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六十四章-静心斋

  一早王小帅就出去了,只剩下也非仙和夏拓两人悠哉地在酒店吃早餐。夏拓昨天一晚都没有休息,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让葛存亮答应治病,但是似乎也没什么特别好的方法,恐怕心病还得心药医,不搞清楚这葛存亮当年为何金盆洗手,这就得看也非仙的了。
  不过这货倒也麻利,也可能是因为夏拓开出的50万奖金太诱人,他几乎没吃几口早饭就带了他大包小包的法器就离开了,说是要跟一个熟识当地的“老合”先去长春会(江湖人聚集的地方)看看,说是这长春会是各个地方走江湖的据点。夏拓不知道这老合竟然还有如此多的讲究,更想不到都已经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了长春会竟然还在。他只是希望这也非仙能靠点谱,但愿能提供点有用的信息。
  也非仙倒是信守承诺早早地就在约定的地点等着了,他找那人是窃字门儿里一个还算说得上话的人物,自称叫做“赛时迁”。多年不见也非仙都记不起他的长相了,昨天为了找他辗转了好多人才联系上这个人,一会儿别见面认不出就好了。正想着一阵尖锐的汽车喇叭把也非仙给惊醒了,他略微带着点怨气的抬头扫了扫四周,发现一个奔驰停在了他不远处,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冲他笑了笑问道:“道长还认识我么?”
  看到这个老板摸样的中年人,也非仙惊诧地长大了嘴巴,不可置信地问道:“赛时迁?你……你怎么……”
  他本想问,你怎么肥成这个样子了?有怕对方一气之下不帮忙了,所以话到嘴边又给憋回去了。
  “上车再说。”赛时迁看外面天气很冷赶紧喊也非仙上车。
  把自己的大包小包往后备箱里一放,也非仙就坐到了副驾驶上,虽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豪车,也非仙还是有些局促,按照原本的计划他是想灌上几瓶酒之后一套操作直接把这个赛时迁忽悠瘸了,可是现在一看人家现在飞黄腾达了啊,之前这几招估计是不好用了。
  “你现在还当老荣(小偷)么?”也非仙做了个抓取的动作,小心翼翼地问道。
  “嗨,早不干了,我现在开公司呢。”赛时迁也不隐瞒,之后带着点敬意地跟也非仙说道:“当年也亏了你,给我算了一卦,说是西边财运佳,我就去西边租了个小院子,谁知没多久房主得了重病,这院子便宜卖给我了,之后你猜怎么着?没过两年那地方拆迁,光是房子就补了三套,还有200多万现金。尝了甜头之后我干脆跟着炒房,现在赚的是盆满锅满,哈哈。”
  听完他的话,也非仙嘴角一阵阵抽搐,他早忘记给人家算过什么财运了,更想不到这傻子还真按他说的去了,最想不到的是还真发财了!?要不是知道自己每次算卦都是瞎扯的,他甚至都要相信自己真是算命大师了。
  “那长春会?”也非仙也有点担心,别这人也退出江湖了吧?
  闻言赛时迁正色道:“说吧,找我有什么事儿,之前你帮了我大忙,这次能用得上我的尽管开口。长春会现在我不经常去,但是规矩你是知道的……”
  也非仙当然知道进入当地长春会的规矩,需要有人引荐,而且引荐人要为其担保的,若在当地闯了什么祸之后逃了,那担保人就得代其受罚。所以把也非仙引荐到长安的长春会中去,赛时迁也是担着很大风险的,因此搞清楚也非仙的来意是必须的。
  “不知道你可听说过,长安有一位葛先生?”也非仙试探地问道。
  同时,他也认真的观察着赛时迁的神态,希望能从他身上看出蛛丝马迹,或许是察觉到了也非仙的急切,赛时迁微微一笑说道:“偌大个长安城,只要是在江湖上刀尖舔血的哪个不知道再世华佗葛存亮啊?你想找他?”
  也非仙点了点头,看来这葛存亮在长安也算个名人了。
  “我劝你还是不要了,葛先生二十多年前退出江湖,从此以后再无音讯。”赛时迁说这话的时候似乎很是遗憾。
  “知道为什么退隐的么?”也非仙罕见的正色道。
  “不太清楚,就是突然就不再出现了。”赛时迁回答的漫不经心,随后他又开口问道:“你大老远的来长安就是为了这个?”
  也非仙哈哈一笑说道:“有个朋友想找他瞧病,所以跟你打听打听。你要是不知道的话,能不能介绍我去咱们长安的长春会去看看,那里都是老合(老江湖)我想看看有没有人能给提点提点。”
  听了这话赛时迁沉吟了片刻终于点头答应道:“既然是这样的话,带你认识认识当地的朋友也没什么。”这就算是答应下来了。
  开了大概20分钟,车子终于在一处古色古香的大门前面停下,门口的牌匾上写着“静心斋”三个大字,朱红色的大门敞开着,里面是个深灰色的影壁墙,很有些清末的味道。也非仙是第一次来这里,多年以前这里的长春会还不是这个样子。门口两个看起来凶神恶煞的光头保镖一左一右地站在大门两侧,这门口的光头保镖都带着眼镜,一高一矮,一胖一瘦,显得很是诡异。也非仙看着门口这个瘦小保镖,感觉有些奇怪。这保镖看起来年纪也不小了,这长春会修的如此气派,怎么就不找个人高马大的来顶替一下呢?找这么个瘦小干瘪的人看门实在是掉价,难不成是长春会也经费不够了?不过这话他可不敢当面说出了只是唯唯诺诺地鞠了个躬。
  这建筑从外面看就像是个中式园林,或者是个私人会所。看着门前这两个穿着黑色西装光头保镖也非仙有些讨好地冲两人笑着,一边往里走一边点头哈腰地说着,辛苦辛苦。见面到辛苦必定是江湖嘛。
  “先生,您好,请问有预约么?”那个高个保镖伸出一只手拦下了想往里闯的也非仙。
  若是一般人听到立刻会以为这里是个私人会所,也不会自讨没趣。可是真正长安城的江湖人都清楚,这个“静心斋”其实就是当地的长春会,想要进门需要人引路的。
  “二位坎子,这花把是来咱们这安根的,特意来拜会金四爷。”(二位守卫,这道士是来咱们这混饭吃的,来这儿拜会金四爷的。)赛时迁冲着两个黑衣保镖拱了拱手。
  也非仙也是有样学样,点头哈腰地说着:“老合,行个方便,行个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