,可王小晓眼睛一瞪夏拓立马就软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物降一物。五分钟后,夏拓穿戴整齐到了楼下,身上穿了件卫衣,一条运动裤。
  “什么也没带就下来了?”王小晓摘下墨镜看着夏拓。
  “带什么?”
  “没什么。”王小晓玩味地笑了笑。
  王小晓开了一辆奔驰大G来接夏拓,一上车夏拓就奇怪的问道:“你一个女孩子开这种硬派越野?”
  “跟你有关系么?”王小晓狠狠地瞪了一眼夏拓。
  夏拓立马哑火,乖乖地坐在副驾驶一言不发。
  开始方向还是朝着王氏集团去的,可是过了大概半小时夏拓就发现不对劲儿了,他疑惑地问道:“咱们这是去哪啊?”
  “太行山。”王小晓言简意赅。
  “去那干什么?”
  看着王小晓那种怜悯地眼神,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了夏拓心头。而此时王小晓用大拇指往后排指了指,夏拓一眼就看见了一个巨大的登山包在那里。那一瞬间夏拓知道了王冶所谓特训是指什么了。
  大概半天的时间,越野车已经开到了太行山腹地,再往前是大片原始森林车子没法再往前开了。
  “下车吧,背上包。”王小晓从后备箱里拿出了两个gps,递了一个夏拓。
  夏拓背上王小晓的登山包,跟随着一马当先的王小晓走进了原始森林。此时已经是秋天,山上海拔比较高夏拓觉得有点冷,不禁打了个喷嚏。大概到了傍晚时分王小晓终于在一条小溪边停了下来,旁边有一片干涸的滩涂,现在是枯水期,周围都是鹅卵石很适合作为露营的营地。
  “去,给我把帐篷撑起来。”王小晓指挥道。
  夏拓像个听话的小媳妇儿似的乖乖去收拾帐篷。不一会帐篷支好了,王小晓钻了进去,夏拓也想跟着进去。谁知头刚伸进帐篷,就被王小晓一脚踢了出来。
  “谁说你可以进来了?”王小晓没好气地说着,一边从包里掏出包方便面和打火石。随后去小溪边打了点水,娴熟地生起了火煮起了方便面。
  夏拓看着直流口水,于是可怜巴巴地问道:“能分我点么?”
  仿佛没听见一样,王小晓自顾自地吃起方便面。直到吃完了方才说道:“吃的是我自己带的,谁让你什么也没带?不过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这堆火可以借给你用。”王小晓顿了顿一说道:“还有,所有的猎物必须靠双手捕捉,不能使用工具。”
  “有什么意见么?”王小晓凶神恶煞地问道。
  “没。。。没有”夏拓赶紧站了起来,看着那堆快熄灭的火,脑子里全是贝爷在荧幕上荒野求生的身姿。他没敢耽误工夫,赶紧转身去丛林里找食物。
  开始他想看看森林里有什么小动物之类,太行山的原始森林当中各种松鼠,山猫,蛇类数不胜数。夏拓慢慢地深入森林之中,突然他听到一阵树枝折断的声音,他立刻警觉了起来,深秋时节林中有各类猛兽也不少,他可不想给狗熊当了过冬的吃食。夏拓屏住呼吸停下脚步,他一动也不敢动生怕暴露了。就在这时夏拓看清了对面的动物。一身颜色靓丽的羽毛,拖着长长的尾巴,居然是只山鸡。夏拓一下子欣喜若狂,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山鸡这东西应该是树林里最好抓的动物了。夏拓死死盯着那只泰然自若的山鸡,这动物果真是傻,见到夏拓并不躲闪只是傻傻地歪了下头瞪着两只眼睛似乎有点疑惑的看着夏拓。当一人一鸡距离近了一点之后,夏拓突然爆发一个饿虎扑食朝山鸡扑去,谁知那山鸡到底是山中灵物,竟然扑扇翅膀往后掠去。夏拓一击不中立刻起身朝山鸡的方向穷追不舍,然而山中树木茂盛山鸡时而飞上枝头,时而地上奔跑,灵活的穿行在树林之间。而夏拓却只能绕开各种树木枝桠,最后眼睁睁地看那只山鸡溜走,树林里还传来几声鸣叫,似乎在嘲笑这夏拓的笨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