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三十八章-冤家路窄

  半夜时分,夏拓的门被人一脚踹开,只见张之旭红着眼睛,提着刀冲进夏拓屋内。夏拓被突如其来的闯入惊醒,一看张之旭的样子就知道事发了。不过他早有布置倒也不慌。
  “纳命来!”张之旭也不管夏拓在干嘛举着刀就冲夏拓砍去,夏拓见状也顾不得穿衣服了,飞起一脚就踹到了张之旭的胸口上,一则,张之旭没有防备,二则,现在夏拓在太乙玄丹和特训的双重作用下,速度远超常人,这一脚直接踹飞了张之旭,他撞到墙上内息翻涌半天爬不起来。
  夏拓看着张之旭的样子,真怕老头一口气没上来再憋死了。话说回来这明刀门的掌门也太弱了,一脚就被弄成这个样子。这个时候,叶占山和陈清南才姗姗来迟,看到屋里的情况叶占山赶紧安抚张之旭说道:“张老弟,你先节哀,现在咱们还没把事情搞清楚。”
  “还需要搞清楚什么?”张之旭怒吼道:“他跟凯凯一起去的,现在凯凯被杀了,就算不是他干的,他也脱不了干系,我要让他给凯凯偿命!”
  “张凯死了?”夏拓闻言装出惊奇的样子问道:“什么时候?”
  叶占山说:“昨晚九点半左右张凯被人杀了。法医鉴定的时间应该不会有错。”
  “太好了,这是谁啊为民除害?”夏拓欣喜道。
  “你!”张之旭又提刀站起,并大声说道:“你看就是他,凯凯死了他这么高兴。”
  夏拓说道:“昨晚张凯酒后乱性对小晓动手动脚,所以我俩就提前离开了。你管不好自己孙子对人家姑娘动手动脚的,他被人杀了是报应。”
  紧接着他又补充道:“你们可以调酒店监控,看我在不在酒店。”夏拓胸有成竹,对夏拓来说黑掉酒店的监控系统,调整下自己出现的时间实在是太容易了。几乎不用怎么费力夏拓就把监控录像给掉包了。
  “张兄,虽说您是勇字门儿的人,这按理说我不该管。”叶占山对张之旭说道:“不过这事儿还是查下监控为好。”这张之旭昨夜对张凯的作为不管不问,叶占山看在眼里也很不舒服。
  “叶前辈,此事干系重大,夏拓明日比武是不是先不要参加了?”陈清南见状赶紧说道,他作为倭国人的内应,若是能依靠这个机会把夏拓的参赛资格给取消掉,这一定算他大功一件。
  “先去看看监控再说。”叶占山颇有深意的看了夏拓一眼。众人安抚好张之旭,扶着他去保安室调查监控录像。
  果然,晚上九点半,监控录像非常清楚地拍到夏拓和王小晓一起回到了酒店。这是决定性的不在场证明,大家都知道,九点半出现在酒店的话,夏拓就算有天大本事也不可能同时出现在KTV杀掉张凯。
  “这就清楚了吧?”夏拓轻笑一声,双手抄兜大摇大摆地出了监控室。这群老家伙天天想的都是练武,远离世俗多年,任他们如何绞尽脑汁也不会猜到竟有人能轻易改动监控画面,这偷天换日的手段在这群老头子看来是不可想象的。
  唉,果然多读点书没错,夏拓心想。
  ……
  第二天,体育馆内,一夜之间发生太多事情了,华夏这边的主席台上张之旭已经不在,参赛选手里面陈慎因为昨天受伤太重无法再参加今天的比赛。他的对手平贺晴因此不战而胜晋级半决赛。张凯被人刺杀的消息已经传开,现在大家大多认为是倭国人干的,毕竟他们有过前科。可是谁也拿不出证据来,之能替张家感到憋屈。
  今天的第一场比武,是叶凛对阵倭国的深田阳平,经过昨天一天的暴击,两位倭国的解说员说话已经非常谨慎了。赛前也没有预测比赛结果,只是说让大家拭目以待。
  论坛里面大家已经炒得热火朝天,基本主流意见是叶凛深得咏春真传,相比于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深田阳平他的胜算要大些。果然比赛开始以后,这个深田阳平就一直处于下风,被叶凛压着打,几个回合下来被叶凛一击势大力沉的寸劲崩拳正中小腹,当场认输。
  第二场比赛就是受关注度最高的夏拓和川口树,这两人都算是黑马,第一天展现的实力就惊艳全场,因而今天这比武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藤田拓渊和福田有三倒不是很担心,这夏拓曾是川口树手下败将的事情他们一清二楚,在他俩人看来如此大的差距夏拓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两个月内追上。因此叶凛才是他们最终的敌人。
  “喂,听说了么?据说这个夏拓是陈家沟的弟子,得过高人的传授。”
  “我看不像,他这几下子招式并不精妙,不像是出自名门大派,我看像是有什么奇遇,自学成才的。”
  “不会不会,你看这陈家沟的王冶不跟着他呢么?”
