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三十二章-秒杀

  比武首日,燕京市属体育馆内,能容纳3000人的场馆座无虚席。华夏武术界叫得上号的高手都来观看这场比武。
  夏拓看着人山人海的看台有些发怵,感觉自己这一身亮稠的练功服有点像来做武术表演的。他侧过头去问身边的王小晓。
  “这主席台上都谁啊?”
  “左边这个是悍字门儿的门长,叶占山。是叶凛的爷爷。他是这次唯一来观看比赛的八门门长,也是唯一一个愿意派出自己核心精英参赛的长辈。他右边这位是明刀门代掌门张之旭,再往右是咱们陈家沟的家主陈清南,再往右是福田有三据传是倭国空手道宗师级别人物,再往右是日本政界人物叫做藤田拓渊。”王小晓耐心地解释道,这几个人夏拓还是有必要认识的。
  夏拓发现主席台上这几个人中福田有三和叶占山明显是修为最强的人,两个人都散发着危险的气势。
  此时看台上人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与此同时,为了营造国内舆论,倭国和华夏电视台同步直播比赛盛况。不管是网络上还是电视机前,数以亿记的观众都翘首以盼,希望能看到一场旷古烁今的世纪对决。
  倭国两个解说员正唾沫横飞的分析赛前实力对比。
  “江藤桑,据说第一场比赛的实力差距非常大,请你从技战术的角度分析一下双方的特点。”
  “好的,爱子小姐。第一场比赛,我国的参赛选手是有着下山猛虎之称的有坂隼人,他是有坂家柔道的第四代传人,最大的特点是抓住进攻机会的能力很强,经常开场就会立刻抓到对手破绽,一击秒杀。”
  “那华夏的选手有什么特点呢?”爱子继续问道。
  “这位华夏选手名叫夏拓,从没在正式比赛中出场过。甚至根据资料显示他之前的职业是名学生,而他是练习太极18式的。”
  “太极18式,是一种很厉害的武功么?”那个叫爱子的解说员好奇地问道。
  “诸位或许对太极18式没有了解,这里我要解释一下,太极18式甚至不算是真正的太极拳,它只是华夏用来健身的一种类似广播体操的运动。”
  听到这里这名叫做爱子的主持人立刻用夸张的语气说:“那岂不是说,他根本是个门外汉,要知道这次比赛是无差别的格斗,所有人都签有生死状。”
  “没错,这第一场比赛的华夏选手与其说是个武者,不如说是个武术爱好者。比赛的唯一悬念就是有坂隼人是否能秒杀这位夏拓选手。”
  “我觉得华夏方面派这样的选手出战,简直是对电视机前观众朋友的侮辱,更是对我们大和民族的侮辱,这么重要的比武怎么能如此儿戏?”爱子有些愤愤不平,这个夏拓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而擂台上,夏拓也缓缓走到了擂台拐角处,这擂台类似于拳击台,正方形的,选手在中间厮杀,没有可以躲避的地方。虽然是华夏的主场,但因为被邀请来观看比赛的都是武术圈子里的前辈,他们知道30年前那场惨败,因而周围的加油声也不是很热烈。
  王冶和王小晓跟着夏拓,他们两个人都非常紧张,甚至有点不知所措。相比之下,另外一边的有坂隼人正全神贯注地做着热身,旁边有数名专业人士在递水擦拭身体,放松肌肉。
  一开始夏拓倒不忌惮这个所谓的柔道高手,因为山上灰熊他都放躺过,区区一个有坂隼人他还不放在眼里。但是,看着他这么专业的赛前准备,明显是有备而来的,夏拓也微微活动活动手腕。
  “老王,你们道字门儿怎么派这么个孩子来比赛啊?这不是让人家来送死么?”一名60多岁的中年人问道。
  “你不知道,30年前道字门儿连门主都被倭国人宰了,谁还敢来参加比赛?据说是王家的家主王冶找了这么个替死鬼。”
  “这不是胡闹么?”
