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三十三章-惨烈

  主席台上的几位,看到夏拓的表现,也纷纷鼓起掌来。叶占山捋着胡须,笑道:“这次道字门儿这个夏拓很不错。”
  而他身边的陈清南却脸色阴沉如水,这个夏拓肯定隐藏了什么秘密,很有可能他已经学会了寻道决,若是这样那他之后不惜一切代价也得把寻道决给逼问出来。
  ……
  第一场比赛的胜利让华夏这边士气大振,开始大家都以为会是一边倒的比赛,可是夏拓的开门红又让人觉得倭国人也不是那么恐怖。
  第二场比赛是绝字门的杨乾对阵之前曾经刺杀夏拓的黄毛儿川口树,这杨乾虽说不算是数一数二的好手,但是也尽得杨家枪的真传,一杆银枪耍得虎虎生风,让川口树一时之间没法近身。但川口树也不是吃素的,找准机会从空档蹿到了杨乾面前,杨乾一时回防不急中了一掌。原本夏拓以为这就结束了,谁知这杨乾竟然生生抗住,虽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但好歹是没被人KO。川口树见状乘胜追击,但是杨乾竟然枪尖撑地,像撑杆跳一样把自己撑起,借机在空中给了川口树一脚,紧接一个回马枪,枪尖堪堪划破了川口树的脸颊。
  场外众人不禁惋惜,刚刚那一下要是能扎准一点,或许华夏这边可以再下一城。一击不中,川口树抓住杨乾回枪不急的机会又一次欺身近前。这次他没再给杨乾反击的机会,马步扎稳所有力都运到拳上,连续几拳结结实实地打在了杨乾右腹。
  看到这一幕叶占山倒吸一口凉气,这个叫川口树的年轻人竟然把崩拳练到如此地步。这杨乾受到这种重击,没被打飞,反而是在原地没动,这说明川口树的劲力全部在杨乾身体里炸开,恐怕杨乾受伤不轻。
  杨乾终于撑不住,单膝跪地,川口树则是走到他的面前。所有人都捏了把汗,他们知道川口树可能下一招就会要了杨乾的性命。川口树红着眼睛走到了杨乾面前,右手举起眼看就要落下,杨乾已经闭上眼睛等待着生命的终结,那一瞬间他有些后悔没有听爷爷的话来参加了这场比武。
  可是令所有人震惊的是,川口树并没下杀手,只是把倒在地上的杨乾给拉了起来,随后转身,迈出了擂台。
  其实川口树自己也不知道究竟为什么没有杀杨乾,他只是觉得这么一个好手死了非常可惜。在没有杀人命令的情况下他不愿随便杀人。
  看台上再次响起雷鸣般的掌声,这次是送给川口树的,尽管是敌人,但是川口树的武道精神在场的观众认可了。
  ……
  就当大家以为这次比武其实没有传说中那么危险时,倭国的其余几名选手就给华夏的武林同道上了一课,这一课的名字叫做“武术本是杀人技”。之后上场的几名四名华夏选手无一列外的全部死在了擂台之上。
  行为最为恶劣的是铃木太郎,这人实力强悍的令人震惊,他不仅秒杀了惊字门儿的武僧戒嗔,还学着他的前辈,挖掉了戒嗔的眼珠,之后才杀了已经疼得昏迷过去的戒嗔。
  “哈哈,你们这群东亚病夫。”铃木太郎眼里流露出嗜血地光芒,说完双手用力把那对眼珠当着所有人的面捏爆。
  王小晓看到这一幕不尽呕吐起来,随后她扶着夏拓,对他说道:“你要是遇见这个畜生,你一定要给我废了他。”
  夏拓点点头,他看到这一幕也是心惊肉跳,早就听闻倭国人的嗜血,但是他没想到身临其境之后仍然令人胆寒。这个铃木太郎似乎是以杀人为乐。想到这里,记忆中鲜血淋淋的场景又映入了夏拓的脑海,凌家!瞬间夏拓杀气四溢。似乎是感受到了夏拓那森然的杀意,王小晓扭头看着夏拓好奇地关心道。
  “夏拓,你怎么了?”
  夏拓赶紧收敛心神,不让回忆占据自己的思绪,强颜欢笑道:“没事儿啊,我就是想弄死擂台上这个变态。”
  主席台上,福田有三看到这一幕,竟然微微一笑,轻轻鼓起掌。
  “好,就是要这样,让敌人胆寒。”
  他这话说的如此露骨,全然不顾身边的几个华夏人。这让几人脸色也不太好看。这倭国的福田有三也太嚣张了点,但是想到他三十年前废掉延空大师一双招子时的血腥一幕,几人也没敢说什么,真打起来恐怕也不是这个福田的对手。
  ……
  解说席上,两个日本解说员此时精神百倍地吹捧起铃木太郎。
  “看到了么爱子小姐,这位铃木先生代表着我国空手道年轻一代的巅峰实力,华夏这边的选手不管从招数还是身体素质上,都被全面压制。”
  “没错,我们看到刚才铃木先生明显没有用出全力,虽然华夏的武僧戒嗔也算是一个不错的选手,但是妄自尊大跟铃木先生比试,结果只能是死路一条。”这个叫做爱子的解说员,虽然长相甜美,但是显然她也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一个活生生地人在她面前被虐杀而死,她却丝毫没有同情或者不忍,仿佛就是这人命贱跑去送死的一般。
  “你说的没错。”
  “我这里还收到一个很有意思的消息,铃木先生的师傅,我们倭国的空手道国师福田有三,在三十年前比武时曾经与戒嗔的一位师伯交过手。巧合的是戒嗔与他师伯都被废掉了眼睛。”
  “华夏有句老话叫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可是这三十年过去了,结果已经没有改变,真是强者恒强啊。”
  网络上有人把这段解说词翻译成中文给传到了论坛里。
  一瞬间论坛里就炸了锅,说什么的都有。
  有人说要借三千城管平了倭国老巢。
  有人说愿赌服输。
  还有人说华夏武学果然完了,能与之相比的也就是国足了。
  而此时,陈慎坐在台下,费力压抑住自己激动的心情。下一个上场的就是他,他抚摸着手里的“断愁”。好兄弟,别着急,三十年的等待只会磨砺出你难以匹敌的锋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