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七十三章-再闹静心斋 一

  “怎么可能?!”薛振山第一个不相信,他愤愤地说道:“当年葛大哥是做了错事儿,但是当兄弟的也不应该落井下石,可他却搜查的比谁都积极,带着武管局的人把长安翻了个底朝天,所有能藏人的地方都被搜过了!”
  “那是因为只有一个地方金四爷不会带着武管局去搜!那就是长春会——静心斋!”夏拓兴奋地咽了咽口水,在所有人震惊地眼光中旁若无人的分析道:“长春会是武管局下属,无论如何不可能搜到那里,就像你不会跑到警察局里抓贼一样。这招灯下黑用得太漂亮了!金四爷越是积极地带人捉拿葛存亮,那就越不会有人怀疑葛存亮会躲在长春会。到最后每一个追查的人都会以为葛存亮已经离开长安城了!”
  所有人都难以置信的看着夏拓,他的这个猜想的确是能解释很多不合理的现象,但是有一个关键问题。
  “你这样猜测的依据呢?”薛振山觉得喉咙有些发干,这个猜想是这么多年来他听到的最离奇的一个,但是他有种预感这个年轻人可能说对了。
  “因为年龄。”夏拓回答道:“我见过那位金四爷,现在他看起来比您至少年轻20岁!除了他服用了归元丹以外我想不到任何其他可能性。”说着夏拓努力抑制了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而昨天我接触过葛存亮的哥哥,他说此前葛存亮炼制过30几粒归元丹,都被他吃的差不多了。也就是说所有的归元丹应该都在那里,但是为什么金四爷会得到归元丹?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葛存亮给他炼制了一炉新的归元丹,而且是在葛存亮被通缉之后。”
  “所以说葛大哥很有可能就在长春会?”这次连薛振山的语气都有点颤抖,他回头对薛冰说:“立刻给我联系武管局的刘队,请他们协助搜查。”
  此刻大厅里所有人的精神都重新振作起来,夏拓这番有理有据的推理确实非常精彩,陷入困局的众人像是被重新放回水里的鱼儿一般变得充满活力,那种压着人喘不过气来的窒息感一扫而空。所有人都明白,这葛先生即便不在长春会,但至少跟金四爷仍然有密切往来。搜查长春会一定会有收获!
  因为是薛家的请求,武管局反应迅速,几乎是立刻派出了当地分局精英到薛家听候差遣,与此同时还带来搜查令。当然说听候差遣是好听的说法,其实更多的是监督,他们还是怕当地最大的家族势力与当地长春会发生大战影响社会稳定。因此迅速派人过来,希望一切是在可控的条件下实施搜查。
  ……
  晚上八点半,静心斋外戒备森严,几名武管局的处突队员暗中看守住静心斋的各个出入口。夏拓和薛冰乘车到达正门,未免打草惊蛇,他们两人先打头阵,进入后宣布搜查令,之后再让武管局的队员进入搜查。
  一下车夏拓就看见写着“静心斋”三个字儿的门匾,大门两侧站着一高一矮两个保镖,一个人高马大,另一个瘦小嶙峋。这两个反差萌的保镖差点把夏拓逗乐了,即便是晚上他们二人仍然扣着一副大墨镜,配上锃亮的光头显得十分滑稽。
  “站住,干什么的?”那个高个保镖拦住了几人去路。
  夏拓本想直接出手打晕这两个保镖,谁知不等他出手,就听见旁边的薛冰轻咳一声说道:“怎么?大晚上的还带个墨镜,连我也不认识了?”
  两个保镖这才看见站在夏拓身后的薛少爷,赶忙让开一条路,夏拓就这样大摇大摆地跟着薛冰进到静心斋里。与之前不同的是,夏拓刚一进去就感觉到一股肃杀之气。薛冰似乎也意识到这一点,他的脚步不自觉地放慢了。
  夜晚的奇门困阵更显诡谲,风吹树叶的声音都能听得一清二楚。一阵摸索之后,二人终于找到出口,刚一出困阵就看见金四爷竟然已经在那里等候了。金四爷仍然是昨天的那副打扮,可是他脸上已经没了昨天见到薛冰时的那份恭敬。只是表情冷峻地盯着闯进来的两个人。
  “金四爷,别来无恙啊。”薛冰冲着金四爷冷笑道。
  “你们又来做什么?”金四爷的话语中也没了客气,他知道这两人这次恐怕是来者不善。
  “没什么就是来你这随便看看……”夏拓插口道。
  金四爷此刻面沉如水,冷冰冰地说道:“小子,不要以为这次有人撑腰就敢来我这肆意妄为!”
  “肆意妄为?这话说得不错,这长春里的确有人包庇逃犯,肆意妄为!”夏拓冷冷笑道。
  金四爷闻言大惊失色,他万万想不到夏拓竟然想到这一层,究竟是哪里出了纰漏。但是他却很快调整了情绪,轻哼一声,嘲讽道:“前言不搭后语,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您这招灯下黑玩得可真是绝,引得所有人满世界去找葛先生。结果您这边把葛先生藏得密不透风。”夏拓笑道。
  “有证据么?”
  “敢让我们搜搜你这长春会么?”
  “凭什么?”
  两人互不相让,眼看就要动手,此时薛冰却冷冷一笑:“四爷,我们来这儿肯定不会是空穴来风。”说着手一抖,展开那张印着武管局红章的搜查令:“我觉得您应该配合我们。”
  此刻的金四爷突然面如死灰,他怕的不是那张搜查令,而是显然武管局已经盯上自己了,长安的长春会这么多年屹立不倒就是因为有武管局的背后协助,现在对方在这个时候摊牌背后的政治意味很浓啊。
  夏拓很满意金四爷的反应,他知道这次已经掐住这条毒蛇的七寸了。武管局既是他的依仗,也是他的软肋。从陆青林的口风中就可以看出,武管局对于金四爷早有怀疑,所以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任夏拓大闹精心斋。只要是在武管局的游戏规则中行事,就完全不必担心会把事儿给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