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二十五章-高人

  夏拓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他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顶帐篷里。外面已经天光大亮,阳光照的夏拓有些恍惚一时有点晕眩。清脆的溪水声伴着鸟鸣吵得人烦躁不安,夏拓就是被这声音吵醒的。他检查了一下自己受伤的身体竟然已经被人用绷带包扎好了,他有些诧异,难道王小晓找到人来救自己了?他敲了敲有些胀痛的脑袋,他只记得自己掐死那只孤狼后就昏了过去,剩下的事情他一点印象也没有。
  但不管怎么说,看来自己是被人给救了。夏拓挣扎着坐了起来,从帐篷里出去看见一个头发花白的老爷子正站在溪水中。暴雨造成的洪水已经褪去,溪水恢复了平静。夏拓不记得曾经见过这个老人,他很疑惑这个人怎么会无缘无故地出现在荒郊野外。老人似乎没有看见他,只是弯下了腰,慢慢把手伸进水里,之后又拿了出来,手里竟然握了一条鱼。夏拓心中大骇,这究竟得是多高的修为,那条鱼仿佛就粘在老人手上连挣扎都没有挣扎,好像鱼就在那里,他弯腰伸手捡起来就行,传说当年杨露禅有鸟不飞的绝技,眼前这老人修为恐怕已不在前人之下。当然,这手段比起王小晓又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老人看到夏拓已经醒了,双足轻轻一蹬竟然凌空腾起,几个起落就到了夏拓面前。如果说刚刚夏拓看到老人捉鱼是惊讶,那他现在看到这一幕那就是敬畏。他知道,眼前这个老人轻功如此了得意味着他不是红尘中人。
  面对眼前这个人夏拓连反抗的心思都没有,他只是提防的看着眼前这老者。
  “我看到你后肩纹身了,你是隐世之人。”老人也没废话,直接点出了夏拓的身份。
  果然。。。这老人来历不凡。
  “之前隐世之中四大家族有个仇家,会在子孙后肩头纹上一支梅花。”老人深邃的眼睛盯着夏拓:“外姓之人是一朵,旁系子孙是两朵,而你肩头竟然有三朵梅花,你是仇家的嫡传。仇问天是你什么人?”
  “我不知道。”夏拓摇了摇头,他的确不知道,他只知道父母曾跟他说过他本姓仇,为了避祸躲到这红尘之中,其余的事情他们一概没有提过。他现在还不知道着眼前老人为何会来救自己,他也不敢贸然行事,因而没有再跟老人继续聊这个话题。
  老人微微笑道:“恐怕是有人为了避祸给你改姓夏,也罢也罢,隐世之中的是是非非与我等红尘中人也没什么关系了,你是不是认识一个叫陈松的?他是不是给你吃了丸药?”
  夏拓犹豫了半晌说道:“我叫夏拓,我师傅叫陈松,前辈您可认识?”
  谁知老人听了哈哈大笑,说道:“你是那铁公鸡的徒弟?他居然舍得把太乙玄丹给你吃?”
  叫陈松的人不少,但是老人一语道出陈松这一毛不拔的本性,让夏拓确定两人认识的是同一个陈松。
  太乙玄丹是什么?夏拓没有问出口,只是等着老人解释。
  “太乙玄丹,乃是隐世中极为珍贵的一种灵药,可以让凝气境界之下的人飞速提升修为。”
  “这药如此贵重?”虽然不知道凝气境界是什么,但是夏拓还是惊叹了一声,毕竟以师傅的抠门不太可能拿这种药给自己。
  “哈哈,正常来说是这样,不过陈松那老小子怎么可能会掏钱买这个……当年我们可是把……”似乎是回想起当年的趣事笑得很是开心。
  “前辈,您知道进入隐世的方法吗?可否传授给晚辈?”夏拓希冀的看着眼前的老人,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谁知老人什么也没说,只是闭口不言看着夏拓。
  夏拓大惑不解,这老人肯定是知道进入隐世的办法,但为何绝口不提?想来似乎师傅当年也没提及过这事儿。甚至自己的爸妈都没说起过如何才能进入隐世,仿佛大家都知道隐世的存在,但对进入的方法却讳莫如深。
  果然师傅曾经去过隐世,恐怕当年父亲找到他不是偶然。左思右想,夏拓还是没将自己跟凌家的仇说给老人听。只是说道:“夏拓本是将死之人,幸得前辈相救,感激不尽。”
  老人摇摇头,轻轻叹道:“我找你不是为了要你感激的。”
  夏拓心里一紧连忙问道:“那您是为了?”
