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四十五章-你是不是没读过书?

  听到艾长兴承认自己有《寻道决》藤田拓渊已经快要疯狂了,他终于知道那半册《寻道决》的下落。多年的夙愿在这一刻成为了现实,他不顾福田有三和艾长兴还在身边,他长笑一声眼里含着热泪说道:“我倭国复兴有望了,百万钢铁洪流终将踏平隐世,自此以后倭国是世界第一强国,而我藤田家将名流青史。”
  “我一直有个疑惑,你是不是没怎么读过书?”一个男人的声音突兀地从门口响起,藤田拓渊抬头一个竟然是苍首白猿和竖臂摘星站在门口,这冷冷地声音把他从狂想拖回了现实,就像是一个人睡得正香突然被人叫醒一般,藤田拓渊有些恼怒地看着两人,他们两人不应该在看守艾米么?怎么突然来了这里。
  “这小子编出什么竖臂摘星和苍首白猿这种绰号的时候我还以为这事儿黄了呢。”那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说道,当时这个赵飞雄想都没想就胡扯出什么竖臂摘星,苍首白猿,那一瞬间他还以为藤田拓渊会识破。
  赵飞雄在一旁摸着脑袋傻笑,现在想想前几天的事情他还有点后怕。当时,这个老头莫名其妙地就出现在他背后,那可是飞熊帮的仓库啊,一大群人都在,可是就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个老头像是本来就站在那里一样出现在众人面前。还扼住自己的喉咙,说是前几天有人找以沫的麻烦他查出来是他们帮里人做的,现在以沫失踪了一定也是他们。就在雄哥快窒息地时候,夏拓的电话打了过来。最后老头才明白具体情况并且相约演一场戏,把藤田拓渊的实话给诓出来。
  “福伯,你想太多了。”夏拓好整以暇地从门口走进来:“这群倭国人怎么可能听过《雍正剑侠图》,咱们当时计划太仓促没给你们编名字,还好是雄哥急中生智,不然还真可能被识破了。”
  听了夏拓的赞赏,雄哥嘿嘿地傻笑起来,赶忙说是拓哥教导有方,见识过夏拓这么多次施展手段,雄哥已经对夏拓彻底服帖了,他现在坚信:死心塌地才能出人头地。
  原本夏拓没想过搞这么复杂,他黑了藤田拓渊几人的电脑就知道艾米要被绑架,他原计划是告诉叶占山,保护起来就好。可是之后他却发现竟然他们把赵以沫也给绑架了,恐怕这是已经有蓄谋已久了。于是他只好让福伯和赵飞雄来配合演出戏,先进到敌人内部探探虚实。
  “夏拓,你怎么可能还活着,昨天明明……”藤田拓渊震惊道:“难道……”
  “你们电脑的防火墙实在太水了。”夏拓像是教导小学生一般说道:“这种商业防火墙想挡住我简直是笑话。我黑了你的电脑之后,用你上层的语气发了封派人的邮件给你,你居然全盘相信了。”
  “唯一的漏算就是,你居然先出手绑架了赵以沫,还妄想用赵以沫威胁王小帅。”夏拓叹了口气说道:“看来你还不了解王小帅这个人,这货天天琢磨着怎么建功立业,成为大侠,拯救世界之类的事情,你竟然想靠这事威胁他。”
  “别扯淡。”王小帅在一旁骂道,昨天他收到短信的同时就找夏拓去商量了,虽然他不知道对方什么意思,但是他知道一定是要威胁他做什么事情。结果,夏拓似乎早就布置好了一般,只是让王小帅答应对方的一切条件,先把赵以沫给放走,之后的事情他会来处理。虽然王小帅喜欢赵以沫,也不待见夏拓,但是他知道若是自己成了倭国人的帮凶,那他一定会被自己唾弃,这绝不可能发生,可笑那个藤田拓渊还以为自己会为了和赵以沫私奔,而答应他的条件。
  “最让我震惊的是,你居然丝毫没怀疑为什么你的上级会给你派两个华夏人,这点本来是我最担心,你竟然忽略了?”
  其实,藤田拓渊是考虑过这事儿的,但是他觉得是上级想把绑架的事儿伪装成华夏内部的江湖仇杀所以才故意找来的两个华夏人。当时他还很是为自己上级的英明神武感到钦佩。
  “还有,你对华夏文化知道的太少了。有个人跟你说他叫竖臂摘星,就相当于在日本有人跟你打招呼说:‘你好,我叫西瓜太郎’一般搞笑。这么一个恶搞的绰号你还真信了……其实,从我黑掉你的电脑以后,我就知道你想要干什么,原本可以直接把带走,但是,考虑到两国关系,如果你什么都没做我们就抓了你,那势必对两国关系造成影响,但现在是倭国有了对华夏不利的实际行动,那您二位在华夏失踪了恐怕也不会有人追究什么了,毕竟若是占领隐世统一世界的计划被人知道了,贵国将成为世界公敌。”夏拓其实也有私心,原本《寻道决》他是不感兴趣的,可是既然说能借由它进入隐世,那就不一样了。更惊喜的是艾长兴那里竟然真的有下半册,那他也必须要得到,进入隐世是一切复仇计划的基础,有时间得跟艾长兴好好聊聊。
  听到这里藤田拓渊大怒,他知道计划已经败露自己根本就是被这个夏拓给玩了,什么竖臂摘星,苍首白猿根本就是那个死胖子编出来骗自己的。但是他没有时间懊恼了,现在必须要杀出一条血路,他冲福田有三大喊道:“福田君,快点杀出去。”
  福田有三即便是老眼昏花,他现在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好在,屋里的人他都不惧怕,真打起来没有一个是他对手。可是让人大跌眼镜的是,福田刚刚站起来就被夏拓一把推回到椅子上。
  “怎么可能?”福田有三和藤田拓渊震惊地看着夏拓,他们当然不相信夏拓有这功力。
  只见夏拓拿了个小瓷瓶在二人面前晃了晃,随后说道:“这小东西叫做六合软骨散,是一个小悲催给我的,正好您二位尝尝。您二位可不能走,我还得用你们把我师傅给换出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