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五十七章-也非仙

  谁知这道士也不离开,只是打量了夏拓一眼,又掐指算了一算,摇头晃脑地说道:“我看这位施主灵台一点财星闪耀,想必最近是发了一笔财,这是好事儿;可是额头印堂处隐隐有黑气流转,恐怕这段时间血光之灾也不少,想来若是能渡过这血光之灾日后必定黑气化为紫气,形成紫气东来之象,从此飞黄腾达。”
  夏拓听了心里暗暗惊讶,这算命的说得还真挺准,他可不就是最近比武发了一笔财,而且血光之灾特别的多吗?他又想起王冶说得下五门的事儿,于是他带了点敬意的问道:“敢问道长可是相字门儿中人?”
  这话一出可就轮到道士惊讶了,他万万没想到这夏拓竟然听说过相字门儿,当即施了一礼,答道:“不错,贫道正是。”
  王小晓听道这话却不在躲闪,只是指着不远处一个卦摊问道:“这是你的卦摊?”
  一听这话,夏拓心里一紧,心想,这货不会倔劲儿上来把人家卦摊给砸了吧?
  “不错。”这道士除了给买房的人看风水外还兼顾着给人算算命。那个卦摊上有张毡子上面用黑墨印着:乾,坎,艮,震,巽,离,坤,兑八个字,这八个字形成一圈,这被称为明八卦,每个字边上还各有一个字分别是:休,生,伤,杜,景,死,惊,开这八门被人称为暗八卦。
  王小晓上去仔细看了看,笑着对那道士说道:“老合,您这摆了个腥盘,糊弄念招儿呢?”(朋友,您这摆了个假的八卦局,骗瞎子呢?)
  道士刚刚一听这几个人知道自己是相字门儿人,就觉得不妙,可能是碰上很茬子了。结果这个王小晓真的一眼看出自己这局是假的,心里大骇,但是脸上却不能露出来,只是说道:“斗花子,都是吃搁念儿的,您抬抬手。再说,我这盘子是尖是腥您说了也不算对吧?”(小姑娘,都是走江湖的,您抬抬手,再说,我这局是真是假你说了也不算对吧?)
  剩下的人听得云里雾里的,只有王小帅似懂非懂得地点了点头。王小晓刚刚用了几句江湖春点试探了一下这道士,她其实不知道这局摆的是对是错,只是随口忽悠了两句,果然这道士不仅听得懂还让她放一马。这道士说得也对都是吃江湖饭的没必要非得较真儿。于是她拱了拱手说道:“好吧,这迎门杵算你的了。”(好吧,这笔生意你做了吧。)随后转过头对一行人说,要带着这道士一起去。
  夏拓倒没什么,他还以为这道士是真能掐会算的大师呢,他哪知道刚刚道士说他什么财星高照,印堂发黑的事儿很容易就能猜出来。夏拓来买别墅说明一定是很有钱,但是穿着打扮处处透着寒酸,那就说明这笔钱是刚刚到手,甚至可能是笔横财;印堂发黑也很简单,他这个年纪有这笔横财,要么是得罪了不少人,要么之后要被人觊觎,之后肯定有灾。至于紫气东来什么的那就更简单,他要是挺过了这堆麻烦,有这么多钱当然会飞黄腾达。要是挺不过去,那也再没法来找自己了。这些都是走江湖算命的招数,这命可以不会算,可是这人必须得会看,话也必须得会说。
  凤凰城的湖边别墅每栋都有一座深入到湖里的栈桥,没事儿的时候可以在上面钓钓鱼,有钱的也可以停一艘游艇,当做私人码头。后院的私密性也做得非常好,篱笆非常密,从外面看不到院子里的情况。几个人兜兜转转地看了好多栋别墅,但是这道士一直说着一些夏拓听不太懂的咒语,但大概意思就是风水都不行。
  这道士自称“也非仙”说是曾得到过高人传授,通阴阳晓八卦,最是擅长给人看风水。虽然夏拓不太清楚究竟哪位仙人精通看风水,可是见也非仙说得煞有其事,他也就不再多言。只不过,这位也非仙为什么这词说得都磕磕巴巴的好像没背熟的样子……
  王小晓跟在后面冷笑,也非仙这用的也是江湖套路,先说这宅子哪里风水不好,夏拓肯定得花钱改啊,他这就有了生意了嘛。不过也非仙说得对,都是走江湖的,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自己不应该揭穿他的。
  大概两个小时之后,湖边的独栋别墅都被看过了,夏拓觉得都差不多,可是也非仙没有一个能看得上,不是有阴煞,就是有水煞,不然就是五行煞。总而言之,就是这块地皮风水不行!
