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二十二章-鬼故事

  这是一个真实发生事情,曾经有这么一个当地穷小子,家里实在揭不开锅了,就想卖身到大户人家当个使唤佣人。当时战乱不断,大户人家日子也不好过。很少有人会去过问他。
  这天有个貌美的姑娘过来跟他搭话。
  “是不是卖了身之后,干什么都可以?”
  “当然。”穷小子已经饿了两天了,在极度饥饿的时候别说是卖身了,杀人放火什么都可能干得出来。
  于是,姑娘花了30个银元买下了这男孩,领回家去。
  这是个非常大的宅子前后五进的院子,男孩就在姑娘的带领下进了屋子。
  “这就是以后你住的地方。”姑娘给穷小子介绍道。
  “可是。。。”
  男孩觉得奇怪,他是卖身来伺候人的,可是这么大的一所宅子居然没任何人住?那他要伺候谁呢?
  “不用你伺候人,我要出趟远门,你就在这看院子就行。”姑娘解释说。
  穷小子大喜过望,这好活天底下难找啊。
  给男孩介绍完情况,姑娘起身就要离开。临走之前,姑娘叮嘱道:“这晚上不管什么动静都不要开门。”
  男孩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他知道恐怕这所宅子不太干净。但是这老宅闹鬼的事儿时有发生男孩也没那么害怕。
  到了晚上,天一黑男孩就回到屋子紧闭房门,这宅子白天看一片祥和,可是到了晚上却没来由地显得有些阴森。特别是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他自己,任何一点动静都能吓出男孩一身冷汗。男孩就这样担惊受怕的熬到了午夜,期间真的有敲门声,男孩听从姑娘的说法就是不开门。
  可是到了午夜的时候敲门声越来越急,越来越大,后来甚至人踹门。在门外大吼着:“快出来,否则来不及了。”
  男孩听声音也不像是鬼,就琢磨难不成真有什么事儿有人找自己么?
  再三斟酌无奈之下男孩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那扇门,男一看就吓呆了,门前站着一个60多岁的老爷子,佝偻着身子,脸上全是恐怖的疤痕,一只独眼盯着男孩,看起来非常恐怖。
  见男孩打开门了,他伸手就要把男孩从屋里拉出来。
  男孩一看他头发披散,面容可怖哪敢跟他走。于是问道:“你拉我作甚?”
  男子嘶哑着嗓子吼道:“你怎么进来的?这屋夜里又有女鬼作祟你不晓得么?跟我出来。”
  男孩见他能说话也不觉他那么可怕,只是问道:“我在屋里已经过了一夜,未曾见过有什么女鬼。”
  一阵沉默过后,中年男人低着头用阴冷的声音说道:“她不就在你背后吗?”
  男孩吓得赶紧回头,只见一白衣女子正站在他身后,伸着长长的舌头正要舔他的脖子。男孩被吓得六神无主,飞快跑出屋子。说来也奇怪那女鬼竟然没有追出来。就在门口伸着长长舌头,望着两人奔走。
  那独眼老人一边跑一边问道:“你是怎么进来屋子的?”
  “有个漂亮姑娘让我来看院子。”男孩跑的上气不接下气,慢慢停了下来。
  老人什么也没说,只是低着头一言不发。男孩觉得很奇怪,就走近前去想看看究竟。此时一阵阴风吹过,正好把老人披散的头发吹开。这时那个男孩看到了另他肝胆俱裂的一幕。
  老人突然用枯瘦的双手抓住男孩的肩膀诡脖子诡异地生生转了180度,他把头发往前一撩,后脑露出一个绝美女子的面容,这时那女人的嘴微微张开,阴恻恻地问道:“是不是长这个样子?”
  夏拓对自己的鬼故事非常满意,讲完以后他自己都觉得有点害怕。按照原本的计划,听完鬼故事的王小晓应该恐惧地钻进自己的怀里,然后他用自己宽厚的肩膀给她以安全感。可是,听完鬼故事的王小晓似乎被吓傻了,两眼无神地看着夏拓。突然她露出了极度惊恐的表情,脸色惨白地举起颤抖的手,指着夏拓的背后,惊恐地说道:“夏拓,你。。你的背后。。。”
  与此同时,一阵凉风吹进洞里,篝火的火苗似乎都变微弱了,夏拓听见王小晓的话瞬间觉得自己背后冷飕飕地,他以前听说过讲鬼故事的时候被鬼上身的事情,难不成发生在自己身上了?
  此时,夏拓真的被吓得亡魂皆冒,双腿不由自主地打着冷战。王小晓甚至能看到他的瞳孔因为恐惧极度放大的样子。夏拓哆哆嗦嗦地缓缓回过头,他想看看背后到底是什么。
  可是,他背后空旷一片什么都没有,而王小晓则捧腹大笑。
  “哈哈哈,你个笨蛋,这都多少年不用的泡妞手段了?”王小晓笑得前仰后俯,丝毫不顾及夏拓涨红的老脸,她说道:“想用这种手段泡我,你还嫩了点。”
  此刻的夏拓别提有多丢人了,他自诩情场老手,这个鬼故事他给女孩讲了不止一遍,而王小晓的反应是最令夏拓措手不及的。。。
  “大姐,多少给点面子啊。。。”
  “我也想给,可是实力不允许啊。”王小晓此刻笑得花枝乱颤,这是夏拓第一次见到王小晓真正开心的样子,她那开朗的笑声,不停地拨动着夏拓的心弦,让夏拓不由得心猿意马。
  其实,夏拓这个样子王小晓心底里是高兴的。她当然没想成为夏拓的女朋友,但是,夏拓的行为却明白无误向王小晓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王小晓的魅力足以吸引眼前这个男人。之前,王小晓生气,除了身体被看光的原因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夏拓在事后只是想撇清关系,丝毫没有表达出任何对王小晓的爱怜。女人就是这么一种奇怪的动物,我可以拒绝你,但你不能不喜欢我。现在夏拓这种笨拙的尬聊反而让王小晓明白夏拓其实对自己是有好感的。想到这里王小晓心里一甜,一脸羞涩地往夏拓身边靠了靠。
  王小晓还是不停嘲笑刚刚夏拓被吓得魂不附体的样子,就在此时,一阵阴恻恻地低吟传到了夏拓耳中。夏拓身上一阵鸡皮疙瘩,王小晓还在哈哈大笑全然不觉。而夏拓则是忽地起身警戒起来。
  “你刚刚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夏拓小声问道。
  而王小晓则是不屑地说道:“你这就没劲了,能不能有点新鲜的招数?”
  “我说真的,你先别笑。”夏拓一边止住王小晓的笑声,一边竖耳倾听,又是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低吟声,这次王小晓也听到了,那是某种动物的声音。像是野兽在竭力抑制杀戮的欲望,慢慢地靠近猎物等待致命一击。
  不管是王小晓还是夏拓此刻都惊恐地看向洞口,终于发现一双绿油油的眼睛正盯着两人,攻击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