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七十二章-登门道谢

  夏拓和王小帅两人一直睡到了中午,才起来吃饭。这时也非仙和赛时迁找了过来,得知事情经过后,两人也是扼腕。
  “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也非仙询问道。
  “小帅,你是不是跟那个薛冰很熟?”夏拓没有回答也非仙的问话,转而问王小帅。
  “算是吧,他是我爸的朋友,昨晚我看你匆忙离开,就知道你跟半仙儿应该被人扣在长春会了。”王小帅顿了顿继续说道:“我跟这位薛叔见过,就打电话请他去长春会看看。”
  “原来如此,我是想今天去薛家坐坐,毕竟昨晚救了咱们。咱们是不是应该去看看?”夏拓看向也非仙,毕竟昨天人家出手救了他们。
  “应该的,应该的。”也非仙赶紧答道,不过他想的却是若是可以给他们家看看风水,是不是还能捞一笔?
  赛时迁为人义气,也是附和应该一块去拜访一下。于是一行人决定下午去薛家拜访一下,之后再回榆凉。
  薛家的宅子离酒店不算远,几人开了大概半小时的车就到了薛家。有了上次去王家的经验,夏拓这次倒也没太惊讶,毕竟是西北四大家之一嘛,不会寒酸到哪里去。因为王小帅提前打电话联系过,说是几人要去登门道谢,因此车子刚到薛宅门口,就看到薛冰亲自在门口迎接。
  几人受宠若惊,赶紧下车打招呼。薛冰微笑着把几位引入薛宅,之后又命手下人去把车停好。贵为西北四大家的少主,能如此折节实在少见,夏拓对他的好感又加深了几分。薛家不同于王家,王家是西式的庄园风格,而薛家则是古色古香的中式大宅门儿。宅子里的一砖一瓦都肆意彰显着时光的韵味,甚至砖缝里的枯草都仿佛有着穿越千年的沧桑。走在这里,夏拓觉得自己回到了那个盛唐,墙外街道的聒噪喧哗似乎也成了旧时长安城里的人声嘈杂。
  “真是龙气之所在,龙气之所在啊!”也非仙似乎也觉出这里的与众不同,一瞬间又忘了自己要来给人看风水的本职工作。只见他边走边环顾四周,像极了第一次进皇宫的小太监。
  自从夏拓修炼出内力之后,他似乎对世界看得更通透了一些。就像那次选别墅一样,他跟也非仙都觉得那栋楼与众不同,而这次也是一样。可是自己有内力加持能感受到事物变化,那也非仙难道是有什么其他的绝活吗?
  正在夏拓走神之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唤醒了他。
  “贵客到访,老朽有失远迎!”
  夏拓抬头只见一仙风道骨的老人穿着一身藏青色长袍,站在正房门口迎接他们。
  “这位就是家父,薛振山。”薛冰立刻给夏拓他们介绍道。
  “薛爷,一向可好啊?”在一旁一直闷声不语的王小帅突然开口问候,看来王家跟薛家关系还算不错。
  “都好,都好。”
  说着就把夏拓等人往屋里引,老人虽然非常和蔼但是仍然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甚至连平日油嘴滑舌的也非仙都不敢吱声,只是唯唯诺诺地嘟囔着“前辈好,前辈好。”
  进到屋子里之后,几人先是一阵寒暄,表达谢意。
  “昨日,薛冰大侠去长春会为晚辈解围,大恩大德无以为报,今日来一是为了登门道谢,二也是晚辈要回榆凉特来向前辈辞行。”
  “夏少侠,客气了。”薛振山捋了捋胡须,微笑着说道:“这江湖中都是达者为先,我看你步履轻盈,神光内敛,几处经脉处穴位微鼓,恐怕这就是你们内家拳常说的内力,仅凭这点你的修为已不在薛冰之下,你这样自称晚辈岂不是过谦了?”
  这老人果然不一般,竟然把自己修为看得通透,如此说来他的修为岂不更在自己之上?夏拓却没有多说话,只是微微一笑不肯定也不否定。
  薛冰听了这话却是大惊失色,本以为这夏拓仅仅是王小帅一个朋友,没想到竟然修为已经不弱于自己。要知道他到48岁时才刚对内力有了一点感觉,那都被人称为武学奇才。这个少年比当年自己至少小了20岁,竟然修为如此高深,他无论如何也不愿相信。
  之后王小帅又是跟薛振山聊了几句不痛不痒的家长里短,大概到了晚饭时分,夏拓几人准备告辞了。
  刚想找个理由离开,夏拓的注意力却被薛振山手里的手串所吸引,那是一串枣红色的凤眼菩提,长年的盘玩让它有了一层厚厚的包浆,一束阳光照在上面显得异常通透,赏心悦目。夏拓能看这串风眼非常眼熟,却想不起是在哪里看到过。
  见夏拓盯着自己的手上的凤眼菩提,薛振山却是轻叹一声。
  “这手串是当年葛大哥送给我和金二哥的,我们三人各有一串,是我们结拜时候的礼物。”薛振山说着话眼里流露出无尽的伤感:“物是人非啊。”
  夏拓一下子就想起来了,那日金四爷手上带着一模一样的手串。奇怪了,怎么这金四爷看着年纪不过65岁,怎么被这薛老爷子叫做金二哥?突然一个想法进入了夏拓的脑海。
  他再也没有了刚刚的从容,声音有些激动甚至带着颤声问道:“您刚刚说,金二哥。那长春会的金四爷可是比您年龄更大?”
  薛振山略一蹙眉,有些不解地答道:“比我大个两岁?怎么了?”
  果然!那一瞬间之前的一切线索都串联起来了,为什么金四爷当年会带头搜查葛存亮,为什么他听说也非仙要找葛先生的时候那么反常。
  “我知道葛存亮的藏身之处了!”夏拓激动地大叫出声:“果然是灯下黑啊!灯下黑!”
  看着夏拓兴奋地甚至有点病态的眼神,也非仙开口问道:“他藏在哪里了?”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夏拓,等着他解开最终的答案。
  此时夏拓的心砰砰直跳,他万万没有想到这葛存亮竟然如此聪明,若不是今天听说这金四爷比薛振山年龄还大,他永远也想不到这葛存亮竟然会躲到那里。
  “葛先生就躲在金四爷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