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六十三章-看手相

  一番折腾之后几人终于上了飞机,因为走的匆忙,三人没有订到并排的座位,王小帅和也非仙坐在了一起旁边是两个大学生打扮的女孩,看起来青春活力,旁边坐着邋里邋遢的也非仙。而王小帅则是一上飞机就要了一份报纸,只顾低头看报,丝毫不管旁边聒噪的也非仙。
  整个路程不算很长,半个小时的航程就可以到达长安,因此夏拓也不担心会有什么幺蛾子,任由这两个人呆在一起。
  可是他错了,王小帅不搭理也非仙。后者干脆大大方方地跟旁边的两个姑娘搭讪。看两个姑娘没看他这边,于是在口中念念有词地嘟囔着:“天上文曲星属木,南方红鸾星属火。红鸾高悬,木又生火,本该是吉相。然则西北天狼星光大盛映衬着红鸾星光黯淡,不算是大吉之兆啊。”
  听到也非仙念念有词,离他较近的那个戴着眼镜的女大学生问道:“喂,道士,你嘴里嘟嘟囔囔些什么呢?”
  见她问话,也非仙就知道这招奏效了。江湖上管这叫“粘圆子”,就是用话勾起人的好奇心把人的注意力给引过来,这江湖人算卦就是这样,得先把人钩住,这就成功了一大半。只要是有人开口问,那就算是被拴住了。
  “啊,没什么没什么。”也非仙赶紧答话,随后又低声说了几个“可惜。”
  “喂!你这嘟嘟囔囔地装神弄鬼,还说话说一半,到底想干什么?真是烦人,要么说清楚要么闭嘴。”那个女孩有些不痛快,毕竟被个脏兮兮的道士嘟嘟囔囔地说不吉利,可惜之类的话她还是有点害怕的。
  谁知也非仙没有搭理这个女孩,只是指着离他稍远一点的女孩问道:“那位姑娘,是跟你一起来的么?”
  “没错,怎么了?”
  “敢问两位姑娘贵姓芳名?”也非仙说得一本正经,完全让人看不透要做什么。
  那个眼镜妹倒也不扭捏,大大咧咧地介绍道:“我叫冯雪,她叫张霜梅。”
  也非仙闻言微微一笑,说道:“冯姑娘倒是没什么,只是这位张霜梅张姑娘,恐怕正为私事烦心呢。”
  那个叫做张霜梅的姑娘听到有人在叫她名字,下意识地回头,却发现自己闺蜜正跟一个邋里邋遢的道士在聊天,让她也感到好奇,又听见那道士看出自己有心事,于是更加的奇怪便随口问道:“这位道长,如何看出我有心事?”
  也非仙却单掌立起,微微施了一礼,故作深沉地说道:“无量寿佛,不可说,不可说啊。”
  张霜梅闻言有些失望,刚想不搭理这道士,谁知也非仙又张嘴说道:“不过我知道,姑娘是为心上人的事儿烦心。”
  听到这话,张霜梅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吃惊地问道:“您,您听谁说的?”
  看到张霜梅的反应也非仙心里就有底了,他这招叫“水火簧”说白了就是看人的本事,这女孩明显妆容精致,看起来二十多岁,正是谈情说爱的年纪。之前她眉头紧锁,一看心里有事儿。这个年龄能有什么事儿?若是一般的烦心事儿这女孩也没心思打扮这么漂亮了,所以恐怕这是要去见情郎了,所以这才画上精致的妆容,又不确定男方的想法所以才愁眉不展。
  果不其然张霜梅的心事被也非仙一下子就给猜中了,有了这个开头,之后也非仙说什么估计这张霜梅都得信。不过他不能说自己是看出来的。想着也非仙就开始掐指盘算着什么,同时煞有介事地解释道:“我查了下昨晚星象,看到文曲,红鸾二星高悬夜空,今日我跟二位天之骄子坐在一起,正应了昨晚文曲星高悬之星相。而飞机向南飞,正是南方红鸾星所在,因而我断定,一定是您这位文曲星动了思凡的心。”
  这话说得虽然云山雾绕,但是大概意思张霜梅是懂了,随即脸上一红,羞答答地问道:“请道长为我算上一卦,就是算算姻缘。”
  谁知这也非仙竟然摆起架子来,摇头晃脑地说道:“不行不行,萍水相逢都是缘,我不能要你钱。但是我们算卦有讲究,不能免费给人算。更何况我今天也没带家伙。”
  “那……怎么办?”
