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十九章-冷战

  夏拓信步而行走到了小溪边,他远远看到溪边一块石头上放着一些东西,但是晚上又看不太清楚。夏拓走了过去,发现放在石头上的是一套衣服。这荒山野岭的怎么会有人把衣服放在这里?等等,怎么看的有点眼熟。夏拓还在愣神,一个不好的预感浮现心头,这衣服不是王小晓的么……那她衣服在这的话…她是在…
  缓缓地抬起头,夏拓看见了王小晓全身赤裸的站在自己面前,显然她刚刚在水边洗澡,而夏拓还没完全反应过来。夏拓就这样有些呆滞的看着王小晓那曼妙的身体,在盈盈月光下的王小晓像是笼罩了一层晶莹的薄纱一般散发着淡淡光华,她想用一条毛巾遮住自己,但是这种努力完全是徒劳的。夏拓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仙女,他最开始是惊讶,但仅仅几秒的时间他看呆了,他从没见过如此美妙的躯体,仿佛每一寸肌肤都是精雕细琢一般,精准无误地解释着何为肤如凝脂。他完全没有想之后的后果,他只是想抓住每分每秒把眼前的画面印入脑海。夏拓不认为自己是色中饿鬼,甚至他觉得自己算是个君子,但是面对王小晓那精雕细琢的身体时夏拓瞬间沦陷。他也看过一些电影,但那些演员的身体从骨子里流出的都是廉价低俗,而此时王小晓在夏拓眼里仿佛就是下凡的仙子一般高贵不凡,即便她赤身裸体,夏拓也没生出任何亵玩之心,只是就那么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艺术品。
  夏拓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是一瞬又或许是十年,他终于回过了神,他畏惧地看着王小晓,他知道他失态了,之后恐怕是王小晓的毒打抑或是咒骂。夏拓甚至做好了挨王小晓几个嘴巴的准备。但是预想中的袭击却没有到来,王小晓只是拿起了石头上的浴巾裹上了身体然后一言不发的跑开了。
  王小晓此时心里其实已经怒不可遏了,但她又无处发作,她平时看起来凶神恶煞的,但实际上她是个非常保守又传统的女孩。她从小没有谈过恋爱,甚至连异性朋友都没有,而这次被夏拓看光,王小晓甚至有种贞洁被人夺走的感觉。她没办法怪夏拓,他是无意的,但是她也没法原谅夏拓。刚刚她一瞬间想要发作,但是赤身裸体的又不能跟夏拓理论,荒郊野外的洗澡本身就让她很羞耻,她当时能做的就是跑开。
  回到了帐篷里,王小晓一个人蜷缩在帐篷里,她心里有气愤也有羞赧,这种情绪翻江倒海,她却无处发泄,憋在心里让她更加烦闷。她想要一切都是完美的,她的身体应该是在新婚之夜展现在自己丈夫面前的,而刚刚的意外让美梦成了泡影。这时,帐篷外传来了夏拓的声音。
  “咳咳,小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此刻,夏拓在帐篷外抓耳挠腮的解释着,但他很快就词穷了。他解释不清楚为什么大半夜的不睡觉,总不能说自己晚上要吐纳修炼吧?夏拓清楚一旦把这事儿说出来,势必会引来各方的围追堵截,不需要辛苦修炼只需要每日吐纳就可以功力大进,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修炼法门。帐篷里没有回应,之后任凭夏拓如何苦口婆心,王小晓就是不理她。
  最后夏拓无奈地爬上树去,不一会儿就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夏拓从树上下来,看见王小晓已经坐在了火堆旁。
  “早啊!”夏拓醒来竟然把昨晚的事儿给忘了。
  原本安静的王小晓突然抬起头,恶狠狠地瞪了夏拓一眼。夏拓一下子记起了昨晚的事儿,自己灰溜溜地到溪边捉鱼去了。
  这次夏拓很快捉到两条鱼,现在夏拓基本掌握了太极拳发力的要领,肌肉放松且发力迅速。收拾完内脏后夏拓拎着两条鱼回去,想烤了当早餐。王小晓仍然是呆坐在火堆边一言不发。夏拓看她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也不敢多说话,只是把鱼用树枝穿好准备烤鱼。谁知王小晓见状,立刻拎起了旁边的一桶水,一下子就把火给浇灭了。随后转身进了帐篷,也不再理睬夏拓。
  昨晚王小晓一夜没睡,翻来覆去地想了一夜,终于决定跟夏拓好好聊聊,她甚至觉得要是夏拓追求她,她或许会给他一个机会。谁知她早上一出帐篷就看见夏拓躺在树上呼呼大睡,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原来只有自己把昨天的事儿当回事儿啊。等了好半天,夏拓终于醒了,这货睡醒后竟然跟个没事儿人似的跟自己说“早安”,全然把昨晚看光自己的事情给忘了。王小晓原本想等夏拓给自己诚恳地道个歉,然后她就原谅夏拓,毕竟昨晚的事儿也不怪夏拓。可是谁知道这个混蛋竟然又跑去捉鱼去了!终于王小晓忍无可忍,无处发作的她愤怒地浇灭了篝火,她觉得至少这样能给这个没心没肺的混蛋一个教训。她决定这次回去就不再理会这个毫无责任感的混蛋,他比武的胜败输赢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整整一个上午王小晓就没再出过帐篷,等到中午的时候,外面又飘来烤鱼的香味。没有自己的打火石这货怎么点的火?王小晓出了帐篷,正看见夏拓悠哉游哉的烤着几条鱼。夏拓一上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钻木取火点着了一堆柴火,看王小晓早上和中午都没吃东西,就想多烤几条鱼给她做午饭,这样没准儿王小晓一高兴就和好了。看见王小晓循着香味出来了,夏拓赶紧露出了一个自以为亲切的笑容,之后问道:“饿了吧?”
  王小晓一看,简直快气疯了,这货竟然不思悔改,还得意洋洋地炫耀自己的烤鱼?还示威似的问自己“饿了吧?”。王小晓双拳紧握,感觉眼睛都快喷出火了,她又一次抄起了水桶浇灭了夏拓刚刚钻木取火弄着的篝火,还恶狠狠地上去踩了几脚。夏拓在一旁看着她歇斯底里的样子,别说反驳了,他连大气都不敢喘,眼睁睁看着自己一上午的努力付诸东流。为了升这堆篝火他都觉得自己快练出麒麟臂了。
  王小晓完成这一切工作之后,潇洒的离去。不再理会夏拓。夏拓发怔了大概五分钟最后苦笑着吃起了烤鱼,还好这鱼已经烤熟了。夏拓吃了两条,留了两条给王小晓,之后站起身来就往森林深处去了。他觉得捉鱼的本事他练得差不多了,这几天光吃鱼都有点营养不良了,夏拓想着去试试捉几只野兔,就算捉不到就权当练习步法了。
  于是整整一个下午,夏拓都在跟树林里的松鼠野兔山鸡做斗争。山林中的动物本就动作灵活,加之原始森林中荆棘密布,往往一个眨眼就丢失了目标。夏拓努力了一个下午才饥肠辘辘的回到了营地,依旧是一无所获。回去的时候王小晓已经吃完了烤鱼,又把自己关到了帐篷里。
  两个人就这样冷战了三天,正当夏拓以为王小晓不会再搭理自己的时候,事情竟开始往两人都不可控的方向发展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