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七十六章-看病

  所有人都呆立在当场,这个瘦小的保镖竟然就是葛先生?
  几乎是夏拓说完话的同时,金四爷一步迈出挡在了葛先生面前,大声吼道:“大哥,你先跑,我拦住他们。”
  言毕作势就要动手。
  “算了吧,老二。躲躲藏藏的我也累了。”
  葛先生用深邃的眼神看着夏拓,里面有一丝不甘,也有一丝怨愤,更多的是那份情屈命不屈的无可奈何。夏拓盯着眼前这个看不出来年龄的光头男人,不知道该说什么。现在自己找到他了,又如何求他治病呢?自己害得他无处可躲,这老人又怎么会愿意帮自己呢?
  “葛先生,我……”夏拓欲言又止,自己只顾找人,完全忘了怎么求人看病的事儿了。
  葛先生把脸一板,像教训小孩子一样说道:“现在想起来求我了?”
  不等夏拓开口,葛先生却是指着王小帅说道:“是为了这个孩子吧?我看他嘴唇略带微微淡紫,印堂隐隐乌黑,恐怕是心脉受损吧?”
  随后他转向刘队长,轻声问道:“刘队,我跟这两个孩子说几句话可以吧?”
  刘队点了点头,毕竟夏拓帮他们抓到了在逃多年的通缉犯,这点要求还是要满足的。
  “大哥!”金四爷急切地呼喊。
  谁知葛先生却只是用手一栏示意不要再说了。独自引着众人来到静心斋的门口,只让夏拓和王小帅进去,剩余人在外面等候。
  “来手伸出来。”葛先生对王小帅说道。
  只见王小帅乖乖把手放到桌子上,眼神里带着一丝的激动。葛先生三指并拢轻轻搭在王小帅的手腕处。不多时,眼里流露出一丝惊异。他开口问道:“你可受过内伤?”
  “没有。”王小帅回答地斩钉截铁。
  “不可能,有人用内力封住了你的手少阴心经,让你心律不齐!”
  “可是我这是先天的。”王小帅疑惑地回答道。
  “绝无可能,一定是后天有人对你下手。”葛先生用不可质疑的语气回答道。
  夏拓见两人争执不下,只好打断问道:“葛先生,他可有救?”
  葛先生摇头叹息一声:“活不过三年。”
  一听这话,夏拓急切地说道:“葛先生,我这兄弟为人善良,是个好人,他还如此年轻能不能再想想办法?”
  可是回答他的却仍是一声叹息。
  “夏拓,算了,我知道你尽力了。”王小帅听到自己只有三年好活反而平静下来,这次随夏拓出来历练,虽不说出生入死,却也见识了江湖中的人心险恶,能结交夏拓这个兄弟他也算死而无憾了,没什么可抱怨的。
  “若是你早来个三年五载,我或许还能求人救你一命。”
  一听这话,夏拓知道这事儿似乎还有回环余地,又竖起耳朵认真的听着。
  “你这心脉是被内力高深之人用冰寒内力冻住,按你的说法可能你一出生就被人用这种歹毒手段暗害。江湖上有这种修为的不出十人,可是想要破解却不是凭医术,而是要用超越这寒冰内力的纯阳真气注入你的心脉,把这内力冲散。如此才能救活你这一条命,也就是说得有一个练出纯阳真气的人来帮你。”葛先生不无遗憾地摇头道:“我有个朋友已经达到了传说中的练气之境,若是他还在的话……”
  “敢问先生,这位朋友叫什么?”夏拓迫不及待地询问道。
  “他是陈家沟的人,名叫陈松,不过五年前他与我一别后断了联系此后一直不知所踪,他是我知道的唯一一个拥有纯阳真气的人。”葛先生回答道。
  夏拓和王小帅对视一样,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欣喜。
  “实不相瞒,陈松乃是家师。”夏拓冲葛先生嘿嘿笑道。
  谁知葛先生却没有太多惊讶,只是眼神微变立刻就恢复正常了,只是轻声呢喃道:“我早该想到的。”
  夏拓也不知道他早该想到什么,只是继续说:“我师傅现在被人囚禁在倭国,本想等这里事情办完之后再去倭国寻找的。”
  “那这样最好,找到你师傅后。只要让他用真气冲开这孩子的心脉就可以了。但切记他只有三年寿命了,一定要抓紧救治。”葛先生不忘嘱咐一句。
  看着眼前这个慈眉善目并且医术精湛的老人,夏拓不禁感到奇怪,为什么如此一个人当年竟然会炼制“洗髓丹”这种妖丹呢?看来人心真的比任何招式都高深莫测啊。
  “还有一件事。”葛先生看向夏拓:“你师傅临走之前曾经来找过我一次,给我留下本书,我现在留着也没用了,就转赠给你吧。”
  说着从屋子的暗格中掏出一本厚厚的封面泛黄的册子,上面写着三个大字《万草录》。夏拓结果简单的翻看了一遍,发现里面基本上是以图文并茂的方式记录了上百种珍惜草药的特点,产地,鉴别方式其中不乏听都没听说过的灵药仙草。
  一旁的王小帅看见书内的一张图片惊叹道:“这是禄天草?传说中增寿一甲子的仙草?!还有这么多传说中的草药,有些我只听说过名字!”
  王家做的是草药丹药生意,王小帅自然知道其中一些药材的珍贵。
  在葛先生和王家手里的确是本宝书,可是这书自己拿着也没什么用,不过就当作师傅留的念想吧。
  给王小帅看完病,葛先生就被武管局的人给押走了。夏拓一行人拜别了薛冰也开车返回酒店。路上,王小帅又聊起今天惊心动魄地搜查,不由得叹息不已。
  “你说这葛存亮这次看着还不错,医术高,医德也好,怎么就会干出炼制‘妖丹’的勾当呢?”王小帅唏嘘不已。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江湖中人谁不想有那飞天遁地之术,万夫莫敌之能呢?这葛先生越是见识的多了,他的野心就越大。这洗髓丹谁不眼馋?一粒丹药下肚,立刻能重塑经脉,二级残废立刻变成武学奇才谁不想?”也非仙说道。
  “半仙儿,你说这话我就不太赞同了,你看薛家的家主薛冰前辈十几年前被葛先生救活之后,经脉尽断,武功尽失,他不也乐得清闲么?”说到这,赛时迁在一旁插嘴道。
  可是他这话刚说完,突然一股寒意窜了上来,车里的四个人几乎是同时露出了惊恐的表情,一个可怕的假设浮现在众人脑海里。
  “赶紧掉头去武管局分局!”夏拓嘶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