  也非仙不说话,只是闭目养神不再言语。这顶门杵已经用出去了,接不接招就看这人自己的了。他轻轻地放缓呼吸节奏,仿佛老僧入定一般,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
  “要不给我俩看看手相总可以吧?”冯雪想了个主意:“我俩都是学生,礼金也没多少凑个1000块钱是个心意。”
  “对啊对啊,道长您看可以么?”
  听了这话,也非仙差点高兴得蹦起来。看来这学生是有钱,看个手相都要掏1000块,也非仙不禁咋舌本来他想赚个百八十的午饭钱,顺便跟美女搭搭讪就可以了,没想到竟然有看手相这种福利,也非仙差点乐得叫出声来。不过高人的样子他还是要保持的,他挠了挠头,不太情愿地抓住冯雪的手,看了看说道:“你这智能线短,姻缘线短,生命线长得要命,没啥特点就是能活。”
  听到这么草率的评价冯雪有点愤懑,怎么这道士这么没有职业道德?三两句就把自己给打发了。
  可是不待她发怒就看见,也非仙抓住了张霜梅的手认真的打量起来,“嗯掌纹清秀,紫微宫位于正中,此乃吉相。生命线长,您是长命百岁之人,财星点缀于掌纹之间日后必能大富大贵,只是这姻缘嘛……”也非仙有些犹豫。
  “大师,这姻缘怎样?”
  看已经铺垫差不多了,也非仙也不再卖关子了,故意压低声音,在两女面前神神秘秘地说道:“姻缘线于1/5处分叉,说明之后你的姻缘不会一番风顺,追求者甚多,但是看上你的,你看不上他;你看上他的,他又看不上你。”
  这话说的浅显易懂,张霜梅听了觉得这个也非仙简直就是个活神仙,竟然连这么私密的事儿都猜得到,自己的确是有不少追求者,但是她都不感兴趣;而她这次要去见的男生,是她仰慕很久的人,希望主动过去能拉近关系,可是男孩却对她爱答不理的,这让她一直很郁闷。她哪知道这年头所有女孩找男朋友都是这样子,眼高手低地活到三十,之后随便找个差不多的嫁了,之类的事情不胜枚举。
  “仙师,我这命格可有解?”张霜梅毕恭毕敬地问道,连称呼都改了。
  “有倒是有,不过需要详谈。”说着写了张纸给张霜梅:“这是我的手机号,微信同号,你回头可以加我,咱们细聊。”
  “敢问仙师贵姓高名啊?”张霜梅对眼前这个道士已经佩服的五体投地,这哪是算命简直就是心灵感应啊,对他的称呼也从大师变成了仙师。
  “嘿嘿。”也非仙神秘一笑,摇头晃脑地吟道:“不是忠臣不是奸,不耍钢刀不练拳,不求吕祖不修道,不是凡人也非仙。贫道道号也非仙。”
  王小帅在一边听着也非仙胡说八道只是一阵的唏嘘,现在的女孩怎么都这么单纯了么?想着王小帅厌恶地挪动了一下身体,想离这个也非仙远点。
  长安和榆凉两个城市之间的距离不算远,不多时飞机就降落了,夏拓看到冯雪和张霜梅依依不舍地跟也非仙挥手告别时,也是暗自好笑,这道士真是劫财劫色两不误啊。
  “所以咱们要去哪里?”王小帅没拿什么行李,仅仅拉了一个小箱子。
  “先住下先住下,累死贫道了。”也非仙似乎是想在长安再做几笔买卖,因而罗盘,宝剑之类的法器大大小小拿了一大包,不过看见也非仙的罗盘,夏拓不由得咋舌。这货也太没职业道德了,这罗盘的指南针都不灵了还拿着忽悠,实在是不敬业。
  夏拓背着一个双肩包,虽然不大但是还是压着肩膀不舒服。他拿出手机,在葛存的宠物医院旁边找了一家五星级酒店,之后拦了一辆出租车前往。
  到了前台,夏拓冲王小帅一仰头。
  “王大老板,开房!”
