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七十八章-血洗 二

  门外,夏拓正紧张地等待着杀手的到来,此刻他兴奋地有些颤抖,这是他生平未逢之强敌。他都能感觉到一阵让人双手冰冷的阴冷杀气从楼梯传下来。虽然刘队长对自己的功夫颇为自傲,但是夏拓知道,面对薛家派来的杀手还是不够看。既然人家敢从正门直接杀出来,就自然就不怕你你这一个区区的武管局分局。果然没有让夏拓等太久,楼梯口传来了一阵伴着血腥味的响动。
  “哒”,“哒”。是高跟鞋落地的声音,步子并不着急,因为杀手知道今天这武管局没有任何一人可以走的出去。
  众人紧张地等待着,似乎是在等命运的审判。终于夏拓看到了杀手,出乎预料的是杀手竟然只是一个身材娇小玲珑的女人,纤瘦的四肢如沾满了鲜血。用一个红白相间的兔子面具遮住了脸,双马尾从肩部甩了下来,远远看去真有点像只兔子。她脚下踩着一双扎眼的大红色恨天高,每走一步都会发出让人听了毛骨悚然的“哒哒”声,像是为你余下的生命在读秒一般。她背上负着一柄古怪的巨剑,通体银色,剑身超过了这女人的身高,剑背竟然有一尺宽,跟传说中那杨过用的无锋重剑竟有那么几分相似,这个身材瘦弱的女人背着更显巨大。而她手里正拎着那位刘队长的脑袋,那轻松随意甩了甩去的样子仿佛手里拿的仅仅是个名牌包包而已。
  仅仅是这杀手一亮相就让几人觉得有些想要作呕,可是那“兔子”却没说话,漆黑的瞳仁从面具里望向挡在她面前的几人,仿佛是幽深的黑洞一般要将几人都吸进去。
  “我奉薛振山的命令来取葛神医的首级。”兔子用甜得有些发腻简明扼要地做了个自我介绍,丝毫不怕别人知道她的幕后老板是谁,因为她确信今天能走出这里的只有自己。
  “你是追魂谷的人?”王小帅虽然不掺和江湖事,但是在王家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一眼就看出这女孩面具的来历。
  “是。”
  听到女孩的确认,王小帅心里狐疑起来,这追魂谷是个杀手组织,怎么会用如此张扬的巨剑作为武器?不过这薛家倒是肯下本啊,江湖上无数杀手组织,这追魂谷却是与众不同的一家。追魂谷杀人不论目标高低贵贱,不论年龄大小,不论江湖地位,要请他们出手都需要奉上自己的半数身家。因此不是血海深仇不会有人愿意出半数家产来请他们出手。
  虽然夏拓不知道追魂谷是什么东西,但是听王小帅的语气也猜出了一二,这个女人不好对付。
  “领教了。”经过了这么多战斗以后夏拓已经没了一开始的稚气,微微一抱拳,内力周身流转带起一阵轻风把那女孩发出的凌厉杀气轻轻卷走,王小帅和赛时迁顿觉周身一轻。
  回答他的却是巨剑破空的声音,毫无章法的力劈华山,夏拓微微侧身毫厘之间躲过了巨剑的锋芒。刚刚那一剑虽然落空,却在夏拓身后辟出了一条巨大的裂缝。别说王小帅了,就算是夏拓都看的一阵心悸。这怕是已经有了剑气,只是巨剑不太灵活这才让自己侥幸逃过一劫。
  可是他只猜对了一半,剑气确实修炼出来了,可是这巨剑却远比他想的要灵活,之前一击不中并不气馁,斜斜的向上一撩,眼看要将夏拓斜割成两截。可是当剑锋接触到夏拓的时候,砍中的却只是一道残影。
  月下无踪的步法施展开来,间不容发之际夏拓绕到了这女孩身后。这一招屡试不爽,夏拓知道自己得手了,这暗合了永春寸劲和《寻道决》内力的十字手直直地推出,眼看要重伤这兔子妹,间不容发之际夏拓却猛然收手,急速后跃而去。即便如此,夏拓的腹部还是被横扫过来的巨剑在腹部留下了一道深深地血痕。那女孩刚刚看夏拓不知所踪,第一反应不是寻找,而是单手握剑用了一招横扫千军,巨剑横扫而过在把她周身的墙壁都划开了巨大的裂缝。
  “没事儿吧?”王小帅看了一眼伤口,感觉目前情况不太妙,万万没想到竟然会把追魂谷的人牵扯进来。现在这个情况即使杀了这兔子妹他们也不会捞到好,追魂谷名副其实,只要是跟他们结了仇,即便是变成孤魂野鬼他们也要把你揪出来碎尸万段,让所有的目标永世不得超生。若是这追魂谷的人被杀了的话,那接踵而至的报复会更加血腥,传言说五年前这江湖宝上面悬赏榜前十位中有五人就死于他们手下。
  “姐姐,给个面子,到此为止吧。今天我在这你也杀不了葛先生,闹个同归于尽对谁都不好。”夏拓委婉的想要说和。
  “你觉得有可能么?”那个兔子妹用无比甜美的的声音问道。
  既然如此那就不死不休罢。
  伤势不算太重,尚有一战之力。炽热的内力再次流转全身,裹挟着地下浑浊的空气夏拓势若雷霆的击出一掌,兔子向后轻轻一弹,像只轻盈的燕子避开了开山裂石的掌风。有些古怪,虽然不确定有什么危险但是她很肯定刚刚的掌风一旦沾上后果不堪设想。想不到这不起眼的一个武管局分局里竟然有如此一个内家拳的高手。
  两人在狭长的走廊里奇招尽出,夏拓要留神剑气伤人因而不敢靠得太近如此一来这四两拨千斤的太极劲便无处施展。而那兔子也知道夏拓那忽远忽近,忽轻忽重的拳头诡异莫测,同样不敢纠缠,再加上狭长的走廊不利于她巨剑的施展一时间竟然落了下风。
  这种感觉非常不好,兔子觉得自己的体力渐渐地透支,虽然她自负膂力惊人但也不能如此消耗。几个虚招打出也不再恋战,就要抽身退走。可是她却惊讶地发现自己如同陷入了风浪中的巨大漩涡一般被一股看不到的力量裹挟着,手中巨剑竟已然不受控制的向下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