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五十八章-修罗刀,修罗道

  钱昊不等陈慎多想,又是连续的几刀攻杀过来,速度都不算快但是每一刀都是夹带着风声势大力沉,招招都是直取要害要人性命。陈慎也只有招架的份,毕竟他的修为跟钱昊差距实在太大了。终于他支撑不住,左臂中了一刀,鲜血喷涌而出,他知道再这么下去自己是有死无生。经历如此变故,这个江湖他也看透了,全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看着自己去送死,这些人没有一个愿意伸手救他一命。似乎他的命生来就贱。
  钱昊也看出来陈慎已经是强弩之末,只需要再来一刀,自己就可以杀了眼前这个废物。他已经迫不及待去拥有这口宝刀了。他运足了全身的力量朝着陈慎身上劈出。就在他以为已经杀了陈慎之时,却发现自己全力劈出的一斩被陈慎单手举刀挡住了。那一刻仿佛时间静止了一般,钱昊怎么也想不通这个陈慎是如何接住他这一刀的。
  与此同时,一套刀法涌入陈慎的脑海,如同跟渡步雄斗比武前一样,没有任何先兆的出现在那里,陈慎知道断愁又在帮他。
  “此刀法名为修罗刀,共有十一势,相传是地狱中阎罗使用的刀法,每一招都邪魅无比,今日先传你修罗刀第一势名曰血池,这一招施展开来,中者如受千刀万剐,筋脉尽断,浑身浴血,仿佛是从血池地狱捞起一般,死状极为恐怖。”断愁在朝陈慎灌输着刀法,这一段话陈慎听来不禁冷汗直冒,这刀法的邪魅让他不寒而栗。
  “此刀法一旦施展,武者心智会变得暴戾嗜杀,除非踏入圆满境界否则不能回头,乃是以杀入道之法。你,准备好踏入修罗道了么?”
  自己还有选择么?陈慎心中自嘲道。
  也罢,也罢,既然这江湖全是妖魔鬼怪,那就用此刀屠尽魑魅魍魉吧。
  ……
  看到自己一击不中,之后陈慎没有任何反应,钱昊果断拉开了距离,他感觉到陈慎身上涌起了一股很诡异的气势,不算强烈但是异常冰冷。一瞬间他好像看到了低着头的陈慎在笑,他真的咧开了嘴在低低地笑。
  “你不要故弄玄虚!”钱昊觉得自己肝胆俱裂,他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好像自己在陈慎眼中已经是个死人了。
  “咯咯,咯咯”陈慎咯咯地笑着,终于他抬起了头,一瞬间屋里的空气仿佛被冻结住了,钱昊看清了陈慎的表情,那是一种恶狼看见猎物的样子。
  陈慎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坏人,可是,这个世界似乎不需要他这样一个善良的人。张之旭这种表面道貌岸然实则一肚子男盗女娼的人都可以当掌门,自己在明刀门忍气吞声却处处被人欺凌,这群人把自己推出去送死时毫无愧疚,仿佛就是他陈慎该死一般。回来之后,这群人不思进取,反而是觊觎自己的断愁,贪婪地吸干每一个善良之人。这就是这群畜生的真面目。
  何为善何为恶?哪个是正又哪个是邪?今日他陈慎就要做这明刀门最灭绝人性的恶人!
  刀芒一闪而过,陈慎狞笑着冲向了钱昊。此刻的陈慎感觉自己浑身上下有一股暴戾之气无处发泄。
  “哼!装腔作势。”钱昊冷哼一声就要格挡。
  可是陈慎却以诡异地身法钻到了他的肋下,同时断愁轻轻一划肋下就多了一道不算深的伤口,鲜血从伤口渗了出来。陈慎看了看刀上的鲜血竟然举起刀来,舔了舔刀刃上的殷红,表情越发狰狞起来。随后紧接着暴起又冲了过来,他的身法极为诡异,忽上忽下,势若癫狂,根本无法用常理来琢磨,一刀,两刀,三刀,钱昊身上伤口越来越多,很多静脉被划破,他身上的力量也越来越弱,刚刚占尽优势的他瞬间变得毫无还手之力。
  “咯咯”陈慎地笑声越来越恐怖。听在钱昊的耳朵里仿佛是死亡的丧钟一般,他浑身的肌肉因为恐惧都紧张地颤抖起来,他已经后悔惹到陈慎了。现在的陈慎根本就像个恶魔
  可是陈慎见到这么多鲜血却显得更加兴奋,他就是要把眼前这个畜生千刀万剐。
  终于,钱昊因为失血过多感到浑身无力,两道刀光闪过他握在手里的刀被陈慎轻松打飞,手无寸铁的钱昊在这一刻感觉浑身冰凉,他已经是半个死人了。此刻的钱昊身上没有一块好皮,全是细小的伤口,没有一处是致命伤但是仅仅靠经脉渗出的鲜血就染红了地板。
  可是陈慎似乎不着急杀他,依旧是以诡异地身法在钱昊身边晃动,在他身上留下更多细小的伤口,让钱昊此刻浑身上下被殷红的鲜血浸透。闻到刺鼻的血腥味,陈慎变得更加兴奋。一刀又一刀慢慢虐杀着钱昊。
  终于钱昊颈动脉被割破,浑身上下血肉模糊地倒在了地上。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死在这种千刀万剐的酷刑当中。最后一刀砍下对他来说也算是一种解脱。
  终于冷静下来的陈慎麻木地用钱昊的衣服擦了擦刀上的鲜血,把断愁插回了刀鞘,胳膊因为刚刚太过兴奋有些脱力,今日陈慎就此踏入修罗道,誓要屠尽江湖诸般鬼怪。
  ……
  当明刀门的弟子发现钱昊惨死的时候,被他的死状吓破了胆。钱昊眼睛惊恐地睁开着,浑身上下密布着无数细小的刀口,浑身都是已经凝固成紫黑色的血块。这名弟子看到这一景象,立刻就吐了出来,胃里的翻腾让他非常难受。终于这里的骚动引来了门派长老,明刀门大长老冯祁岭带着一代弟子前来查看钱昊的死状。
  只见整个屋子里喷的四处是血,除了颈动脉处以外,浑身上下没有一处致命伤,凶手仿佛只是为了单纯的虐杀取乐而已。钱昊死前一定是经历了非人的折磨,这不像是谋杀,而像是行刑。究竟是什么人竟然可以用如此残忍的手法,虐杀一位明刀门的二代弟子?要知道,这个钱昊的本事在二代弟子中也是数一数二的。
  “是谁干的?!”惊怒交加之下大长老威严地向四下问道。
  一个三代弟子,弱弱地举手说:“弟子……弟子看到钱师叔把陈慎给叫道屋内,之后钱师叔就在没出来过。”
  “陈慎呢?”
  “没……没看见”小徒弟有些结巴地回答道。
  “长老,您看”一个二代弟子指着墙上用鲜血写得几行字惊叫出声。冯祁岭闻言看去,只见北墙上赫然写着一首诗:
  旷古烁今明刀门,
  觊觎宝刀妄独吞。
  身负三尺寒光刃,
  屠尽江湖不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