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四十八章-雷霆一击

  这时他想起福伯曾经对他说过话:“这月下无踪,你练的还不纯属,太极拳需要慢慢地起势,这样就会失去月下无踪的精髓。希望你日后可以完美的融合二者。”
  恐怕想要这这么短的时间里融合这步法和拳法难度非常大。至少以自己现在修为,很难把月下无踪的力道充分利用为太极拳借力。但是经过上次与叶凛的切磋以后,夏拓也找到了一些门道。
  夏拓自从跟叶凛比武之后就一直对他的寸劲崩拳念念不忘,若是这种劲力跟月下无踪的高速结合,让自己那简单的拳力可以快上不止一倍,让对手防不胜防,想着夏拓逐渐加快了脚步。随说难度也很大,但是相比于把月下无踪和太极拳融合,这个难度要小很多了。
  虽然有了设想,但是他从没有试验过这个招数。夏拓没有停止脚步而是不紧不慢地推了一掌出去,铃木太郎知道这一掌的厉害,就要闪身躲开,可是夏拓这轻飘的一掌忽然变掌为拳,速度快了好几倍,原本是腰上发力,却硬生生止住,只是大臂发力,在极短的距离内击出一拳,恐怖地高速夹带着惊人的爆发力,借着月下无踪的冲击力,同时在最后一下使用发力过程更短的咏春,这样完美解决了太极拳与月下无踪不够契合的缺陷。如此恐怖的拳速甚至突破音障,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回荡在场馆内,这一拳竟然超过了音速产生了“音爆”!
  即便是已经失去理智的铃木太郎被这声“音爆”巨响彻底震慑住了,离得近的观众甚至被震得耳朵耳鸣不止,势若雷霆的一拳打在铃木太郎的胸口,却没有把他打飞出去。当所有观众都惊讶于为什么铃木太郎没被打飞之时,他们竟然发现夏拓的拳头直接透体而出生,生打穿了他的肺叶。终于受了这一击的铃木太郎摔倒下去,失去了知觉。夏拓抽回了血淋淋地右手。刚刚利用了月下无踪的速度,加上咏春寸劲和内家拳的暗劲之后威力无与伦比,刚刚与空气的摩擦让夏拓觉得自己右手烫的生疼,几乎能看见自己通红的拳头冒着白烟。右手指骨也有不少已经折断,钻心的疼痛终于让他忍受不住,跌倒了下去。不过铃木太郎那边情况更加糟糕,失去意识的他被人抬去急救,现在还生死未知。显然比武是夏拓胜了。
  “后生可畏啊。”主席台上的叶占山惊叹道。这个夏拓的致命一击威力之大甚至连主席台上他都感觉到一丝震撼。他不知道的是,夏拓得到《寻道决》以后终于坚定了自己追求武道的决心,他为了进入隐世就必须追求极致,相比于之前怕被人看出底细的畏首畏尾,如今的他想的只有如何快速提升自己。心魔已去自然而然地厚积薄发,之前的修为积累被发挥到了极致,武学上的天赋也尽情挥洒。
  在场的人都知道这铃木太郎不弱,他每一道拳劲都势若惊雷,带动着场内空气疯狂地流转。可是夏拓对他的招数或是以柔克刚消弭于无形,或是以硬碰硬比拼拳力,或是学着咏春连打带消半路截击,不一而足。这个铃木太郎在他眼里就是一个陪练而已,陪他实验自己对于太极的领悟,对武道的理解。
  全场掌声雷动,夏拓却没有什么惊喜,当历经千难万险之后这场胜利来的是那么理所当然,他丝毫不觉得有什么值得开心的,因为这仅仅是他武道的开始。
  可是那一天,整个赛场的人都记住了有个年轻人名叫夏拓,知道他赢得了这场几乎没人敢参加的比武。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夏拓几乎凭一己之力毁了藤田拓渊毁灭隐世的阴谋,他们也不知道这个年轻人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王小晓激动地在擂台上扶起了夏拓,只有她知道,为了这场胜利夏拓经历了什么。在训练场没日没夜的折磨,在深山老林里的静心修炼,在山洞中与猛兽的较量,甚至在她不知道的地方经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洗礼。终于在这场比武中,得以尽情施展自己的才华和修为,震惊了所有人。
  一番庆祝之后夏拓走向了王冶,从怀里掏出那半册《寻道决》想要递给他,毕竟这是师门多年追寻的秘籍。
  当王冶看见《寻道决》的那一刻,脸上的表情从疑惑到欣喜,甚至还有那么一丝贪婪。可是他随后却抑制住了这些情绪,在他还没递过来的时候拦住了他,使了一个眼色叫他收回去,并凑到他耳边说道:“你先留好,等到陈松师叔回到陈家沟,你在一并拿出来罢。”
  这一刻夏拓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对的,这个师兄虽然也打着《寻道决》的心思。但是显然他还是以大局为重的,神功当前没人会不动心,但是能像王冶这样保持理智的人却没有几个。现在如果把《寻道决》公诸于众,恐怕陈清南会立刻据为己有,而陈清南此人心术不正难免会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尽管王冶非常想看看这本震门之宝的真面目,但他还是忍住了。
  夏拓也明白了他的意思,现在陈家沟的家主并不适宜拥有这本《寻道决》。夏拓瞟了一眼坐在主席台上的脸色铁青的陈清南,他不动声色地又收了回去。陈清南跟倭国人勾结他也查到过,只是碍于他是自己师傅的儿子,夏拓没有说出来。
  之后的颁奖典礼也就平平无奇了,无非是几个领导鼓励几句,又让失败者再接再厉。不过令夏拓震惊的是,这比武竟然有一笔巨额奖金,恐怕是藤田拓渊为了吸引叶凛来参加,捐了一大笔钱。冠军奖励了2000万人民币,当时藤田拓渊应该是以为倭国必胜,自己这笔钱早晚可以拿回来,所以出手才这么大方。谁知不仅钱没了,连自己都被人给抓走了。拿到奖金夏拓想去买套别墅,榆凉的别墅也不算贵,自己以后可以有地方练功。剩的钱他想干脆投资给雄哥算了,毕竟他也出了不少力,若是有收益那最好,没有收益就当人情了。不过这一切应该都是后话了。
  比赛的最后艾长兴与夏拓约定让他下个月去艾家取回那本《寻道决》。
  “其实那残卷我也看过,但是可能是老夫眼拙,实在没有从中参透进入隐世的玄机,而且奇怪地是兄长艾长隆,理应知道进入隐世的办法,但是却从未听他提起过。”艾长兴不无遗憾的说道。
  夏拓也曾经问过福伯这个问题,的确他对此事可以说是讳莫如深,而且表情阴晴不定,让人琢磨不出他究竟是为何不肯透露这个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