  “是啊,就练过一点健身用的太极拳,就被弄来送死真可怜。”
  随着一声铃响,比武开始,双方都没有护具,只是有坂隼人为了防滑在手上缠了几圈绷带。虽然知道对手实力很弱,有坂隼人也不敢轻敌,他知道若是他第一场比赛就输掉了,那他回国就得剖腹谢罪。
  “认输吧。”有坂隼人用不太纯熟的汉语说道。
  这人哪来的自信一定能赢?夏拓心里盘算着要用什么方式赢得这场比赛,第一场比赛他不想成为众矢之的,扮猪吃老虎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想到这里,夏拓这边也是虚步往前一踏,浑身肌肉放松,像是脱力一般松垮垮地摆了个架势。有坂隼人一看夏拓浑身都是破绽,立刻抢步上前,就要过肩摔终结夏拓,这是他看家功夫,一旦被他近身抓住,对方就是天大的本事也会被摔个七荤八素。但是就在他抓住夏拓的同时,夏拓突然动了。
  “你这动作也太迟缓了。”夏拓实在看不下去了,没有躲闪有坂隼人的攻势,反倒是顺着他过肩摔的力道从他头顶翻了过去,稳稳落地后,利用未消的劲道引着有坂隼人的失去重心,之后抓住他的右手,轻轻一甩,有坂隼人竟被生生甩了起来,夏拓右手没抓稳,有坂隼人被扔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擂台下面。
  夏拓原本也没想这么把他扔出擂台了事的,但是最近的训练和吐纳让他进步飞速力道没把握好直接给他扔出去了。本来夏拓是想跟这人苦战数回合,之后用一个骗招结果了他,谁知自己没控制住,招数还没施展就把人从擂台上给扔出去了。夏拓不知道的是,他吃的那粒药丸的作用其实会在武者重伤或濒死之后实力有指数级增长,也就说夏拓受的伤越重,伤好之后他的实力进步就越大,这也是陈松的苦心,知道夏拓日后会遇上强敌,把这丸无比珍贵的丹药给他就是想让他之后可以在战斗中快速成长起来。这三个月来,夏拓身上大伤小伤几百处,濒死也有五次之多,他的实力已经突飞猛进,甚至隐隐有内力流转。
  之后整个赛场瞬间安静了,原本所有人都以为台上这叫夏拓的年轻人今日怕是要血染擂台,但结果竟然是夏拓轻松取胜。没人能想到第一场比赛,他竟然一招就赢了。
  两个坐在解说席的倭国解说员看到这一幕都石化了,呆立当场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刚刚自己可是说夏拓会被秒杀的。秒杀是秒杀了,但顺序好像出了点问题。
  同时目瞪口呆的不光是解说员,甚至连华夏这边对夏拓知根知底的王小晓和王冶都呆住了。这是什么怪力啊?
  ……
  看台上,“老王,看清怎么回事儿了么?”
  “好像就是给扔出去了。”
  “这也不是太极拳啊,那练太极的不都说什么四两拨千斤么?这完全是蛮力啊。”
  “不管怎么说咱们赢了。”说着老人鼓起了掌。
  随后场内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这场意料之外的胜利让所有人精神一震。
  夏拓看着自己的双手,轻轻握了握,看来训练还是有效果的。其实,以他之前的实力只要遇敌不怯战,想打赢这个有坂隼人也是什么难事,只不过若是没有之前的修行恐怕他一见人家冲过来就立刻慌了神,没几招就会输。
  董子枫嘴巴张的老大,疑惑地问旁边的王小帅:“台上这个是昨天一起吃饭的那个夏拓?”
  王小帅阴着脸点了点头,他又想起那天傍晚跟夏拓的对话。
  “因为真切的体会过无能为力的痛苦,受到过难以诉说的奇耻大辱,承受过失去一切的打击,之后你会发现错的不是别人,而是你自己,正是因为你自己太弱了,这一切才发生,弱就是原罪。”
  王小帅攥了攥拳头,他也能变强么?对他来说弱真的就是原罪,是他从娘胎里就有的原罪。
  看台上的藤原拓渊脸色大变,他一直负责华夏参赛选手的情报工作,可他从未注意过这个小子竟然有如此实力,甚至据川口树所说这个夏拓应该只是个功力深厚但毫无经验的菜鸟才对,但现在看这个人非常的危险。看来第二重保险要提前准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