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五十一章-下五门

  听到夏拓的话,王冶沉默了,这些年来他一直避免聊起王小帅的病情。医生曾经说王小帅恐怕活不过35岁,这些年遍寻名医也无法治愈王小帅的心脏病。无奈之下他只好转而培养王小晓,希望她可以继承王家的武学。可是王小晓虽然天赋不错,但是却没有练武的心思,因而进境很慢。
  “没错,说是遍寻名医也不为过。”
  “你可曾听说过长安有位葛先生?”夏拓问道。他也怕带着王小帅去了结果那葛先生看不了,因而提前要跟王冶知会一声。
  “都是武林同道怎么会没听说过。”王冶叹了口气继续说道:“葛先生,名叫葛存亮,都说葛先生医术通玄,可是我从来没见过这位神秘的葛先生,听说20年前葛先生退出江湖后,就隐居起来从不出手救人。我也曾去长安寻找过,可是寻遍各大医馆,诊所,医院我都没找到过这位姓葛的大夫。”
  夏拓有些惊讶地看着王冶,以王家的势力怎么会在长安找不到一个姓葛的名医?
  “而且……”王冶又是一声轻叹:“这位葛先生乃是下五门的人,这上八门和下五门素来有些恩怨,特别是他所在的医字门儿对上八门不算太友好。”
  “还有一个下五门?”
  “没错,分别是江湖铃医的医字门儿,偷盗窃取的窃字门儿,算卦相面的卜字门儿,护送宝物的镖字门儿,耍钱赌博的千字门儿。因为他们很多从事的都是不法勾当,所以现在大多数都把老本行给丢了。比如说这千字门一般都是去澳门或是拉斯维加斯谋生了,而窃字门儿也基本都是技术交流为主,出去作案的几乎没有。”
  这江湖还真是鱼龙混杂啊,居然还有这种组织。
  “这医字门儿,原本是混迹江湖的一些铃医,可是慢慢地也都成了正规大夫,只是他们一直不满意被江湖人划在了下五门之列,他们觉得,上八门练得都是杀人的功夫,而他们医字门儿确实治病救人的行当,这档次不知道要高到哪里去了,凭什么被划成了下五门?因而,医字门儿的人都不太喜欢上八门。”王冶挠挠头,的确,现在医字门儿大都是治病救人的职业大夫,把人家归为下五门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原来是这样,其实这位葛先生是我师傅的一位挚友,我想带着小帅去长安找找看,说不定看在我师傅的面子上他会帮小帅治疗的。”夏拓说道。他也没底,总觉得这位葛先生恐怕不太好相处。
  原本以为王冶可能会一笑了之,或者也只是碍于面子答应下来。谁知王冶确实几乎蹦起来了,激动地问夏拓:“真的可以么?要是他能治好小帅的病,要是能的话,我代表王家所有人感激师弟你。”
  看得出王冶确实很激动,得知小帅的病还有一丝机会,他怎么可能不兴奋。就连一直在假寐的王小帅都偷偷睁开眼瞄了一眼夏拓。
  “我也没见过这人,只是听师傅说起过,我想试试。”夏拓也没把话说死:“下周吧,回去休整下,下周我跟小帅去一趟长安。”
  “好好,一定。”王冶激动的热泪盈眶。
  ……
  一出机场,夏拓就看到了赵以沫那纤细的身影等在出口。
  她怎么来了?夏拓暗自惊讶。有了之前跟福伯学功夫的那段经历,他对赵以沫的感情变得有些复杂,他喜欢这个女孩,但原本他不想把以沫拖进江湖的是是非非,但是现在看了以沫的家庭也不是那么简单,甚至要比他知道的江湖世家地位更高一筹。
  “夏拓!”几乎是第一时间,赵以沫就看见了走出机场的夏拓,飞奔过来扑入了他的怀里。
  王小帅在一旁恨得牙根痒痒的,真有点后悔当时没帮藤田拓渊把夏拓给搞死……
  见到夏拓的那一瞬间,几个星期的独自等待,惶恐,不安,突然就爆发了,化作泪水夺眶而出。夏拓不知所措的拍着以沫的后背安慰着她。就当两人刚刚有些温存的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这位美女是谁啊?夏拓介绍一下吧。”王小晓狠狠地在夏拓腰眼捅了一下。
  夏拓立刻像触电似地推开赵以沫,立正站好迅速回答道:“小晓,这位是我的老同学,赵以沫;以沫这位是我朋友,王小晓。”
  赵以沫客气的点点头,但是胳膊仍然乖巧地挎着夏拓。
  王小晓却没有多说,体现自己正宫地位的时候到了!她把自己胸前的狼牙吊坠故意放在外面,又伸手在夏拓颈后一拉,夏拓那个狼牙吊坠也滑了出来。王小晓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伸手把他的吊坠往胸前摆了摆,又轻轻拍了两下。她用事实向赵以沫宣示着自己的主权。之后就微笑着挎住了夏拓另外一支胳膊。
  看到两个一摸一样的吊坠,赵以沫神情有些暗淡,但是转念一想,自己也可以送给夏拓一样的吊坠啊,又不是结婚证,一对吊坠能说明什么?一瞬间的失落后,赵以沫抱着夏拓的胳膊变得更紧了,夏拓可能不觉得,但是对她来说这几天她是经历了无数悲欢离合与生离死别,再见到夏拓无论如何她都不愿再放手。
  这时候的夏拓就像是只偷腥被抓的猫咪,不敢看左右两女的表情,他觉得这两个女人释放的杀气比铃木太郎可厉害太多了。
  “夏拓后天咱俩去选别墅呀。”王小晓故意当着赵以沫的面说出这种暧昧的话。原本只是叫她去参谋一下,现在在她嘴里似乎有点两人共筑爱巢的意思了。
  “我也要去,另外夏拓晚上要不要去雄哥新开的酒吧喝两杯?我们公司的员工都爱去那里呢!”赵以沫不甘示弱嘴角抽搐地说道。
  “好好,都可以,哈哈”夏拓打着哈哈,他发现自己根本不会处理这种事儿,这就是所谓的桃花劫么……
  最后三人约好明晚去夏拓新投资的酒吧去看看,后天去榆凉郊区选套别墅。因为两女互不相让,最后只能三人一起行动了。夏拓其实心里是有些愧疚的,因为自己的犹豫不决搞成现在这个样子,现在他连自保都难,根本没办法给以沫和小晓任何未来。可是他又觉得很幸福,不论他人在什么地方,至少在榆凉有两个肯为自己流泪的红颜知己,人生如此夫复何求?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要不停变强,或许有一天他可以强到不被红尘规则所束缚,或许真的可以不辜负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