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四十七章-决赛

  此时,铃木太郎的确是在鏖战,但是他却感觉非常憋屈,对方身体的坚韧完全不象是之前的对手。而且他更在意的是,主席台是的藤田拓渊和福田有三去了哪里。这让他的感觉很不好,仿佛自己已经陷入了一个阴谋中而不自知
  夏拓只是在场上费力维持着一个圆形的防御。太极拳讲究八门五步,守住了八门也就能形成一个刀插不入,水泼不进的一个圆形防御。他放任铃木太郎一遍遍地冲击自己的防御。
  渐渐地夏拓的圆变得越来越完美,越来越结实,只要是对方进入这个圆形空间时,他几乎会立刻失去重心,或是劲力被散去,或是被夏拓扔出去,此时已经没人敢说夏拓的太极拳就是广播体操了。他们看到昨天还耀武扬威的铃木太郎像是个醉汉似的在擂台上仿佛站都站不稳。
  这根本不算是比武,这就是在羞辱铃木。恼羞成怒的铃木太郎疯狂地朝着夏拓冲去,他已经失去了理智,几乎是凭借着嗜血的本能发起了骇人的攻击。所有人都看呆了,想着若是自己碰上这么嗜血的攻击,会不会还没动手就被吓傻了。只有夏拓自己知道,太行山里的猛兽远远比眼前这个疯狂的铃木太郎恐怖得多。跟它们相比,眼前这个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倭国人就是个莽汉而已。
  只不过这个莽汉却是全场最危险的那一个。夏拓只是轻巧地闪转腾挪,偶尔发力把铃木太郎给摔出去。
  一击得手夏拓也没再进攻,他知道铃木太郎如今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但是他也不想杀了他。已经化身野兽铃木太郎恐怕完全没有理解夏拓的心思,他只是又一次朝他冲去。夏拓这次引着他的力到自己外门,随后借力一推。
  “好一招‘如封似壁’。”擂台下的王冶惊叹道。虽然招式不够精妙,但太极拳借力打力的拳意发挥的淋漓精致。王冶几乎可以确定如今夏拓的境界恐怕年轻一辈没有几个是他对手,刚刚铃木太郎势若疯虎的一击他也没有信心可以轻松接下。
  经历了这么多场比武,夏拓对于功夫的理解更深了。人家说,武术分为演法,练法,和战法,所谓演法就是武术套路,打得热闹但是却没有修为。但是这套路也是基础是必须要练的,如今得武术表演大抵如此。而练法则是练功,走桩也好,打木人桩也好,练捉鱼也好,都是在前辈指导下提升修为得手段。而战法则不同,这才是提升实力的最快最终极的手段,在一次次生死搏杀中体会武学真谛,如此才能找到自己的武道。
  终于两个人扛到了回合结束,身上都有伤,但铃木太郎的伤势更重,他的额角开裂鲜血如注,连视线都模糊了。刚刚的战斗对手还没有用他那诡异的步法,就已经占据了上风,之后的比赛恐怕更难打。
  “铃木君,用这个吧。”
  铃木回过头去,看到是一个剃着平头长相平平的矮个子男人,这个人好像是什么助理教练。在他手里是一罐鲜绿色的液体。
  铃木太郎心里一惊,难道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么?
  这管绿色液体是名为恶魔低语的一种兴奋剂,服用后可以让服用者力量和反应力短时间内提高,但是副作用也非常严重而且几乎无法复原。服用了这个东西基本等于放弃自己之后的人生,仅仅为了赢下这一场战斗。
  “藤田君那边出事儿了,若是比武也输了的话,那回到倭国咱们都得剖腹谢罪,别再犹豫了!”
  铃木太郎大骇,藤田拓渊的失败已经意味着计划全盘皆输,若是自己连比赛都没能赢,那连帝国的脸面岂不是都丢尽了?终于,他伸出颤抖的手接过了助理教练递上来的小瓶,他知道以后的人生或许都浓缩在这一瓶绿色的液体里了。现在的他别无选择,既然没法结出果实,那么就这样绚烂绽放吧。
  随着液体滑入咽喉,铃木太郎感觉整个胃里都剧烈的燃烧起来,浑身的血液猛地流向四肢,与此同时,他的意识也变得有些模糊,大脑似乎不再工作,只是源源不断地倾泻着嗜血的欲望。
  当比赛再次开始时,他的脑子里只有杀掉眼前这男人的念头。
  夏拓刚一上场就感觉到铃木太郎的样子有些诡异。那个眼神跟自己在太行山中遇到的那匹孤狼如出一辙,除了浓烈杀意外就是嗜血的低吼。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第一次夏拓在这个擂台上感到了一丝不安。
  “兄弟……有话好好说。”夏拓声音颤抖着说道。他总觉得眼前这个男人不太正常。
  可是他得到回应却只是“吼……”这样一声不知所谓的低吼。
  不待夏拓再多说什么铃木太郎突然暴起裹挟着一阵狂风朝着夏拓直冲过来。尽管是这么直来直去的攻击,夏拓仍然不敢大意,后脚撑地身子向前顶出,想要用一招单鞭擒住势不可挡的铃木太郎,可是当他刚一接触到铃木太郎的时候,就知道大事不妙。此人力量不知为何竟然暴涨了两倍不只,撞上自己的时候势若猛虎,即便闪开了要害夏拓还是被他卷起的罡风扫到,仅是这一下他就受了伤。
  赢不了。几乎是一瞬间夏拓就断定自己赢不了眼前这个疯牛一样的对手。
  现在他已经达到了参加比赛的目的,实在没必要为了这个疯子再冒险当即想要认输。可是还不等他说话,铃木太郎的第二波攻击又来了。夏拓随即明白,这个人已经入魔了,现在他根本不是为了赢得比赛,他所做的都是为了杀掉自己而已。想到这里夏拓也不再寻求认输来解决问题,只好再次施展起月下无踪的步法来,希望可以借这个招数迷惑住铃木太郎。果不其然,见到这诡异的步法原本势若癫狂的铃木太郎竟然不知所措起来。
  等到铃木太郎再次看清夏拓的身影时,夏拓已经在他身前站定准备出掌了,可是几乎就在同时铃木太郎的掌风已经迎面而来,夏拓闪避不及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掌。仿佛脊柱都被打得开裂一般,脊骨的剧痛传来,让他几近跌倒。凭着惊人的意志力,夏拓控制着已经发出悲鸣的身体闪出了铃木太郎的攻击范围。
  月下无踪是一种非常消耗体力的步法,不管下次攻击能否成功,都将是夏拓最后的一次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