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十七章-山中修行 二

  夏拓发现那些松鼠,山猫,山鸡的速度之快根本不可能在这种茂密的丛林里追得到。夏拓一直找到天黑也没有任何收获。一番努力之后才想到小溪里应该有鱼,于是夏拓又琢磨着怎么捉鱼。
  既然不能用工具,那么夏拓所能做的就是在水里徒手抓鱼,他尝试了整整一个晚上也没任何收获。于是夏拓决定第二天再试试看,毕竟天色暗了下来有鱼也看不到了。饥肠辘辘的夏拓回到了营地,看见王小晓正坐在火堆边上吃薯片,显得颇为惬意。
  “呦,满载而归啊!”王小晓看着两手空空的夏拓揶揄道。
  夏拓已经累的说不出话来,只是爬到附近树林的一棵树上躺了下来,这颗树离帐篷很近,王小晓说话的声音能听的很清晰。这么下去恐怕会被饿死,夏拓有些沮丧。其实他不知道的是,这种修行方式其实是非常锻炼人的反应速度的,特别是在饥饿的时候,人的各项身体机能都会显著提升。
  “喂,你是不是饿死了?怎么不说话啊?”
  “王小晓你也老大不小的了,别每天打打杀杀的做个精致的女人好不好?”夏拓劝道,这王小晓本应是个富家千金,夏拓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她要整天喊打喊杀的。
  原本以为王小晓会很凶地骂过来,谁知道,夏拓在树上只是听到了一声轻叹:“王家的功夫总要有人继承。”
  “王小帅不行么?”夏拓一边赶着身边的虫子一边说道。
  一会儿一支花露水被扔了上来,夏拓一把接住涂抹起来。
  “小帅他有很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不能做剧烈运动,所以爷爷只能让我继承王家在江湖的地位,而小帅则专心管理公司,我们分工不同,也因为这个小帅事事都愿意跟我比。”夏拓想起来第一次看王小帅时他对王小晓露出的骄傲的眼神,那恐怕是在说他王小帅比王小晓更得爷爷的信任。
  王小晓坐了起来看着原始森林上的灿烂星河,不由得感叹:“这星空真的好美。”
  远离了城市的喧嚣,在这人迹罕至的丛林深处也有着让人无法描绘的美丽。夏拓怎么也想不到他有一天会和这个凶神恶煞疯婆娘在这静谧的星空下聊起过往人生。
  “这个年纪的女孩谁愿意每日辛苦的练武?我何尝不想像普通女孩一样,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跟着自己的男朋友出去逛街。可是每当我看见爷爷对我期待的眼神时,我怎么也无法开口说出我不想练武这句话。”虽然夏拓没有面对王小晓,但是他仍然能感觉出她表情的暗淡。
  “做自己就好了,练武特别是咱们内家拳,讲究随心所欲无愧于心,你这样压抑着自己的心意,何时能有所突破?”夏拓劝慰道:“你放心,我之后会跟老爷子聊聊你的事情的。”
  “就你?没用的”王小晓心里有点感动毕竟这是第一个同意自己想法的人,但她还是言不由衷地讽刺了一句。
  两个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一直到深夜。
  “夏拓,你之前说你爸爸是练自由搏击的?他是武林中人么?”王小晓好奇的问道,她对夏拓这个人以及他的家庭很好奇。可是等了半天一直没有听见夏拓的回答,过了不多时夏拓轻微的鼾声响起,原来是睡着了,这男人果然都是没心没肺的,躺下就能睡。
  午夜时分,夏拓睁开了眼睛,轻轻唤道:“王小晓?王小晓?”
  见没有回应,夏拓放心的在树上盘膝而坐,开始了吐纳。师傅给自己吃的这枚丹丸好生奇怪,这都5年过去了竟然还有效,每次吐纳之后夏拓都觉得自己小腹之内有块地方十分温热让他有种说不出的舒爽,这几天也不知是特训的成效还是这丹丸发挥效力了,夏拓觉得自己暗劲又提高了一步。只是那一夜师傅走得太匆忙,夏拓还不知道这丹丸的名字和具体功效,只能按师傅说得每日午夜缓缓吐纳以缓解剧痛。
  森林里秋虫欢快的鸣叫着,星光普照大地,时不时远处会传来几声不知道什么野兽发出的兽吼,夏拓望着星空想入飞飞,或许有一天自己真的能成为名动天下的大侠,扫荡这世间不平之事。到那时回忆起现在吃的苦是不是又会别有一番滋味呢?
  帝都,一间日式的榻榻米房间里,两个身着和服的岛国人对面而坐。
  “藤田君,对支那那几个参赛者的监控进行的怎么样了?”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问道,此人看起来年纪很大了但是隔着衣服还能看出壮硕的肌肉。
  “福田阁下,监控进行的很顺利,目前没有发现对我们有威胁的参赛者,这次比赛,令高足铃木阁下夺冠已是定局。”藤田拓渊回答道。
  “那个人的徒弟怎样?”老人似乎很关心的问道。
  “那人的徒弟名为夏拓,代表支那的道字门出战。”藤田拓渊回答道:“前几天我曾派川口树去刺杀他,但是却失败了。”
  “哦?此人竟然能击败川口?”老人有些惊讶。
  “那倒不是,只是有个人半路救了夏拓。”藤田拓渊回答。
  老人略微皱眉,这是个很危险的信号,难道有人知道陈松去向故意来破坏他们的计划?
  “罢了,不要刺杀陈松的徒弟了,比武的时候让铃木直接杀掉就好了,这样不容易引起怀疑。”福田像是再说件稀松平常的事儿,随后他又说道:“救他的是什么人知道么?”
  “不太清楚,听川口说那人只是运气好,实力并不强。”
  “盯好了夏拓,若是让华夏其他人知道陈松的去向,对我们的计划很不利。”
  “是”藤田正色道。之后他又犹豫了一会儿斟酌着字句说道:“我们找了一个支那的小混混去打探夏拓的虚实。。。”
  老人没说话,只是抬眼等着藤田说完。
  “他。。。酒驾被拘留了。”藤田有些汗颜,毕竟这是他指使的人,他也没想过这个人如此不堪:“不过您放心,他不知道是咱们安排的”。
  “废物!”老人顿时大怒骂道,瞬间气势外露仿佛狂风吹过这间屋子一般。
  “是!”藤田拓渊赶紧低下头应和道。
  “下次我听到这个夏拓的消息,希望是他的死讯!”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