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六十八章-大闹静心斋 三

  一听也非仙这话,赛时迁就知道大事不妙,这是中计了。几乎没等也非仙把话说完,赛时迁就要夺门而出,却发现此时院子里面已经灯光大亮,金四爷带着几个打手出现在门口,而夏拓也已经被人逼到了屋子里面。
  “瓜娃子,你以为我白天不知道你要去通风报信么?”
  赛时迁一听这话立刻就明白自己这是上套了,人家故意让自己出去,叫来也非仙的同伙憋着一网打尽呢。自己不在江湖多年怎么连这种简单的伎俩都没法识破呢?可是此刻捶胸顿足已经晚了,这对面人数众多想要这么逃出去可以说是痴人说梦。
  白天那四个上八门的高手也不废话冲进来就要拿人,夏拓看已经退无可退,只得出手。内力暗暗运转,一步跨出,拦在了赛时迁和金四爷之见,朗声说道:“想必这位就是金四爷了,久仰大名,今日前来不为别的,就是要把我这兄弟接走,还请四爷行个方便。”
  四爷闻言哈哈冷笑,连理都不理夏拓,像他这种生瓜蛋子自己见多了,以为会几手三脚猫的功夫就敢四处惹是生非。竟然连当地长春会都敢惹,要知道长春会跟武管局其实有一定的从属关系,几乎被默认为武管局下面的基层机构,甚至被给予了一定的执法权。
  “给我拿下!”四爷一挥手,那四个壮汉就一股脑冲了上来,没人把夏拓这么个年纪轻轻的棒槌放在眼里。可是就在这时异变突生,夏拓竟然主动出手一掌击飞了一个要来揪他衣领的男人。被打飞的那个人眼里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目光,自己已经是玄级修为了竟然被夏拓这么轻飘飘的一掌就把自己给打飞了,而且一股说不出的热流如滚烫的岩浆一般涌入自己体内,灼烧着他的五脏六腑。
  金四爷一看自己重金请来的八卦掌高手竟然都没来得及出手就被人凌空击飞,也是瞳孔放大,原本以为自己这一手瓮中捉鳖玩得漂亮,如今却成了引狼入室。见自己同伴被打飞,另外三个人赶紧上来帮忙,有了之前那人的教训没人敢再小瞧夏拓,八卦掌施展开来破空之声响起,漫天掌影笼罩之下竟然把夏拓给压制住了。
  “给我狠狠地打!”这四人是金四爷在江湖宝上重金聘请的保镖,每月的工资都是以数十万,就算是花了这么多钱,他也得先跟董家的家主事先打好招呼,不然也没人会来给他当打手。这四个高手几乎可以说是董家八卦门的核心弟子,虽说不是嫡传但是也在江湖中小有名气,一般人见到了都得避着走。怎么今天来了这么个不开眼的东西竟然敢主动找上门来。可是很快他就不这么想了。
  只见夏拓在漫天的八卦掌掌影中闪转腾挪,从容地挥舞着双掌,在周身形成了一个圆形区域,那三个高手根本就攻不进去。突然夏拓瞅准机会一招搂膝拗步摔倒一人,接着狠狠地一记落肘,把那人打的不省人事。少了一个人的帮助,原本势均力敌的战局立刻成了一边倒的碾压。
  就在另外两人眼看就要撑不住的时候,金四爷周身气势暴涨,以雷霆之势冲向夏拓。
  刚刚还从容不迫的夏拓,竟然没有反应过来,等到看清来人的时候自己就觉得自己胸口被千钧巨石撞到一般,胸口一阵气血翻涌,他被金四爷一招上下齐出的双撞掌直接打飞撞到了墙上。
  “八极拳!”金四爷全然没有了刚刚的斯文气息,如同一头猛兽一般虎视眈眈地盯着夏拓。
  八极拳脱枪为拳,刚刚金四爷那招如同一杆巨枪,以万夫不当之势直接戳破了夏拓的圆形防御,一声闷响就把夏拓给撞了出去。
  不过令金四爷吃惊的是刚刚他那势若惊雷的一招双撞掌竟然只是把夏拓给撞飞而已,对方像是没事儿人似的站了起来。
  夏拓没时间来调整呼吸,他赶紧重新站稳,因为金四爷已经近身,八极拳至刚至猛的劲力排山倒海一般袭来,夏拓迫不得已只得硬悍金四爷的进攻。
  “轰”的一声,夏拓的搬拦捶砸到了金四爷的撞肘上,一阵剧痛传来,好硬的肘啊!不过夏拓练习了《寻道决》后内力的增长让他的拳力更盛。只是没想到这金四爷竟然如此强悍。自己运足内力的几拳打上去居然丝毫没有受伤。
  两人刚刚的打斗看在众人眼里,金四爷请来的几位八卦掌高手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愣是没有一个人敢插手,这两人的修为远在自己几人之上。万万没想到这下五门内居然还有如此八极拳的高手,恐怕已经到了地级修为了。更让他们想不到的是,那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竟然丝毫不落下风,这人这个年纪就算是打娘胎里开始修炼也不应该有如此修为啊。
  “小子,你太狂了!”金四爷冷森森地笑道。一个不到三十岁的毛头小子不知道从哪学了几招野路子的太极拳,就敢来跟他叫板。虽然这个年龄有如此修为的确不简单,不过他的人生也就到此为止了,一会废掉他的武功,任凭这年轻人如何天资卓绝也没用。
  “是么?你这胳膊是挺硬的,不知道别的地方练的怎么样?”
  “想知道?你也得能近得了我的身!”
  可是他话刚一落音,夏拓的身影就消失了,等他在回过神来的时候,夏拓已经在他身后,此刻金四爷想要转身已是不能。夏拓把丹田中的内力洪流汇聚在双掌,先是一步挡住金四爷的后腿叫他无法转身,之后右掌直击脖颈,没了重心的金四爷被这么轻飘的一招就摔倒在地,没等他起身夏拓丹田用力,大喝一声
  “击地捶!”
  这一拳如同从天而降一般,带着浩大的声势裹挟着夏拓惊人的内力落下,在周围的人看来,这一拳竟然带动着周围空气都有了阵阵涟漪,如此一拳若是砸到金四爷身上必定是有死无生。
  金四爷此刻觉得自己被对方的气势完全压制住了,别说是反击,甚至连出生求饶的力气都没有,只能闭眼等死。
  “不要!”一旁的赛时迁终于惊叫出声,他知道若是杀了长春会的会长意味着什么。若是夏拓一拳把此人打死,那他就是长安城黑白两道的公敌,没人能救得了他。
  “轰隆”一声,夏拓的击地捶落下,却没有打在金四爷身上,只是把他身边的地砖击的粉碎,在上面留下了一个冒着青烟的拳印。
  “你不能杀他,长春会跟武管局联系紧密,你若是把他给杀了,武管局一定会彻查到底的!”赛时迁急切地解释道,今天这事儿从他们被人发现的时候就已经全盘皆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