  那个小王已经快疯了,这个也非仙根本就是来捣乱的,暗暗发誓要是因为他胡说八道搞得这笔生意黄了,那一定要把他给“抽筋剥皮”。
  “还有么?”夏拓也有点泄气,原本没想这么麻烦的,谁知道这请个道士看风水结果搞得连买都不敢买了。王小晓更生气,这个也非仙到底要干嘛啊,随便找所宅子把钱骗了不就完了么……这相字门儿的人现在都这么敬业了么?
  “没了。”小王走的气喘吁吁。
  “那不是还有一所么?”夏拓指着远处孤零零的一栋别墅问道。
  小王有些尴尬地说:“我劝您还是别买,这栋质量不太好,当时建起来的时候还挺正常的,可能是因为湖边土质的问题,地基有些沉降,现在有一点倾斜,虽然只能靠仪器检测但是还是不符合施工标准。所以我们都不会带客户看那栋别墅。”
  “这栋好!”也非仙盯着那栋别墅,眼神有些发亮。
  “东边紫气环绕乃是紫气东来之象,而且地底隐隐有仙气蒸腾,地下应该是有灵脉,而且此灵脉正对此宅,乃是绝佳的风水宝地啊。”
  这话说完连夏拓也惊住了,他原本觉得虽然不相信风水之说,不过找人给看看应该没有坏处,但是要是因为这所谓大师的两句话就买个烂尾楼那也太不值了。更何况他怎么觉得这个道士来来回回就会紫气东来这四个字儿呢……
  大家都不太想去看,可是又耐不住也非仙不停地劝说,最后还是决定走过去看看。毕竟也不算太远。
  一进到别墅里面,夏拓就感觉有些不对劲儿,他现在《寻道决》已经是拂面中期的修为了,对于环境的变化他比常人更加敏感。总感觉这屋子里有股热腾腾的感觉。每个别墅都是精装修的,其实在小区建成伊始就有请过先生来看过风水,每户的装修布局都是考虑过风水格局的。看着看着夏拓被屋里摆放的一块椭圆形石头吸引住了,这个屋子里的违和感似乎跟它有关系。但是盯着看着了好久夏拓也没看出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而也非仙仿佛对这更石头感兴趣,甚至还伸手上去摸了摸。
  “这石头是用来镇宅的,这里原来有很多鹅卵石,开发商装修的时候干脆从湖边减了几块大的鹅卵石用来镇宅。”小王赶紧解释道。
  “这里好,这里好。”也非仙不停地重复着。
  王小晓心想,这人到底是不是老江湖啊?把人忽悠过来了,应该给他改变风水格局的建议从而收钱啊,怎么一直念叨着好,那还怎么赚钱。
  其实这栋别墅很不错,距离其他别墅有一定距离,而且正好面对着一大片的开阔水域,风景秀美,最重要的是私密性好,这点很符合夏拓的要求,毕竟他可不想自己练功的时候被人打扰。
  “就这里吧。”几乎没有再做犹豫夏拓就说道。虽然说不出为什么,但是他就是觉得这所宅子的确不简单。
  因为是精装修的房子也不需要他再做什么装修,他决定去长安办完事儿就搬进来住。
  听到夏拓这话,小王终于松了口气,虽然也非仙在这里捣乱,但终归是卖出去一套房,甚至还是他一直以为卖不掉的商品房。一边的也非仙跟夏拓一样,也是对这块石头反反复复地看了好多遍,就是找不出古怪,最后也是长叹一声离开了屋子。
  之后的事情就很简单了,销售中心的人会通过各种方式帮助你把钱花出去,仅仅一个下午就把各种手续办完了,后续的事情就可以交给小王去代办了。
  按王小晓的意思给点钱把这个也非仙给打发了就好,可是夏拓确实饶有兴趣的盯着眼前这个脏脏的道士问道:“敢问道长,仙府何处啊?”
