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七十一章-归元丹

  “不会治病?”夏拓一瞬间大脑空白,难不成自己找错人了?
  “存亮失踪以后,你们这群人就没完没了的上门找我,我没有《药王祖方》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葛存崩溃地嘶吼道。
  夏拓瞬间就明白了,自己一定是找错人了。自己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那就是武管局和长春会一直在找葛先生,他们一定也会盯着葛存亮的妻子王四风的,那怎么可能发现不了葛存?而葛存一直堂而皇之的当着宠物医生,那说明他就不可能是葛存亮!不然早被武管局的人给带走了。自己竟然连这点都没想到,搞得现在这么尴尬。
  等了一会葛存的情绪渐渐稳定,他轻叹了一口气,说看来你俩也只是来治病的,跟我上楼吧,我跟你说说当年是怎么回事儿。两个人带着困惑跟着葛存上了楼。葛存用了整整一个晚上给夏拓他们讲了当年的故事。
  ……
  葛存亮是我的弟弟,我叫葛存,他叫葛存亮。他比我小两岁,或许真是因为名字不同,从小他在医术一道天赋就远胜于我,虽说我们世代是铃医,但是新中国成立以后经营渐渐规范,我们家也开了个诊所名叫延和堂。
  想必你也知道,我们家有本祖传的医书名为《药王祖方》里面记载着各种丹药的炼制方法,当然也包含你们口中的“妖丹”。
  因为弟弟天分高,而且也因为我志不在此,因而这《药王祖方》当年就留给我我弟弟,可是我万万想不到会给他招来这么大的祸事。随着他医术的精进,他的名气也越来越大,过来跟他称兄道弟的人也越来越多。慢慢地长安城有位葛先生堪称在世华佗的消息也不胫而走,来治病的人就更多了。江湖中人天天刀口舔血,哪能不受点伤?这葛先生的名号在江湖中也是越喊越响,延和堂内日日也是高朋满座。
  但我知道,存亮真正的朋友只有两人,一位是长春会的金会长,人称金四爷,另一位就是长安城薛家的薛老爷子。这三人年纪不同,也算是忘年交了。
  ……
  故事听到这里夏拓有些惊异地问道:“这三人之前就认识?”
  “没错,别人不清楚,我确实知道。”葛存回忆道:“他们三人经常相约一起手谈,关系非常不错。”
  听到这里夏拓奇怪,这么看来这三家关系应该不错,为什么今天看那薛家少主怎么见了金四爷连晚辈礼都行?这话他却没有问出口,葛存继续回忆。
  ……
  大概也就是十多年前吧,薛家的家主薛振轩与人争斗之时受了重伤,奄奄一息,各地名医都来看过都说是救不活了。当时也不知道存亮用了什么办法,竟然一夜之间让薛振轩起死回生。这事儿震动整个江湖,想必不少人都有所耳闻。但是此后存亮再没出手救过人,对外宣称要退隐江湖。
  再后来就发生了“洗髓丹”那件事儿,要说他会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儿,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存亮从小就以治病救人为志向,常常因为无法救活病人而懊恼不已,要说这么一个人会炼制那种灭绝人伦的“妖丹”我觉得是绝无可能。可是事实摆在眼前,我无话可说。
  原本存亮也算罪有应得,但是我难以接受的是,作为他最好朋友的金四爷此刻竟然落井下石,存亮失踪之后,他大张旗鼓的带人搜查长安城,放出话去能活抓葛存亮者赏金300万。人心啊……
  后来我和存亮的妻子四凤都自证清白日子回到了之前的样子,我开了家宠物店,让四凤当老板,也算是我这做哥哥的为存亮做的最后一点事情。从那以后,长安城也再没有过存亮的消息。
  ……
  夏拓听完这个故事,不经想起李君尧对自己说过的那句话“招式易懂,人心难测。”这葛存亮看起来纯良敦厚,竟然会做出那种丧心病狂之事。而作为他朋友的金四爷,不仅不出手相助,还立刻划清界限,第一个带头搜捕自己的朋友葛存亮。这人性果然经不起考验。
  “我看您身体看起来不错,年龄这么大竟然还有根根青丝,而且精神矍铄你是有什么秘诀么?”夏拓之前因为葛存保养有道,这才被误导,怀疑他是葛存亮本人,这时他把疑惑说了出来。
  “这是根据我们葛家祖传的一个丹方炼制的‘归元丹’,当年存亮还没逃走时留下了那么几十枚,每年吃一颗虽说做不到长生不老,却可以延年益寿,甚至白发变青丝。”葛存不无骄傲地说道:“我每年都会吃上一枚,这才让我八十多岁的年纪看起来只有不到七十不到。不过这东西炼制不易,当年就制了那么一炉三十几枚,之后存亮就没有合适药材了。嘿嘿,我已经吃的差不多了。”
  原来是这样,这么说来这个葛先生恐怕已经不在长安城了。想想也对,要是自己被人通缉肯定会立刻离开这里。
  ……
  清晨,夏拓两人终于回到酒店,清晨的曙光照在两人身上,但是夏拓的心情却无比沉重。现在看留在长安城没有任何意义,恐怕这位葛先生早已离开了这里。自己还是太天真了,以为光凭自己就可以找到这个早已失踪的神医。夏拓略带愧疚地拍了拍王小帅的肩膀,安然说道:“兄弟,对不起。”
  那一刻王小帅呆住了,这是第一次有人叫他兄弟。作为一个男孩子他从小就向往那种快意恩仇的江湖生活,每当他看到电视剧里几个主角磕头结拜义结金兰时总是幻想,要是自己能有这么一个好兄弟就好了。此时太阳已经升起,阳光洒下,驱散了初冬的冰寒,那一刻王小帅觉得自己的心似乎都暖和起来。
  王小帅的眼眶有些湿润了,难道这就是朋友么?这一刻王小帅终于明白,之前为什么会那么嫉妒夏拓,因为他向往着成为眼前这个人,他发自内心的渴望着成为夏拓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