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无标题章节

  王小帅把油门都快踩到底了,车子风驰电掣地朝分局开去。
  一路上赛时迁给几人指路,不到十分钟车子就驶入了一处废弃的物流中心里。里面大大小小的坐落着十几个物流公司,赛时迁指着一个漆黑的仓库说道:“就在这儿。”
  “吱吱”汽车轮胎发出了尖锐的叫声,王小帅一个甩尾就把车停在了仓库门口,赛时迁身形矫健第一个冲下车,带着众人奔向仓库。也非仙还不忘去汽车的后备箱里背上他那个装着游龙剑的长条包袱。
  这个仓库从各个角度看都是个普通仓库,除了大门前有一个门铃外没有任何其他特点。赛时迁走上前去,用食指摁了一个那个红色门铃,只听得门铃发出一段电子合成的音乐后,一个甜美的女声传了出来。
  “您好,请问办什么业务?”
  “来这里报案。”
  “对不起您找错地方了。”
  “没有,就是这儿。”
  赛时迁的话刚落音,门铃旁边的墙吱呀一声露出一个暗门,夏拓这才知道原来真正的入口在这里。
  “各地武管局会从公安系统同步每个人的指纹,只要你是江湖中人,这个门铃就可以识别到你的指纹,这个红色门铃才有用。普通人摁了门铃不会有反应只当是门铃坏了。”赛时迁见夏拓面露疑惑,轻声解释道。
  进门后就到了一个电梯里面,不出所料的是,这武管局果然是在地下。出了电梯门夏拓看到一条走廊,有点像年头很长的老政府办公楼的装修,红色的地砖,绿色的墙围,不管怎么看在这昏黄的灯光下都显得有几分瘆人。
  “这里怎么感觉有点阴森。”也非仙颤颤巍巍地说道。
  没有人回答他,赛时迁只是领着几人继续往前走,不过脚步放慢了许多。
  就在这时冷不丁的一声轻喝吓到了所有人。
  “喂,你们几个,过来做什么的?”一个武管局的队员站在走廊里厉声喝道。
  虽然这人说话极不客气,但是夏拓一行人还是深深出了一口气,看来这里还是有活人的,至少这走廊看起来不那么可怕了。
  一番口舌之后,这队员终于明白他们是来看审讯的。虽然没有说明缘由,但是这几个人的确是刚刚一起去长春会的几个小子,不敢擅自做主的年轻队员只好带着几人去见了刘队长。
  见到几人居然跟了过来,这刘队长有些惊讶,但不等他说什么,夏拓就立刻问道:“刘队长,葛存亮人呢?”
  “在审讯室关着呢还,怎么了你们几位来是为了?”
  “我怀疑有人要谋杀葛先生,请您务必保护好他的安全。”王小帅抢先一步说道,他们西北王家的面子,恐怕这武管局还是要给几分的。
  谁知这话说完,刘队长却哈哈大笑,这几人当真是初出茅庐,这武管局是什么地方?岂是寻常刺客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想当年上八门里面有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玄字级高手想来这里劫狱,没等找到牢房,就被自己打得屁滚尿流,尽数废去武功,从此以后这长安的江湖中人几乎把这里视为禁地,莫说是来找茬,就是这方圆十里内都没人愿意靠近了。即便是对王小帅的无知感到可笑,但刘队长还是很有素养的说道:“王公子尽管放心,这里可不是一般宵小之辈能来撒野的地方。”语气中带着无限的自豪与自信。想来也是,这武管局常人避之不及又岂会来这里闹事?
  可是夏拓担心的就是,这次来的恐怕不会是常人,若是没猜错的,薛家的杀手应该已经在路上了。
  果不其然,这刘队长的话刚落音,走廊里就传来了几声惨叫。难不成真来了贼人劫狱不成?刘队长二话不说就冲了出去,夏拓赶紧喊住问道:“葛先生关在什么地方?”
  “B204”只是留了一个简短的门牌号,之后刘队长就冲出去迎敌了,夏拓等人几乎是立刻就朝审讯室找去。杀手的目标是葛存亮,既然如此那不如去那里守株待兔。贸然接敌只怕不是个好办法。几人飞快地冲到了审讯室,夏拓守住门口,只是由也非仙进去看看葛先生情况。背着那把游龙剑的也非仙走进房间。却看见葛先生坐在审讯室里一言不发,似乎外面正发生的一切与他没有丝毫关系。
  “来了么?”葛先生微微一叹,似乎对这群不速之客丝毫不觉得惊讶,似乎早已知道自己的下场。也非仙只觉得这审讯室更冷了,他自负纵横江湖数十年武功高不高不论,这江湖阅历却极少有人可以比肩。当年得罪上八门内的大佬,被人千里追杀他都没害怕过。可是今天他见识了这葛先生的遭遇,他竟真的有些怕了。人心的可怕竟然到了如此地步,当赛时迁道出薛振山经脉尽断的密辛之后,大家都明白了当年这所谓的“洗髓丹”的九名婴儿恐怕是薛振山找来的。
  只不过有一个疑问也非仙一直没有想明白。
  “为什么不说出来?”也非仙轻声问道:“要知道,你自首举报,日子或许能好过些。”
  “他对我不仁,我不愿对他不义。这薛家啊,不能倒。”葛先生咕哝着。
  也非仙玩味着这句话,江湖浮沉多少年这大家族的背后的势力纠葛他还是有些了解的,要说这薛家到了如此摸不得的地步也非仙绝对不相信,当年第一世家南宫氏都能被人一夜屠尽,还能有什么是不能倒的?
  “十五年前,薛三弟为了保住他自己的修为,找来了九名婴孩儿要我帮忙炼制‘洗髓丹’。我最后关头退缩了,偷走了那九名婴儿,想要保他们一命。或许是为了保住薛家的一世英名,三弟选择了栽赃于我,也成功了。武管局几乎是人赃并获。可是,三弟他真的是想太多了,我不愿让他去吃这有损阴德的丹药,却也不会去告发自己最好的兄弟。之后的几年,我一直隐姓埋名,在二弟那里躲了起来,你们猜测是对的。二弟让我剃了光头带上墨镜伪装成保镖,如此一来我巧妙地躲过了搜查。”葛先生平静地说道:“我不愿去告发三弟,也不想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成了替罪羊,多少次三弟想要跟他去拼命都被我拦住了,干脆就这样苟且着活也挺好。”
  葛金薛三人当年情谊深厚,即便是薛振山明目张胆的栽赃,竟也没让葛存亮下决心去告发他。也非仙觉得自己冰凉的双手终于有了点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