  “对啊,旁边那个姑娘好漂亮,是谁家的?”
  夏拓这次一上场就听见看台上叽叽喳喳的议论声,不过他也不在意只是盯着对面的川口树,心想这还真是冤家路窄,像是老天爷故意给了自己这么一次报仇的机会。
  在众人的呐喊声中,一声铃响,比武开始,这次夏拓没有着急进攻,只是对川口树行了一个抱拳礼,而对方也是双手握拳小臂交叉,之后两臂向下一甩同时鞠了一躬,这是空手道比试前的敬礼。双方行礼完毕,比赛正式开始,川口树也感觉到夏拓与之前刺杀时的不同。他没有贸然攻杀过来,只是一脚前一脚后的蹲着马步,一点点朝着夏拓挪动,试探着夏拓何时会进攻。突然,川口树终于按耐不住发出一声轻喝,一记鞭腿朝着夏拓脑袋踹去,夏拓没有闪避,只是用右臂生生扛了这一踢。
  在场的高手明白,这是夏拓想试对方的力量故意扛了这一下。川口的这一鞭腿力量不算弱,但是跟他在山里遇到的那群灰熊相比就差得远了。这次面对川口夏拓已经能冷静判断他的攻势,所以现在也不觉得这川口的攻击有多快。他不知道的是,川口心里已经翻起惊涛骇浪,这个华夏人跟三个月之前判若两人,不仅实力不可同日而语,甚至连对战时的气势也全然不像个菜鸟,而是像经过多年实战历练的高手。这是他第一次觉得自己赢不了他,一时他竟不知道该从哪里进攻。
  看川口树不攻过来,夏拓只好主动出击,他一个跨步就抢到了川口树的身边,一掌拍出。原本以为可以一击得手,谁知川口树竟然在最后一瞬反应了过来,一拳击出,拳掌相交,迸发出一阵肉眼看不见的威压。夏拓暗自惊叹,原本以为自己实力已经远超川口树了,可是没想到他竟然也能接下自己这一掌。其实夏拓并不知道,川口树这一拳已经用了自己的全力,而且二人看似势均力敌,其实夏拓掌中的暗劲已经震的川口手骨骨裂,钻心的疼。反观夏拓,则是丝毫没有气馁,他立刻化掌为爪,抓住了川口的拳头,随后轻轻往自己身边一带,川口树立刻失去平衡。
  太极拳的精髓在于破坏敌人的平衡,失去平衡的人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作出有效的反击。
  与此同时,夏拓双掌齐出,结结实实地打在了川口树的肋下,劲力入体在他五脏六腑炸开。川口树一口鲜血喷出,之后踉跄几步蹲坐在地站不起来了。
  场外的铃木太郎看得心惊肉跳,这个夏拓就算是自己也没把握能赢,若是这次来华夏无功而返,那回到国内……
  藤田拓渊看到这一幕,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地起身在场外给原本在榆凉的手下拨过去一个电话。
  “现在,马上去把那个叫赵以沫的女人绑架了,带到燕京来。”原本以为这次比武他们稳操胜券结果竟然半路杀出这么厉害一个角色。赢得这次比武虽然不是目的,但是就这么输掉恐怕回国后天皇陛下不会高兴。天皇寄予厚望的渡步雄斗竟然被华夏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给杀了,据说已经在国内引起轩然大波,那个白痴解说员竟然还在全世界观众面前强调了好多遍这渡步雄斗的太刀是天皇赏赐的。这不是当着所有人面抽天皇的脸么?这次即便是达成了目的,但是丢了天皇陛下的脸面,自己回国后一样得引咎辞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