  “无量寿佛,老道我居无定所。”不过可能是觉得夏拓还会给他生意,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皱皱巴巴的名片递了个上去,说道:“若是真想找我,可以给我打这个电话。”
  虽然不知道最后买下的那栋别墅是不是风水很好,但是夏拓至少可以确认里面的那块石头很有问题。当时也非仙似乎对那石头也感兴趣,这让夏拓对他的身份产生了怀疑。这个道士没有任何内力,究竟是怎么看出那块石头不一般的呢。总感觉这个也非仙不是个单纯的江湖骗子,恐怕还是有点真本事的。
  最后,夏拓给了也非仙20万的重金相礼作为答谢,也非仙也没推辞,给了串卡号让夏拓抽时间转过去。虽说他极力掩饰内心的激动但是夏拓还是看到了他偷偷咽了一下口水。
  “咳咳”王小晓轻轻咳嗽了一声,漫不经心地说道:“夏拓,你在江湖宝上买的小还丹和金疮药到货了,你明天去我家拿。”
  “哦哦,好。”夏拓愣愣地答应下来,心想到货了的话你今天给我带过来就好了嘛。
  王小帅则是在一旁看好戏,不知道老爹知道姐姐找了这么个男朋友会作何反应。
  ……
  陈慎醒过来的时候比武已经结束三天了。像来时一样,明刀门的人早就跟着张之旭回去了,扔下昏迷的陈慎独自在医院。
  花掉最后一点积蓄交完住院费之后,陈慎一个人回到了明刀门。没有想象中风风光光地荣归故里,反倒是杂活分配的更多了一些·。陈慎的水平大家都是知道的,没有人觉得击败渡步雄斗是靠着他自己的实力,所有人都认为是对方太弱了。最终陈慎的生活没有发生任何改变,只是他在师兄师弟中多了个绰号:“名动天下的陈慎”。
  掌门因为自己孙子被杀伤心过度,这段时间全然不顾门派之事。原本想着一战成名改变自己的命运,可是现在看来似乎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当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后,之前的那场热血沸腾的比武似乎只是自己的一场美梦而已。
  经历了真正以命相搏的战斗,陈慎仿佛一下子就成熟了起来,自己这些师兄弟每天除了混吃等死之外没有任何事情可做,偶然再比武场比划几下也不过是些毫无用处的花拳绣腿。此时,陈慎相信,明刀门恐怕也坚持不了多久,现在这个门派已经烂到了骨子里。
  “陈慎,你来找我一下。”师傅的声音传了过来,陈慎一个激灵。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陈慎用力捏了捏腰间的断愁。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恐怕自己师门是不会容许这把名刀留在自己手中的。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他还是惴惴不安地跟着自己师傅去了一间偏房。
  “把门关上。”师傅说得很平静。
  陈慎依言照做。
  刚把门关住回过头来,就觉得自己脑后恶风不善。经过之前的那场大战,陈慎的功夫已经今非昔比,连头都没回,用刀鞘向后一捅,郑重他师傅的小腹,后者吃痛倒退两步,借着这个空档陈慎回过头来。他想过自己的断愁会被人觊觎,可是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师傅竟然可以无耻到如此地步,连背后偷袭这种下三滥的招数都用得出来。
  陈慎无言地盯着自己昔日的师傅,开始他不可思议地看着举刀相向的恩师,渐渐地他明白了,眼前这个男人或许从来都没有把自己当成徒弟,自始至终他不过是师傅眼中的一颗弃子,同门眼中的一个笑柄而已。自己在他们眼中不过是个蝼蚁而已,明明可以不伤他性命把刀抢走,明明只需要跟他说一声要把断愁取走,他不会违抗自己师傅的命令。可是他们却选择了一个最简单的也是最无情的方式,直接杀人夺刀。这种方式对师傅来说,可能是直接的,那他陈慎这条命究竟算什么?
  “徒弟,别怪为师,你手里这口刀今日无论如何你得给我留下。”师傅红着眼睛说道,他当然知道背后偷袭让人不齿。更何况是偷袭自己的徒弟。可是只要杀人夺刀,功成名就之后自然不会有人管他有多卑鄙无耻,眼前这个弱鸡根本不配拥有这口刀。
  陈慎当然不知道师傅的想法,不过那些也不重要,在这个险恶的江湖中,他没见过大侠,但是他师傅这种人面兽心的畜生他也是第一次见。竟然为了抢刀不惜杀人。
  伴随着一阵冷笑,陈慎开口说道:“钱昊,我想过你会觊觎断愁,但我没想到你竟然会用如此卑鄙的手段。”钱昊是师傅的名字,这也是他第一次直呼其名。
  陈慎拔刀出鞘把断愁横在二人中间,断愁拔出的尖啸声让钱昊心胆俱寒,本能告诉他面前这把刀很危险。可是随后他又为自己的想法感到耻辱,竟然会被自己的徒弟吓到。
  “刀是好刀,只可惜用的人是个废物!”随后一刀劈下,这一刀声势之威仿佛已经能开山裂石一般。
  陈慎顾不得回话,只能举刀硬悍。手被真的生疼,可是他的心更痛,今日师徒之情恐怕也到此结束了。
  “仓啷!”一声陈慎吃不住钱昊劈来的千钧之力,被震飞出去。果然只有神兵利器却没有自身修为也是不够。
  看着眼前脸色狰狞的师傅,陈慎轻叹一声,两人相处这么多年的感情,竟然如此脆弱。他甚至连逼迫都没有,面对利益只想把自己直接杀了了事。人性的丑恶,让他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