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三十五章-名动天下 二

  陈慎不禁后怕,若不是刚刚“断愁”提醒,现在自己恐怕已经受了重伤。但是他看向半跪在地上的渡步雄斗,他还跟刚刚一样呆在那里,似乎什么都没发生。不光是陈慎,甚至全场的观众都没看清刚刚那一刀是如何发出的,场内一片哗然。多亏了这把刀,拿到这“断愁”以后,陈慎感觉自己的修为提升了一大步,不仅反应速度还是个人的体质都得到了提高。他甚至跟这把刀心意相通,能感受到它的情绪。断愁似乎也对刚刚的偷袭很不齿,它愤怒的情绪通过陈慎攥着刀柄的手掌传递了过来。
  “无耻的偷袭。”一瞬间所有人都愤怒地骂道。这在华夏武术界人士看来这种招数无耻至极,趁人不备靠着迅速地拔刀术想要偷袭得手。但其实这种居合术在倭国曾经作为一个武术流派盛行多年,交战双方面对面正坐时,一言不合就要拔刀相向,这时谁的速度快,下手准就能占得先机。这在倭国人看来并不算是什么丢人的事情。而渡步雄斗此时也在暗暗心惊,自己的这招居合术从没人能毫发无伤的躲过,更何况现在自己有名刀鬼丸国纲的加持,那一刀势如破竹,刚刚应该已经要了那人的性命。
  而陈慎手里握着断愁心中的惊骇更加强烈,若没有断愁提前预警恐怕自己已经丧命了,最可怕的是,刚刚完全没有看到那人是如何出手的。陈慎紧张地握着刀不敢随意靠前,可是手中的断愁却更加躁动不安了,它渴望与那柄鬼丸国纲较量。陈慎尽力地安抚着断愁,他知道现在还不到它出场的时候。
  主席台上,张之旭看着擂台上这个年轻人心里琢磨,这人本来是选出来送死的,但是看这架势这陈慎竟然能躲过如此之快的斩击。可是这年轻人这么强的实力,自己怎么从来没听说过明刀门有这种实力的三代弟子呢?
  此时擂台上的两人正紧张地对峙着,陈慎没有贸然进攻,他一点点的挪动脚步缓缓地向着渡步靠近。两个人虽然都没有出招,但是整个会场都能感受到擂台上紧张地气氛。突然,陈慎又一次的向后跃去,在他刚刚站着的地方闪过一道森寒的刀光。这次强如渡步雄斗都惊诧地皱了皱眉,他想不出对面这个年轻人究竟是怎么躲过自己的居合术的。如果说第一刀是运气的话,那这第二刀明显这个华夏人已经能料敌先机了。他很不喜欢这种被人看穿的感觉。
  出人意料地,3000多人的会场此时鸦雀无声,仿佛所有人把呼吸频率都调整到跟陈慎一样。会场里似乎能听见他有些急促地呼吸声。陈慎死死盯着眼前的对手,一滴汗水从他脸颊流下,这时的两人一个眼神似乎都能引动全场观众的心跳。
  毫无破绽,陈慎看着渡步,这个男人虽然一直是跪姿,但是陈慎却无法从这身形中找到任何破绽。他感觉眼前这个男人就像个机器人一般,当你没走进他的攻击范围时他仿佛木雕泥塑一样半跪在那里,而你一旦进入到他的攻击范围,他会立刻暴起,这种纯靠肌肉记忆的招式真的令人胆寒,没有任何可以取巧的地方,每一步动作都经过了上万次的打磨,蓄力,出鞘,斩击,入鞘。这个男人每一下攻击都是准确,迅速,不带任何感情。陈慎从他的攻击中感受不到愤怒,感受不到悲伤,渡步有的只是纯粹。看他的居合术仿佛是在观赏一件艺术品,每一步都做到极致的纯粹。
  断愁更加的躁动不安了,它的刀身似乎都在嘶鸣着,它要战斗,它要厮杀,它要名扬于天下。放心,好兄弟,下一击你我一起名动天下。
  陈慎又一次踏入了渡步的斩击范围,不出意外的又是一道刀光闪过,而陈慎再次往后跃去,正当所有人都以为这次试探又是无功而返的时候,异变突生,鲜血从陈慎的胸口涌出,这一次他没有完全躲开胸口中了一刀,留下了很深的伤口。
  终于……终于成功斩中了一刀,这时即便是稳重如渡步雄斗,看到自己一击得手时,也在那一瞬露出了得意的表情。
  就是现在!
  刚刚受了一刀的陈慎甫一落地,立刻又暴起冲向渡步雄斗。身上被斩中的伤口疼得撕心裂肺一般,而陈慎没有功夫去管这些。他知道当渡步以为自己得手时,他一定会有一瞬间的松懈,而居合术最大的问题就是需要蓄力,渡步不可能瞬间发出两刀。因此,那瞬间的松懈就是陈慎最好的机会。果然渡步雄斗看着浑身浴血的陈慎冲向自己时想要再次拔刀已经来不及了,他万万想不到这陈慎竟然会狠到用自己的身体做诱饵分散他的注意力。他看着冲向自己的陈慎,瞳孔急剧放大。
  几乎所有人都似乎听到了一声尖锐的鸣啸,之后陈慎的刀终于出鞘了,毫无花哨的一刀砍下,断愁像是被放归山林的猛虎一般把它被封印几十年的愤怒在一瞬间倾泻了出来。渡步雄斗在在死前仿佛看到了一尊修罗扼住了自己的喉咙,之后他就再也没能睁开眼睛了。
  看台上原本胡吹的两个解说员,看到擂台上的血腥场面也停住了议论,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只是零点几秒的事情,原本在他们看来还占尽优势的渡步雄斗就被人给砍成两段了,他们连个转折词都来不及用。反倒是论坛上已经炸了锅了。
  “看见了么,最后陈慎拔刀那一下,我好像在刀光中看到了一个人影。”
  “我好像也看到了模模糊糊的什么东西。”
  福田有三看着这个身受重伤的年轻人,微微有些诧异,他手里的那把刀似乎已经有了刀魂,这让福田有三很是惊讶,他原本以为华夏的武学传承早已断送在近代侵掠者手里,可是这把断愁的出现让他意识到华夏的武学底蕴或许远远比他想的要身后。没有人说话,在场的所有人都被断愁的气势给镇住了。每个人都确信自己刚刚听见了一声长啸,断愁的凌厉刀芒仿佛再向世人高调地宣告着自己的归来。
  “都给我记住!我叫陈慎,此刀名曰‘断愁’,今日一人一刀名动天下!”陈慎拄刀而立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