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三十六章-庆功宴

  夏拓在场边看着这场惊心动魄的比赛,心里暗暗赞叹刚刚心理战的精妙绝伦,都说刀乃百兵之胆,此言着实不虚。夏拓非常肯定陈慎是故意挨了一刀让渡步放松警惕的,这种手段没有一点胆识恐怕连想都想不出来。
  最后一场较量,在叶凛跟一位倭国合气道宗师之间展开。艾米在擂台下一直不敢睁眼,只是把胸前的玉佛攥在手里静静地祈祷着。
  “对不起了,时间太长会有人为我担心。”叶凛向对手有些歉意地笑了笑。
  果然如他所言,这位合气道宗师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就没击倒在地不省人事。艾米听到敲铃声,立刻睁开了眼睛,看到叶凛完好无损立刻开心的冲上擂台抱住了他,随后开始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而叶凛只是尴尬地挠着头傻笑。
  赛后的网络论坛上已经炸开了。
  虽然只有三名华夏选手晋级下一轮,但是比起三十年前被人一边倒的屠杀要好太多了。而且这三人中有两人都是轻松晋级,特别是那个一身怪力的夏拓,让人觉得他深不可测。
  房间内夏拓,王小晓,王冶聚在一起商量着第二天的对战形式。他第二天的对手是他川口树,真的是冤家路窄啊。王冶现在丝毫没有赢得比赛的喜悦,这个川口树曾经轻易击败过夏拓神池还差点要了他的命,王冶很担心夏拓会出什么意外。
  夏拓本人倒是挺乐呵的,说是终于有机会报仇了。看夏拓也没什么商量战术的心思,王冶起身说道:“晚上大家一起吃个饭吧,算是第一场比赛的庆功宴。到时候家主和叶门主都要参加。”
  一听陈清南要去,夏拓皱了皱眉,他不太想再去拿热脸去贴他的冷屁股。毕竟是师傅的儿子若真是搞到最后不欢而散,自己见了师傅也没法交代,所以还不如不见。王冶哪里不知道夏拓的心思,但是让夏拓去参加比赛是家主的意思他只能遵从。
  “小晓,这次你也去吧,张家的张凯也会去,他父亲张之旭说想见见你。”
  王小晓一听,心里咯噔一下,这个张凯对自己死缠烂打好多年了。而爷爷为家族利益考量也希望自己能和张凯走到一起,可是王小晓就是看不惯张凯这种浪荡公子,很是鄙视这个人。她本想一口拒绝,可是一听是他父亲张之旭想要见她,便知道这次恐怕张凯对他父亲说了什么。这明刀门的面子她王家还不得不给。
  “夏拓,你跟我一起去。”王小晓队夏拓说道。
  “干什么?我不……”夏拓话没说完就被王小晓狠狠地捅了一下腰眼,立刻就怂了。乖乖改口道:“我不……不知道有什么不去的理由。”
  王冶见两人这个样子不由得哑然失笑,他也是过来人,夏拓回来这几天王小晓天天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王冶怎会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不过他是做爷爷的也不好说什么,刚刚把张凯给搬出来就是想让小晓逼着夏拓能去参加庆功宴,这样他才好跟陈清南交差。
  ……
  晚上,燕京饭店豪华包厢内,一行人按宾主长幼落座完毕。悍字门儿的门长叶占山举着酒杯站了起来,他是这里地位最高的人,这祝酒词自然是他来说:“今天这杯酒我不想先敬在座各位。”叶占山语气有些沉重:“我想敬给今天为国捐躯的几位少年英雄,敬戒嗔,敬周忆南,敬刘清风,敬冯不言。”
  夏拓有些佩服这位老人,他明知这次比武的风险却还是派自己的亲孙子叶凛参赛,这是何等胸襟气魄,此刻他让众人敬酒给死难的选手,夏拓很是感动。当即举杯低声道:“敬少年英雄。”
  众人皆是举杯低语着“敬少年英雄”之后把酒杯一倾,琼浆玉液落地,遥祭少年英魂。
  虽然开始气氛有些沉重,但酒过三巡之后,宴会气氛都活络起来。主要是有艾米这个开心果,众人都是被她逗哈哈笑,叶占山也对自己未来的孙媳妇儿很是满意,全然不顾餐桌礼仪,一个劲儿的给艾米夹菜。
  夏拓在一旁低调地闷头吃饭,开什么玩笑这些老头子都是万年人精,万一自己哪句话说漏嘴了被人看出什么端倪就不好了。王小晓倒是在他身边不停的给他夹菜,一直说明天还有比赛多喝酒少吃菜。不过她倒是不太担心夏拓生命安全,毕竟明天要对阵的川口树今天没有杀杨乾,看起来不是个那么凶残的人。虽说曾经刺杀夏拓,但是擂台上看还是比较守规矩的。所以王小晓看来,输了就输了,没生命危险也挺好。王冶也是类似的想法,他就怕夏拓碰上那个铃木太郎那就糟了,好在这个铃木太郎今天要对阵日本的同门,所以目前还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小晓,好久不见啊。”不知不觉间一个梳着背头,穿着一件休闲西服的男人走到了夏拓和王小晓身边,他举着一杯红酒看起来非常有格调,那个叫张之旭的老人微笑着跟在他身后。
  王小晓回头一看是张凯,立刻站了起来,露出一个非常灿烂的笑容冲张之旭说道:“张爷爷,总听我爷爷提起您,您好您好。”
  张之旭一看这姑娘这么有礼貌立刻被微笑着回礼。可是王小晓却像完全没看见张凯一样,又想张之旭介绍道:“这位是我男朋友,他叫夏拓。”
  张之旭脸上的笑容一僵,凯凯说让自己来跟未来孙媳妇儿打个招呼,怎么人家已经有男朋友了?
  正埋头吃饭的夏拓一听王小晓这话,差点被噎住,但是他立刻明白这是拿自己当挡箭牌呢。夏拓立刻转过身了,放下手里的鸡腿,站起来伸出油腻腻的右手冲张凯和张之旭面前伸过去,又用袖子擦了擦嘴,之后说道:“张前辈,你好。我叫夏拓。”
  张之旭有些厌恶地看着夏拓脏兮兮的右手,只是皱了皱眉,没有搭理夏拓。只是对旁边的张凯说道:“凯凯,我们走。”
  那个叫张凯的男人回头挑衅地看了夏拓一眼,跟着自己爷爷离开了。他们刚走,陈清南和叶占山就过来了。叶占山特意跟今天获胜的几人都单独喝一杯,此时轮到夏拓了。
  “小友,今天擂台上真是好手段啊。”叶占山走来跟夏拓攀谈起来。
  “哪里哪里,前辈夸奖了。晚辈微末伎俩在诸位前辈面前献丑了。”夏拓很是恭敬的回答道。
  “我听说你是陈家沟王冶找来的人,如今陈家沟居然有你这样的少年英才,当真是振兴有望啊!”叶占山赞叹道,这话一箭双雕,既夸奖了夏拓,又给足了陈家沟面子。
  夏拓看了一眼旁边的陈清南,却低头说道:“回前辈,晚辈不是陈家沟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