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六十章-形意拳

  在一旁的王小晓非常焦急,今天的事情她万万没想到会弄成这个样子。原本爷爷说今天在家休息的,现在不知去了哪里。王小晓赶紧给爷爷发了条短信,告诉他家里有事让他赶紧回来。现在看自己老爸这架势完全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呦,夏拓你来啦?”王小帅若无其事的从二楼的屋子里走了出来,他看了一眼孙昭山,两人会意的使了个眼神。
  一看这一幕,夏拓立马明白了,这孙昭山恐怕是这王小帅专门找来给自己难堪的。事实上也是如此,这孙昭山虽然不在江湖十大英才之列,但也已经是形意拳的高手了,自称是因为当年十大评选时他还未扬名,所以没有入选。王小帅把他喊过来就是给夏拓点麻烦,教训他一下。就算孙昭山打不过夏拓,那也能让孙昭山知道自己老姐已经名花有主了,别老来王家死缠烂打。反正这两个人不管谁赢了都没坏处。这点他跟王中华倒是想到一块去了。
  孙昭山从身上拿出了一张身份证大小的卡片在夏拓眼前晃了晃,说道:“小子,我已经是玄字丙级修为了,你要识相速速滚出去。要团成团圆润地离开。”
  夏拓摸了摸头,看向一边的王小晓好奇的问道:“玄字丙级修为是什么东西?”
  这话一问出来,王小晓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她忘记夏拓是初入江湖完全不知道八门评级这事儿。现在当着自己父亲和孙昭山的面露怯,让她很没面子。于是只好把夏拓拉到一边说道:“八门评级是对江湖中40岁以下的弟子进行实力划分的一种方式,分为天地玄黄四层,每层有甲乙丙三级,最高的修为是天字甲级,最低的是黄字丙级。由八门每三年共同组织一次测试,根据成绩授予等级。他那个证件就是丁级的卡片。这也是为了保护江湖中的年轻人,避免不必要的死伤。因为一般情况下,你看见对手卡片的等级比你高,就可以不用真正动手了,因为打也打不过。”
  “哦,原来是这样。”夏拓闻言点点头,随后对孙昭山说道:“那我没有等级,就不跟你打了,小晓把药给我吧,咱俩出去吃饭。”
  听到这话,孙昭山和王中华都愣住了,这家伙怎么这么容易认怂了?只有王小晓和王小帅知道这夏拓不知道憋什么坏主意呢。
  其实夏拓不是不想打,只不过在别人家里打坏个瓶瓶罐罐总归是不好,而且自己现在实力大涨,《寻道决》练到拂面中期,想收拾眼前这个人不算难事儿。但是就是怕自己被人盯上,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夏拓还是想找个四下无人的地方再跟他打。
  “哈哈,师弟,刚来别急着走啊!”王冶手里提着两个塑料袋回来了,一边走一边说:“留下来吃个饭再走,我刚刚去买回来的下酒菜,咱俩还没喝过酒呢,今天得多喝两杯。”
  王中华看见父亲回来赶紧起身,微微施了一礼,毕恭毕敬地说道:“父亲。”
  即便是狂妄如孙昭山也是站起来规规矩矩地抱了抱拳说道:“王老爷子好。”
  “好,都好。”王冶顿了顿继续说道:“刚刚听说你们二人要切磋一下,师弟啊。”
  “师兄,在。”夏拓也是抱了下拳。
  “晚辈想要讨教,你就不要敝帚自珍啦,留两手给他,日后免得别人说你小气。”王冶一脸得意地撺掇着,这话一说完,不光夏拓没有台阶下了,连孙昭山的火气也被激了起来。
  孙昭山此刻被气得已经七窍生烟了,自己喜欢的女孩跟别的男人勾勾搭搭不说。这老东西竟然还把自己叫成了那人晚辈,更恶劣的是他还把自己说成晚辈。把拳头捏的咯咯作响,他原本也不想在王家惹事儿,毕竟同为西北四大家若是因为这点事儿出手伤了和气,家里长辈可能会责罚,但是既然这王冶说了让自己讨教讨教那就不用客气了。当即摆开架势,一出手就是形意十二真形中的虎形拳。
