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二十六章-陈慎

  陈慎已经在这铁匠铺门口跪了三个小时了。
  李铁匠无奈地看着眼前这个文弱不堪孩子,赶又赶不走,留又留不得,实在是心烦。
  “你能不能别挡着我做生意啊。”李铁匠吧嗒吧嗒地抽着烟袋,面对眼前这个年轻人,他实在是无话可说,不知听谁说得自己这里有一把名刀,非要来借刀。
  “李师伯,求您救救我。”陈慎哭诉着:“倭国打上门来,勇字门儿内没人敢应战,我本事不济,只求师伯能念在同门之义将宝刀借我一用。”
  陈慎的爸爸是个武侠迷,特别敬佩陈真的事迹因而给他取名陈慎,惟愿他能精武报国。但是,造化弄人,这陈慎天生就不是练武的料,身体文弱而且资质平庸,远远看来不像是武者倒像是文人。陈父几经周折让他进了明刀门,陈慎这才走上习武之路。前几日,勇字门儿门长为了比武的事情要找参赛者,勇字门儿的长辈都知道倭国人的嗜血,无人敢应战,最后竟然让明刀门从他们弟子中找个替死鬼。就这样陈慎阴错阳差的成了这个倒霉蛋儿。知道这事儿的陈慎吓得屁滚尿流赶紧找师傅出主意,谁知师傅只是让他赶紧准备遗言并且让他跟亲人去好好告别。陈慎被吓得嚎啕大哭,最后是一个师叔看不下去了,给他出主意。
  “你有一个大师伯,是掌门亲传弟子,更是名门之后,也不知受了什么刺激跑去开铁匠铺了,据说他有一口祖传唐刀,吹毛断发,你若是能借到这把刀或许有一线生机。”就这样,陈慎按照师叔的指点来铁匠铺借刀。
  结果当然碰了一鼻子灰。
  “你可知咱们这用刀的,为何叫勇字门儿?”李铁匠一边吧嗒着烟袋,一边用遥控器打开了那台放在铁匠铺门口的老式彩电。
  “我不知道。”陈慎低着头回答道。
  “因为,刀乃百兵之胆。”李铁匠傲然道。
  陈慎无言以对。
  “你这么怕死,对得起你这个勇字么?”李铁匠奚落道:“起来吧,我给你讲个我的故事,你就知道我为什么不把刀借给你了。”
  我本名叫做李辉,我们李家当年乃是勇字门儿内数一数二的大家族,我更是拜了当时明刀门的掌门王浩一也就是你的师爷为师。那时明刀门刚刚成立,日子过得很苦。但师傅待我像亲儿子一般,我跟他的女儿王兰是青梅竹马,师傅也有意把兰儿许配给我。那时的日子虽然清苦但是也算是过得有滋有味。
  师门虽然穷,但是我李家却是豪门望族,那时国内经济刚刚有所起色,我们李家也是战功显赫,自然是地位斐然。而我又是李家独子,所以我父亲早早的就把我李家的世代相传的宝刀给了我。
  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美好,可是我不知道的是一个家族的衰落竟然会如此迅速。88年那次比武时,我父亲虽未参赛,但在回去的路上竟然惨遭暗算,横死在街头。俗话说墙倒众人推,我李家几乎是一夜之前成了众矢之的,那帮人非但没有帮我们家伸冤反而是各个来踩上一脚。就这样,几年光景我李家就没落了。
  可是,我的师傅和兰儿一直在我身边不离不弃地陪着我,也许是老天有眼,明刀门那段时间竟意外的有了不错的发展。我原本以为这样就算了,跟着明刀门一辈子也挺好。
  有句话叫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李家那群人知道祖传宝刀在我这里,竟然为了钱出卖了我。勇字门儿另外一个家族王家派人前来夺刀,我哪里见过这种阵仗直接被这群人吓傻了。按我的意思就是把刀给那群人吧,我也不敢得罪他们。可是谁知兰儿却死死守住那宝刀,任凭王家人如何打骂都不肯放手。师傅出面这才把王家人给赶走,而兰儿也因为这事儿对我大失所望,最后她嫁给别人。因为我的懦弱,我这样跟她擦肩而过。
  如果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或许我还不算罪无可恕。
  兰儿嫁人以后,我对她仍旧念念不忘,我原以为她在夫家会很幸福。可是谁知她嫁的竟然是个势力极强家族,但奇怪的是,江湖中从未有过这个家族的名字。这个家族修炼的功法十分的诡异,我也没见他们施展过,只是听人说练了这种功法的人似乎会人格分裂,性格竟然会变得很乖张。兰儿嫁的那人平时道貌岸然,但是晚上却变成一个十恶不赦的魔鬼。我不知道他如何听说我曾经跟兰儿是青梅竹马,有一天晚上,他醋意大发,竟然带着兰儿找到了我。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兰儿的丈夫,他面目可怖,身材佝偻,我怎么也想不通兰儿为什么会嫁给这么一个人。
  这人虽说长相可怕,但实力却是真的强悍,师傅在他面前都丝毫没有还手之力。我感觉他的内家拳已经到了练气的阶段,根本不是咱们这些红尘中的武者能比的。我看到师傅被他打败之后,彻底就胆寒了,要知道当年师傅在勇字门儿里,修为绝对数一数二,甚至成为门长的呼声都很高,可是就是这样,师傅在这个男人手里连30招都没撑过去,就被人砍翻在地若不是身上有救命丹药,恐怕当时就死了。
  这个男人,就因为我跟兰儿曾经有段感情,就觉得兰儿不干净,说要当着我的面掐死这个贱人。当时,我被吓得浑身发抖,动弹不得。面对这个恶魔,我彻底地屈服了,我甚至生不出反抗的念头。我就。。。我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兰儿被他生生掐死,你敢相信么?我连刀都没敢拔出来。
  兰儿死前挣扎的样子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已经成为我的梦魇。直到现在,我闭上眼睛,脑海里都是兰儿两腿乱蹬,挣扎着咽气的场景。而我那把所谓的宝刀,自始至终都未曾出鞘。
  事后,我也没脸再跟着师傅了,我们两个人因为兰儿的死之间蒙上了一层厚厚地隔阂,无论如何也没法消弭。兰儿死后,我的修为再难寸进,因此我就下山开了这家铁匠铺,不为别的,只是想为自己的懦弱和无情赎罪,每一锤都像在敲打着我自己一般。
  而且我也发誓,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拔出我的家传宝刀。懦弱和胆怯只会让宝刀蒙尘,没有勇气的人根本不配使用这口刀,因为他们面对强敌时,连让宝刀痛快一战的资格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