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五十九章-见父母?

  “叮铃”一声,手机收到一条推送,夏拓掏出手机滑开之后发现是江湖宝来了一条推送。
  悬赏捉拿:
  姓名:陈慎
  年龄:25岁
  门派:前明刀门三代弟子。
  原因:弑师
  悬赏金额:300万
  看到这条消息,夏拓皱了皱眉,那个陈慎比武时他曾经见过,看起来唯唯诺诺老实巴交的一个人,怎么就无缘无故地弑师呢?还搞得门派发出江湖追杀令来通缉他。
  不过这事儿跟他也没什么关系,今天王小晓要他去拿之前在江湖宝上订购的丹药。他已经来到了王小晓发给他的地址处。
  远远地看见一大圈黑色栅栏围住了一片森林,在栅栏的大门前面有一栋孤零零的二层别墅。后面那一圈栅栏围着的估计是片自然保护区,这王家人真是奇怪在一片保护区前面建了个别墅,这有钱人的想法让人摸不到头脑。走到别墅门前,本想直接推门进去,但是想了想夏拓还是有礼貌的敲了敲门。
  很快门被人拉开,一个中年男人露出头来,夏拓看他约莫50剁碎的样子,可能是王小晓的父亲,赶紧有礼貌的喊了声“伯父”。并且递给他一箱牛奶,这是他之前准备的礼物。可是男人看他的表情却非常奇怪。而且丝毫没有让他进去坐坐的意思。
  “伯父,您好,我叫夏拓,今天是来找王小晓的。”
  这话说完,轮到这中年男人脸红了。
  “先生,您搞错了,这里不是大小姐住的地方。”
  夏拓一听“大小姐”?难不成这人是管家?
  看到夏拓迷茫的样子男人又解释道:“这里是王公馆的门岗……”
  夏拓吃惊地张大了嘴巴,这王冶赚了多少钱啊?那不成后面这片所谓的“自然保护区”是他家的?
  果然,中年男人,进去打了一个电话,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就指给夏拓一个方向,让他沿着路往前走个一公里就到了。随后就把铁栅栏的大门给打开了,放夏拓进去。
  此时夏拓心里有些后悔,当年不应该只坑王冶300万来建酒吧,至少也得坑他3000万才算解恨。走不多时,夏拓就看见一栋气势恢宏的豪宅出现在他面前,这房子长宽都100米有余,五层楼高,是一个仿哥特式建筑,这哪是个别墅,这就是个城堡啊!
  夏拓看到眼前这一幕眼珠子差点瞪了出来。
  这豪宅门外王小晓已经在外面等候了,离着远远地向夏拓招手。夏拓快走几步迎了过去。
  “你怎么才来?”王小晓话里带着不太高兴地语气。
  “怎么了?”夏拓有些讶异。
  “我爸说想见见你,等的有点烦。”王小晓脸有点发烧:“而且还来了一个特别讨厌的人。”提起这个人王小晓就莫名的烦躁,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
  说着王小晓引着夏拓往屋里走,进到客厅里夏拓一眼就看见了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男子穿着一身唐装坐在真皮沙发上跟一个身高体壮的年轻人聊着天。
  夏拓进来两人就像是没看见似的对他不闻不问,见状他有点不太痛快,就算是江湖上的老前辈,也不应该这么傲慢吧?夏拓哪知道这真皮沙发上的中年男人表面上风平浪静,其实心里早有万只羊驼在奔腾了。
  “爸,夏拓来了,夏拓这是我爸,王中华;爸,这就是我跟您提过的夏拓……”王小晓的声音渐渐变小,好像很不好意思。
  王中华听见这话也没多说,只是抬手指了指一旁的沙发说道:“坐吧。”
  今天一整天王中华的右眼皮都在跳,他的心情很不好。虽然没人敢说,但是大家都知道,这王中华是个不折不扣的女儿奴,对王小晓真的可以说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只要是有人跟他提起想给王小晓相个婆家,他会立刻黑着脸回绝掉,自己的女儿怎么能嫁给那些臭男人。可是,今天先是来了个女儿的忠实追求者,没过多久,女儿又领了一个喜欢的人回来,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见王小晓没有介绍对面坐着的这个肌肉男,夏拓主动伸过手去说道:“您好,我叫夏拓,初次见……”
  “夏拓是吧?”那个肌肉男没等他把话说完就打住了话头,用下巴一点,示意夏拓坐下,随后继续说道:“最近你风头挺旺啊。”
  见着两个人似乎都不太待见自己,夏拓越发的不痛快,不过多年的社会磨砺还是让他耐住了性子,没有发作。
  “我叫孙昭山,你可以喊我孙少。”肌肉男对夏拓的态度非常恶劣:“我废话也不多说,王小晓我看上了,以后离她远点。”
  原本夏拓不想跟这人发生什么冲突,但是他上来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态度还极为嚣张,让夏拓顿时火冒三丈。王小晓心想果然是这样,这个孙昭山和那个明刀门的张凯一样,都是江湖中有名的纨绔子弟,同样是在死缠烂打地追求自己,两个人师门长辈也是纵容他们的无礼之举,他们王家碍于面子又不能跟他们翻脸。每次找上门来只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那个张凯还好,毕竟实力不济,也不至于对王小晓怎么样。可是这个孙昭山则不同,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动不动就动手打人,王小晓只能躲着走。好在自己弟弟跟他算个朋友,因此这孙昭山也只能是赶走小晓身边的追求者而已,倒不至于真做什么出圈的事儿。但是今天他好巧不巧地找上门来,王小晓就觉得非常诡异了。
  “哦?是么?”夏拓笑道:“那你可得小心点,上一次看上王小晓的那人听说脖子被人给拧断了,那个死状,啧啧啧……”
  夏拓说的这事儿王中华是知道的,明刀门掌门张之旭的独孙张凯,被人扭断脖子惨死在KTV里面,当时听说这事儿王中华还高兴了很长一段时间。
  一听这话孙昭山脸色变得非常难看,却碍于王中华在那里又不好发作。
  看到气氛不对,王小晓赶紧走上前去拉住夏拓,一把抓住夏拓的手要把他往楼上带。
  “小晓!”王中华威严的声音响起:“我还有很多话没跟这小朋友说呢。”王中华心里的算盘是,让这两个混蛋打个你死我活,两败俱伤。这个孙昭山是孙家的长孙,同为西北四大家,孙昭山父亲孙德龙的面子还是要给几分的。让这个夏拓出手,至少不会上了两家和气,之后孙家再来人灭了这个夏拓,就万事大吉了。
  夏拓一听就知道这王中华根本没瞧上自己,对自己还是小朋友小朋友的叫着,其中的鄙视之意溢于言表。
  “伯父,我今天来就是来取个快递的,没有别的意思。我拿完东西就走。”夏拓不想跟这两人纠缠,只是想拿了东西赶紧离开。
  谁知孙昭山闻言却在一旁拱火:“过来拿快递?当这里是快递柜吗?说走就走?”
  “那你想干什么?”夏拓冷冷地问道。
  “打赢我走出去;打输了的话……”
  “怎样?”
  “打输了滚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