  “我的年龄虚长几岁,恐怕跟你父亲年龄差不多,你可以直接叫我福伯。”老人也不摆架子,直接说道:“我来救你是不想让有人伤心。”
  “是谁?”夏拓好奇道。
  福伯颇有深意地看了夏拓一眼,继续说:“你现在这点微末本事若是被隐世中人找上门来,恐怕连逃的机会都没有,我来也是想传你几招。”
  这话就有点奇怪了,自己能否逃走跟这老人什么关系?
  “我年轻时曾经爱上过一个女人,就是因为自己本事低微而错过了。”福伯仰头看天,过去的事情还是历历在目:“我亲眼看着她嫁给一个不爱的人,为那男人生下一女之后得了重病不治身亡。她死后我顿足捶胸,为了赎罪我一直作为仆人照顾着她的女儿。”
  夏拓疑惑地看着眼前这个福伯,心想,你是个情种管我什么事儿?
  “我不想看见悲剧再发生一次,我希望当你的爱情面对考验时,你能有足够的本事保护以沫。”
  “赵以沫?”夏拓惊呼出声,这个福伯是赵以沫妈妈的老相好?就因为没追到赵以沫的妈妈导致她嫁给一个不爱的人,所以现在就要来教我功夫?虽然觉得这老人的脑回路有些清奇,但是夏拓当然不会拒绝这么个绝世高手传授自己武艺,毕竟比武日子近在眼前,他的要是能有这么一位高人指点,那他一定能进步神速啊。
  “没错,以沫她家的地位很高,现在的你还是高攀不起的,但是我还是想试试,我想让以沫可以跟她喜欢的人在一起,而不是成为家族联姻的牺牲品。”福伯说道:“所以,现在的你必须变得更强,哪怕是为了以沫的幸福,你也得给我变强。”
  夏拓看着福伯魔鬼一般的眼神,他犹豫了……好像……之前……王冶给自己训练时也是这种眼神……那次他差点被人打死……不知道这次这个福伯会做什么事儿。
  “别太害怕,也没什么。。。”福伯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你练太极的,拳法我教不了你,所以,我想就地取材找几只森林里的小动物跟你练练手。。。”
  森林里的小动物。。。
  “有多小?”夏拓战战兢兢地问道。
  “狼啊,熊啊。。摸着石头过河呗。”福伯说的也没底气。
  于是之后整整一个月夏拓过上了与兽共舞的生活。
  榆凉市,王氏集团顶层,王冶仍然警惕地看着眼前的年轻人。
  “你是怎么知道小晓在哪里的?”一天前这个年轻人,到王氏集团找自己,如入无人之境一般来到顶层自己的办公室。他介绍说自己叫李君尧,正是一个月前夏拓遇见的那个半仙儿。
  “无可奉告。”李君尧捋了捋因为太久没洗打卷了的头发不耐烦的说道。
  李君尧一见到王冶,就说了一个坐标,让他按照坐标方位去寻找王小晓。王冶听夏拓说起过这个料事如神的年轻人,于是按照他的说法派直升机去坐标位置搜救,果然找到王小晓。当问他夏拓位置的时候,他也给了一个坐标,但是只是说现在还不到找夏拓的时候,让他等到比赛前一天再让直升机去接他就好。
  王冶看着眼前这个浑身酸臭的年轻人,对他也无可奈何,王冶可以确定这人不是什么听劲高手。听劲高手不可能知道小晓的坐标,那他一定是术字门儿懂得奇门遁甲的某位前辈了。可是,这个李君尧对自己的事儿讳莫如深,什么也不提,所有相关问题都是回答无可奉告。
  “行了,王小晓醒了,我也要回去了。”李君尧慢慢朝大门走去。
  “前辈留步!”
  “想让我非你算算你筹谋已久的那件事儿是吧?”
  王冶大惊失色,这事儿他从没跟人说过,不知道这李君尧如何得知如此机密的事情,真的跟半仙儿一样。
  “放弃吧,你是白费力气。”酸臭大叔说话毫不留情,说完就从大门离开了。
  王冶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他知道即便是这李君尧告诉自己不可能,但他还是想要试试,看着墙上的逍遥二字王冶出了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