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六十六章-大闹静心斋 一

  傍晚时分,王小帅开车到了酒店连自己房间都没回就来找夏拓。
  一进门王小帅就说道:“你确定这个葛存就是那位葛先生?”
  夏拓略带惊讶的抬头,问道:“怎么?有什么发现么?”
  “没有,但我觉得他真的不像什么名医啊。”王小帅有些失望地说道:“整整一天除了跟带宠物去医院看病的大妈打情骂俏之外没有做任何事儿。”
  “真的没任何发现?”
  “没有,就是有点怕老婆,我看他对那个王四凤说话都客客气气的。”王小帅用胶囊咖啡机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悻悻地说道。
  这么看的确没什么可疑的地方,夏拓心说,难不成真找错了人了?不太可能啊,系统里看这个王四凤的丈夫就是葛存亮。不会那么巧正好这个葛存就在王四凤的店里工作。
  “喂,那个半仙儿去哪了?”王小帅见也非仙还没回来,随口问道。
  “不知道啊。”夏拓也觉得这道长去的也太久了一点,说是请人吃饭捏脚,那也不用了这么久吧?
  就在这时,夏拓的电话响了起来。一个焦急的男生传了过来,电话里的男人问道:“喂?你们是不是也非仙的朋友?”
  夏拓闻言心里一沉,知道可能也非仙出事儿了。
  “没错,我是。”
  “他出事儿了,你在哪?我去找你们详谈。”
  “不用,告诉我你的位置,我们这就过去。”夏拓留了一个后路,若是把自己住处告诉别人,万一打电话来的人不怀好意,那岂不是连跑都没地方跑?
  “你们来大雁塔音乐喷泉那里找我吧。”说完对方就挂断了电话。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夏拓就起身找到车钥匙,准备开车去看看。
  “半仙儿被扣在长春会了。”夏拓起身说道。
  “我跟你一起去。”王小帅战了起来。
  “你算了吧。”夏拓后面的话没说,你手无缚鸡之力的,要是真有恶斗还不够我捞你的。
  看到王小帅失落的表情,夏拓知道可能刚刚的话伤了王小帅的自尊。于是就补充了一句,你在这等着,万一也非仙自己回来了呢?
  王小帅苦笑着点了点头,只是嘱咐道:“别把事情搞太大,把武管局给招来就麻烦了。”
  “放心吧。”夏拓回答道,他想起了武管局的那个陆青林。
  之后就头也不回的冲下了楼,这个时候也非仙生死未卜,他早到一分钟就能多一分希望。
  尽管夏拓非常着急,但是从酒店到大雁塔还是花了很长时间,长安的晚高峰堵车实在太严重了。当他找到音乐喷泉的时候,天已经黑下来了。夏拓赶紧拨通刚刚打电话过来的号码,紧张地说道:“你在哪?我到了。”
  循着电话里男人的指示夏拓看到了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人在朝他招手,夏拓快步冲到他面前,急切地问道:“您好,我就是也非仙的朋友,他出什么事儿?”
  赛时迁把白天的事儿向夏拓复述了一遍,同时介绍了一下自己身份。夏拓听完立刻明白,这金四爷跟当年葛先生金盆洗手的事儿脱不了干系。但是现在看来想从长春会这边再弄到什么有效信息估计是不太可能了。当务之急是要把也非仙想办法给捞出来。
  “这个长春会到底是干嘛的?”夏拓好奇地问道,怎么让赛时迁说得这么恐怖。
  赛时迁皱了皱眉,心说这也非仙怎么找了个棒槌(没有江湖经验的人)来一起办事儿?连长春会都不知道。
  “就是当地江湖人的聚集地,不过所谓的江湖人大都是下五门的人,还有就是做些小生意的人,上八门的人一般是不会来这里的。”赛时迁耐下性子解释道。
  “原来如此。”夏拓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心想这年头居然还能有这种地方?
  似乎看出夏拓的疑惑,赛时迁解释说:“现在的长春会都是正规组织,武管局都是有备案的,同时也帮武管局处理些江湖事务,现在已经成了下五门的自治组织了。”
  这么一说夏拓大概就清楚这个长春会是怎么回事儿了。一些原本不太合法的职业在发展过程中都慢慢地洗白,但是为了防止同行之间的不正当竞争,并且调停各个行业之间的关系,同时拉拢聚集人脉,交流信息,互通有无,长春会就这么被保留下来了。要在旧时候,磨刀,磨剪子的都要在当地长春会有备案,这样才能在本地经营下去。到了现代,虽然都变成商户,但是几家商户开的太近大家都赚不到钱,那这个位置谁来安排呢?长春会就会出面来做这件事儿。当然一些过去走江湖的买卖慢慢都变得稀少起来,长春会现在更多的像是个同乡会,大家在里面找人脉,串通消息之类的。所以即便是赛时迁已经洗手不干了,但还是时不时要去那里坐坐。
  “现在你准备怎么办?”赛时迁问道。
  “还是得请前辈指点。”夏拓两手一摊说道。
  “那长春会守卫森严,咱们要救也非仙得趁夜里去。”
  夏拓一听这话心里一喜,没想到这个赛时迁这么讲义气,竟然还真愿意跟自己一起去救也非仙。
  看出夏拓心里所想,赛时迁叹道:“也非仙对我有恩,若不是他十年前给我算的那一卦恐怕也不会有今天的我,而且他被人擒住跟我也脱不了干系。咱们行走江湖若是少了这个义字那跟打手有什么区别?别看我以前是个老荣(小偷)但是咱也得讲究个盗亦有道不是?”
  紧接着赛时迁话锋一转:“不管那静心斋守卫森严,更是有一个奇门阵法,进去若是不认识路很难从里面出来。”
  “咱们直接翻墙进去。”夏拓建议道:“不过您这个功夫。”
  夏拓看这赛时迁肥头大耳的样子,怎么看也不像个窃字门儿的高手,那大腹便便的样子倒像个屠户。
  只见赛时迁神秘一笑,语重心长地说道:“年轻人,你要学的还很多。一会我回家去拿点家伙,之后咱们一起夜闯静心斋,我真不信那金四爷还真能在这长安城一手遮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