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二十章-暴雨

  暴雨
  榆凉市,赵以沫看着窗外的暴雨不禁有些担心,这雨已经下了整整两天了,她感到了莫名的烦躁,不知为什么她联系不上夏拓。整整一周夏拓音信全无,她拿着手机又一次拨通了夏拓的号码,对方依然是关机,一股莫名的烦躁涌上心头。
  “小姐,这是今天的下午茶,您可以简单吃点。”福伯端上了一份精致的茶点放到了客厅的茶几上。
  “好,先放那吧福伯。”赵以沫还在想夏拓的事儿,过了良久,她鼓足勇气拨通一个号码,这是她认识的夏拓在榆凉的唯一一个朋友。
  电话那头一个略带欣喜的声音传来“是赵总么?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王小帅接到赵以沫的电话有些惊讶。
  “那个,王总,我想问下,您这几天跟夏拓有联系过么?”赵以沫甄字酌句的问道,她担心自己这样问夏拓的事儿是不是有点太明显了?
  果然,电话那边一阵短暂的沉默,但王小帅还是表现出了良好的修养,他有些冷冷地回答道:“是这样,他跟我姐姐,去太行山轻纱河那边露营了。”
  “他俩。。。”赵以沫心下一沉,难道夏拓跟王小帅的姐姐。。。
  “他俩有点事情,我不方便透露。但应该不是您想的那样。”王小帅赶紧解释,生怕发生误会。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多说这一句,让赵以沫误会夏拓岂不是更好?
  “你有联系过他们么?”赵以沫问道,她不在乎王小帅是怎么想的,她只想赶紧知道夏拓的去向。
  王小帅心里酸酸的,他喜欢赵以沫,虽然他不相信赵以沫会看上夏拓这么个穷鬼,但是赵以沫打听夏拓的事儿还是让他有些不爽。于是,他只是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没有。”
  “这么大的雨,在山里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王小帅一听这话,突然也有点不安,虽然他跟王小晓的姐弟关系不算融洽,但毕竟血浓于水,他也担心王小晓跟夏拓会出什么事儿。不过他倒没赵以沫这么不放心,毕竟这两人都是有功夫在身的。他说自己给王小晓打个电话问问。
  挂了电话王小帅给王小晓的卫星电话拨了过去,但是无人接听,王小帅立刻觉得事情有些不妙。赶紧通知了赵以沫和他爷爷王冶。
  赵以沫得知这个消息,手机一个没握稳摔倒了地上。那一刻她觉得五雷轰顶一般,她想着想着眼泪就要往下掉。她也不明白为什么几次见面就对夏拓的感情这么深,此刻她只知道她心里像是少了一块一样,痛彻骨髓。她心想自己可以不做夏拓的女朋友,甚至可以不跟他有任何瓜葛,只希望老天能给他们最后一个说再见的方式,而不是跟小时候一样,连个招呼都没打就分开了。
  福伯看到这一幕不禁心疼,她看着赵以沫长大,待她名为主仆实似父女。福伯叹息一声,走到赵以沫身边说道:“小姐,我想请几天假,有些私事要办。”
  赵以沫红着眼圈看向福伯,有心责备他在自己最痛苦的时候居然要走,但转念一想,她也需要一个人静静,于是带着哭腔说道:“福伯,你休假吧,没关系的。”
  王小晓跟夏拓虽然还没有遇难,但是情况不算太好。连续两天的暴雨让山里没有可用的柴火,小溪的水势也变大了。那天晚上要不是夏拓及时叫醒了王小晓,恐怕她连人带帐篷都被洪水冲走了。不过他俩没来及拿行李,帐篷和背包就被冲走了。最可怕的是,因为水势的上涨他们来时的路也被洪水冲垮了。王小晓在逃走的过程中不小心扭伤脚,现在夏拓背着她在找一个合适的宿营地。
  王小晓还是不理睬夏拓,她发誓不再搭理这个人了,即便她被夏拓背着她也不愿说一句服软的话。
  “王小晓,你怎么这么沉啊。”夏拓担心王小晓会害怕,于是跟她打趣道。
  “诶,你说咱俩找什么地儿住啊?”
  “我说你那几袋方便面都没抢救出来?”
  夏拓就像一个话痨,不厌其烦地逗王小晓说话。终于,夏拓看到不远处有一个山洞,看起来还不小,夏拓决定就在山洞里过夜了。果然山洞里还挺干净的,让夏拓欣喜的是居然里面还有一大堆干草和树枝,终于有柴火了。
  很快山洞里就泛起了火光,这几天夏拓钻木取火的本事见长,不大一会儿就升起了一堆火。夏拓想要把衣服烤干,但转念一想王小晓还在身边。于是他犹豫了一会儿说道:“你先把衣服烤干吧。”
  王小晓用杀人的眼神瞪了回去,夏拓立马蔫了。
  可是过了大概十几分钟,或许是王小晓真的觉得浑身湿透真的很不舒服。于是,时隔五日她终于开口跟夏拓说了第一句话:“你把眼睛蒙上。”夏拓立刻用手蒙住了眼睛。王小晓思索片刻从自己衣服上撕下来一条布条,绕着夏拓的脑袋转了三圈把他眼睛遮的严严实实。
  “大姐,咱们别这样。诶,别勒这么紧眼睛快瞎了。”夏拓挣扎道。
  但是王小晓不管着这些,她伸手在夏拓脸前挥了挥,见他的确没什么反应,这才放心的宽衣解带,在火前烤起自己的衣服。夏拓虽然眼睛看不到,但是鼻子却更灵敏,王小晓刚脱掉上衣,他就立刻闻到一股淡淡的脂粉香气,不禁回想起那夜的一抹春色,夏拓不由得略略出神。过了大概一个小时左右,王小晓才说道:“可以了,摘下布条吧”
  夏拓闻言缓缓摘下布条,睁开眼睛,慢慢适应了洞里的火光之后,他看见王小晓正穿戴整齐的坐在火堆前,脸上有一抹微不可察的红晕。两个人都略略有些尴尬,王小晓原本穿着很保守,但是现在衣服少了一块布条,露出她那纤细的腰肢,让夏拓有些想入非非。夏拓赶紧收回思绪,可能是怕两人独处有些尴尬,于是他站起来说:“我去找点吃的。”
  王小晓点点头,没说什么,任由夏拓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