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五十章-江湖宝

  陆青林走后,夏拓一个人在咖啡厅里浏览着江湖宝里的内容,他想看看看论坛里对这次比武的讨论,毕竟他最终获胜也算为华夏武林赢得了荣誉,虚荣心还是有点的。可是,他却发现论坛里的讨论大多酸酸的。
  “我觉得夏拓算不上青年一代第一人,毕竟各门派去的都是些杂鱼。”
  “没错,他那叫太极拳么,把式难看死了。”
  “就是跟我逸字门儿的第一青年翘楚万倾云师哥怎么比……万师哥我要给你生猴子。”
  看到这些帖子,夏拓不由得满脸黑线。
  短视频区里还有不少人拍了自己的短视频,指名道姓的要挑战夏拓。
  王小晓他们收拾东西还需要一段时间,夏拓就在江湖宝平台上百无聊赖地浏览着里面的内容。
  突然,夏拓的瞳孔极具收缩,在悬赏区他看到了一个叫“刀斩天下”的人发了个悬赏贴,内容是500万买夏拓的项上人头。后面跟帖者云集,纷纷询问如何交易。夏拓立刻警觉起来,居然真的有人在这个论坛里雇杀手,而且还是要自己的人头。他立刻想到有可能事张之旭干的,他孙子被杀之后他一直念念不忘,虽然没有证据但是他几乎一口咬定就是夏拓杀了他孙子张凯。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夏拓就拿出电脑用了半小时就黑入了这个江湖宝论坛的后台。一查这个“刀斩天下”的资料,果然用户姓张,而且登记的事明刀门的人。
  这个事情居然变得这么复杂。
  “嘿!”艾米突然出现在夏拓背后想吓他一下,可是她叫道一半却看到夏拓的手机屏幕上的内容说道:“诶?夏拓你这都已经有人悬赏你的命了啊。”
  这话说的好像见怪不怪了,似乎这种江湖追杀令在她们眼里稀松平常似的。
  “我看看,我看看。”王小晓从后面赶上来也要凑热闹:“才500万啊?”王小晓对这个价格似乎有点失望。
  夏拓吃惊地看着两人,有些奇怪地问道:“这事儿很常见么?”
  “当然喽。”艾米煞有介事地说道:“江湖嘛,就是打打杀杀的。估计你得罪的人还不多所以赏金积累不算高,等到后来你的仇家多了,赏金就会积累到一个恐怖的地步,那时候才真的有人动手。”
  王小晓或许是怕夏拓担心接口说道:“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这种悬赏很常见,但是真的会为了钱而冒险杀你的人极少。更何况能看上这点钱的人还杀不了你,杀得了你的人看不上这点钱。你看这赏金榜首的是隐字门儿的诸葛琼,这都多少年了还不是没人敢动他。其实有了赏金才算走进江湖的第一步,你看人家叶凛15岁就有300万的赏金呢,你放心宽心好了,华夏现在的治安水平你是不会被人枪杀的,只是一对一的单挑一般人不是你对手。”
  15岁就有300万的赏金?
  看出夏拓的难以置信,艾米骄傲地说道:“没错,我是第一个悬赏的人!!”
  夏拓更惊讶了,悬赏追杀自己男朋友?
  “……因为,我当时表白被叶凛拒绝,我一气之下就拿出零花钱来悬赏了。”
  听了这话,夏拓不禁在心里感叹,这对情侣一路走来这得干过多少缺心眼的事儿啊。
  今天王小晓还是穿着一身连衣裙显得特别有女人味儿,时不时会有路过的人偷偷多瞄几眼。不过她也不太在意,只是指着手机屏幕对夏拓说:“你看看,这个交易板块,里面有不少好东西呢,你可以从里面买点金疮药,断续膏之类的。”
  夏拓一看,果然里面琳琅满目地摆了许多商品,五花八门什么都有,各种兵器,护甲,药物类里面,夏拓找到了金疮药,300mL一瓶竟然要10万块,想到那天特训王冶给自己涂的那些疗伤药膏,岂不是几百万都花了?夏拓想着在里面输入了“太乙玄丹”四个字,想要查查价格,结果竟然没有记录。恐怕这东西是隐世之中的丹药,一般人很难得到。现在看来自己那3000万奖金也买不了几瓶金疮药。但是为了保险起见,夏拓还是下单买下了一瓶金疮药,另外买了瓶号称能治疗内伤的小还丹。
  “东西会快递到指定地点,你就写我家吧。”说着王小晓拿过夏拓的手机输入了一串地址。王小晓其实想借机把夏拓给请到家里来做客,她都想好了先让父母见见夏拓,爷爷对夏拓很是看好,想必自己父亲也不敢说不同意。
  之后就是一串类似淘宝上购物的操作了,最后第一次从江湖宝上购物的夏拓惊讶地发现,这小程序竟然还有新会员专享优惠之类的推广活动。但是他没有再买东西,夏拓问王小晓认不认识什么榆凉的房产中介,他想买套房子。
  “我虽然不认识,但我可以陪你看房。”
  “那好,那就后天吧,回去歇歇先。”
  两人相约一起看房,夏拓不想自己一人去买别墅,王小晓跟着可以给他当参谋,另外他长这么大别说买别墅了,连车都没买过,他想让王小晓跟着去壮壮胆。
  “夏兄,我这就跟爷爷回去了。”叶凛走过来打招呼,夏拓抬起头看见叶占山也冲自己和蔼地笑了笑。
  “叶兄弟,一路顺风,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打电话找我,咱们有缘再会。”夏拓拱手道。
  送走一行人之后,夏拓,王小帅,王冶,王小晓也离开酒店去往机场,他们坐客机回榆凉。
  这架飞机不算大,商务舱只有四个座位,他们四人各占一角,气氛变得有点尴尬,王冶跟王小帅都知道,小晓对夏拓有好感,他俩不愿当电灯泡。可是小晓在这两人面前也放不开,所以也不好意思搭理夏拓。于是四个人干脆谁也不理谁。最后夏拓先憋不住了,他对王冶说道:“师兄,我想问下小帅的病您曾经想办法医治过么?”
  声音不大,但是却清晰无误的传入几人耳朵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