  形意拳又叫心意六合拳,讲究的是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此为内三合,又要求肩与胯合,肘与膝合,手与足合此为外三合。内三合与外三合统一进而效仿十二种动物形态进行攻击,威力霸道无比。俗话说:“太极十年不出门,形意一年打死人。”这就是说形意拳威力无比,相比于太极拳的易学难精,形意拳则是处处以伤人为主要目的,招式凶狠。特别是孙昭山这种力量奇大的人,用起来可以说是如虎添翼。他不到30岁年的年纪就有玄字丙级的评价实力绝对不容小觑,要知道八门中已经有10年没出过地字级别的高手了。
  “现在求我,我考虑给你留条命。”在孙昭山看来眼前这个夏拓虽然中日比武上侥幸获胜,但是真正的高手其实都没有出赛,因此夏拓这个冠军根本名不副实,即便没有王小晓,他也想教训下这个小子。
  “这人是不是有妄想症啊?”夏拓扭过头问王小晓:“也罢,这样吧,我要是赢了,从此以后不要再纠缠王小晓了,老大不小了也,能不能要点脸?”。
  听到这话孙昭山再也忍耐不住了,一脚蹬地,整个人像是炮弹一般冲向夏拓,想要一招炮拳直接打飞夏拓。眼看就要撞上了,夏拓却不闪不避,这个孙昭山用的这招虽然看起来气势恢宏,但跟那个铃木太郎的撞击相比还是差太远了。
  “咚!”的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响起,夏拓被撞得向后飞起。可是孙昭山还没来得及高兴,就感觉自己手腕被人牢牢地扣住,夏拓把他也带的失去了重心。
  而夏拓落地后没有继续后退而是用了一招单鞭,右手擒住孙昭山的手腕,左手顺势一掌推出,直接拍在了孙兆山身上。
  看似力量不大的一招,却直接把孙昭山打出去足有四五米远。
  “哦?”王冶惊讶地睁开了眼,他知道夏拓一定能赢,但是他不知道夏拓竟然已经有内力修为,刚刚那一掌绝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内力透体而入,恐怕孙昭山得在床上躺两个月了。
  被夏拓打中的孙昭山更加的难受,一是这一掌的确力量十足,而且经久不散,仿佛缠住了自己的五脏六腑,让自己内脏运作的都不太正常。虽然么经历过,但是听父辈们说过,有内力的内家拳高手,可以把内力打入对手体内,破坏敌人经脉,后果非常严重。恐怕这个夏拓就是这种人。另外被人打了不说,他还在王小晓面前丢了面子,这比身体上的痛苦更让他无法接受。
  终于受不住身体和心里的双重打击,孙昭山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虽然命是保住了但是恐怕这身修为要倒退数年。
  此时孙昭山半跪在地上,口中鲜血淋漓,但是为了面子他还是忍着剧痛说道:“前辈手段果然高明,晚辈自愧不如。今日回到家中必当勤学苦练,他日上门再行领教。”说完便缓缓站起,一瘸一拐的走出了大门。
  其实刚刚那番话不过是江湖人的场面话,表面上客气,其实大概意思就是,小子你给我等着,我回去练好了,一定堵着门要报仇。其实这种威胁没人会放在眼里,江湖人嘛,面子总得要一点的。
  看到夏拓的实力,王中华大吃一惊,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夏拓修为竟然如此了的,恐怕早已在自己之上。小晓前段时间不还说他是个菜鸟么?想到刚才自己颐指气使的样子,觉得有点不太合适。毕竟不管从辈分还是实力上来说夏拓应该都当得起一声前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