  “凭什么是我?”王小帅很不服气地反抗道。
  “废话,我们两个人跋山涉水的为了谁?”夏拓义正词严地回答道。
  自知说不过夏拓,王小帅只得上前刷卡,开了三个大床房。
  各自入住收拾停当之后,夏拓把另外两人叫到自己屋里要开个会,商讨一下之后的计划。
  夏拓精心准备了一个ppt,还带了一个便携式投影仪,这个简单的作战会议就在酒店的房间里举行。
  “这是葛存的照片,拍摄于两年前,近期变化应该不是很大。”夏拓用激光笔指了指投影在墙上的照片:“他开了一家叫‘皇家爱宠’的宠物医院。”
  遥控器一切,一个红色牌子的店面展示在王小帅和也非仙眼前,牌子上四个大字正是‘皇家爱宠’。
  “我的计划是,先不要打草惊蛇,咱们明天先观察下这个葛存的起居,跟踪下他的去向。”夏拓继续说道:“王小帅,你就负责跟踪他的车,这个是他的车牌号和家庭住址,今天凌晨你就守在小区停车场出口等着他。”
  “你从哪搞得这些资料?”王小帅很惊讶夏拓情报的搜集能力。
  看着王小帅高高在上翘着二郎腿的样子,夏拓觉得有些不想搭理他,可是转念一想这货一直就这个德行,只好按耐住火气说:“想搜到他的这些个人资料对我来说简直易如反掌。而且他最可疑的就是在于我几乎找不到他其他的资料,不管这辆车还是他的住址,甚至‘皇家爱宠’这家店都不是他的,宠物店的老板是个叫做王四凤的女人。所以我怀疑这个葛存就是个化名,因为他不敢用真名去注册公司。”
  “那你怎么找到这个葛存的?”也非仙好奇地问道。
  “因为他名字相近,而且看到他的照片,我觉得此人应该养生有道。而且最重要的是,当我查王四凤这个人时,我发现,她有一个丈夫叫做葛存亮。”夏拓得意洋洋地说道:“所以我几乎可以肯定,这个葛存就是葛存亮无疑。”
  也非仙一听立刻叫了出来:“那还等什么呢?直接找他去啊。”
  王小帅没有说话,他知道难得不是找到这个葛存亮,夏拓不直接去找他一定是有原因的,他想到这里不禁感到有些紧张,这个葛存亮不是那么简单的人。
  “不能直接去,他隐姓埋名一定是有原因的,江湖上这么多年都没听说他出手过,凭什么咱们三个愣头青一过去人家就给看病?”夏拓鄙夷道:“所以一定要先弄明白他为什么不给人看病,这个就靠你了也非仙。这些东西我从网上是找不到的,需要你去长安市找江湖中人打听打听,你江湖经验丰富,跟下五门的人也熟,最好能问问这边医字门儿的人当年葛存亮究竟为什么金盆洗手了。”
  “我在这边有个朋友,可以找他打听一下。不过……”也非仙说着用食指和大拇指捻了捻,说道:“这费用嘛……”
  夏拓微微一笑,说道:“有王老板在你还担心费用么?”
  “好嘞!明天小酒一喝,小桑拿一整,保准他啥实话都说。”也非仙此刻也不顾什么高人形象,手舞足蹈的比划着。
  看着夏拓认真的样子,王小帅不禁有些感动,虽然他一直看不上夏拓,但是看到他为了救自己的命努力奔波的样子不禁动容。心里暗暗发誓,无论如何以后都要交这个朋友。从小他没什么朋友,更别说生死之交了。这次若是能治好他的心脏病,他更愿意以后行走江湖快意恩仇,而不是当什么王氏集团的总经理。
  “至于我的话,明天我会熟悉一下附近的地形,并且试着黑进这宠物医院的电脑,看看有什么可疑的资料。”夏拓没有注意王小帅神情的变化,继续自顾自的说道。
  三人工作都安排好了,夏拓让也非仙先去休息,自己和王小帅去附近租车公司想租一辆车。
  按王小帅的意思,豪华车里面随便找一辆租上半个月,却被夏拓给拦住了,他跟王小帅说,豪华车太扎眼不适合跟踪,而且不能只租一辆,那样也容易被发现,于是调了一辆大众的轿车,又租了一辆本田的SUV,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开回了酒店。
  路上,王小帅一个人思索了很久,怪不得爷爷如此看重夏拓。甚至连王家供不应求的药酒都拿出来专门供给夏拓的酒吧,要知道那酒可是能在黑市卖出天价的琼浆玉液啊。甚至还有意撮合姐姐跟夏拓结婚,甚至连得罪同为西北四大家的孙家都在所不惜。实在是因为夏拓实在是太精才绝艳了,不仅仅因为是悟性好修为高。最重要的是,夏拓心思之缜密,心境之老城,在同龄人里绝无仅有,假以时日必定是雄霸一方的英雄,现在爷爷对夏拓的栽培其实是一种投资,说不定这王家日后还真会依附于夏拓。想到这里,王小帅自己都吓了一跳,但是他知道,这笔投资绝对是物超所值,更不由得佩服自己爷爷老谋深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