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八十一章-归来

  后来夏拓又去看了看福伯,毕竟是自己的半个师傅,两个人支开了稀里糊涂的赵以沫,夏拓这才询问福伯。
  “福伯,这薛振山是不是有什么隐情?”夏拓不愿意拐弯抹角,他把事情经过跟福伯一说,单从对方的眼中就能看出他似乎知道些什么。
  “哎,他也是没办法,薛家不能倒。”福伯呢喃了一句:“薛家担着整个江湖的安危。薛振山武功尽失以后这薛家一日不如日了,这丑事儿要是传出去这江湖可就乱了。”
  看福伯言语之中遮遮掩掩的讳莫如深,夏拓也就不多再多问了,恐怕这里面又是这群老家的秘闻吧。若真跟自己有关系迟早会让自己知道的。之后福伯看了看夏拓带来的那本《万草录》说道这的确是他师傅陈松偶然得到的,自己留着没用就送给了葛先生。现在也算物归原主了。
  两人就这样懒洋洋地聊了一个下午,大多是当年陈松的一些趣事。赵以沫很奇怪这一老一少为什么如此聊得来但知书达理的她却没有插口,即便是多日未见夏拓心里想得紧。
  “你准备何时去找长兴去取书?”
  “原本是想先拿了书再去找陈松,可是我看了看自己的修炼进度才发现,现在拿回拿书也没什么用处。”
  “武林中神功秘籍数不胜数,绝世高手却凤毛麟角,知道为什么吗?”福伯问道。
  夏拓摇了摇头。
  “因为你得耐得住,还得活得到。”福伯语重心长地教育道:“这绝世神功哪是能一蹴而就的?当年剑神欧阳冶七十岁之前默默无闻,后来剑斩华天雄,可谓是一战惊天下,年轻人不要如此毛躁。”
  夏拓嘴上称是心底却是不由苦笑,自己六十岁前就得达到凝气境,现在自己连气感都没达到,不是自己毛躁而是真的时不我待啊。
  最后夏拓决定还是先去日本找回师傅,再说其他。
  拜别了福伯,夏拓带着赵以沫一起去小酌酒吧去看看。也不知道雄哥在那里干的如何。结果还没到酒吧门口就看到了一群人在门口等位,一个燃气取暖的炉子放在门外供众人取暖。夏拓有些诧异地进到酒吧里面发现这里人满为患,这个小众酒吧怎么如此热闹?
  “生意怎么这么好?”夏拓有些不悦地问雄哥,他建酒吧是为了寻找自己师兄的,怎么现在成了网红酒吧了?
  “拓哥。”见到夏拓来了在吧台用计算器算帐的雄哥一眼就看到了,赶紧招手。
  一番了解才知道,王小晓带了的那坛“老铁”现在已经蜚声榆西省了,如今想来这里喝上一杯至少提前半个月预定。夏拓万万没想到这小酌酒吧竟然生意如此红火。说着,雄哥就神神秘秘地把夏拓带到办公区,递给他一个不锈钢地箱子,夏拓打开一看愣住了,全是钱。
  “拓哥,你离开这几个月,咱们赚翻了。”雄哥乐得鼻涕泡都快出来了:“这是你的分红。”说完不由分说就塞到夏拓手里。
  夏拓也不推辞,现在他的确需要钱去日本。
  最后喝得微醺的夏拓心满意足地从酒吧出来,豪气冲天地拉着雄哥说了一大堆莫名其妙地话。不谙江湖事的雄哥和赵以沫也不听不太懂他含糊其辞地说着什么,只听得什么江湖险人心更险之类的话。
  似懂非懂的赵以沫看着夏拓离去的落寞背影莫名的有些难过,同样的年龄他却承受着远超自己的压力。
  ……
  陆青林这几天心情非常不爽,长安城的分局被人屠戮干净,甚至长春会的金四爷都被逼死在薛家。不论怎么看这案子绝对是有隐情的,可是自己的上级却只是听到报告后不温不火地应了一声“哦”便没了下文,这让一向嫉恶如仇的陆青林火冒三丈。
  摆明了是薛家里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可是整个武管局的高层却对此不闻不问,只是只是说低调处理不要造成不良影响。这如何低调?金四爷被人逼死,各地长春会立刻闻风而动,胆子大的还派人来燕京打听打听,要是有些心虚的直接找人递来一封辞信说是身体抱恙,请武管局另请高明。一瞬间整个江湖风声鹤唳,人人不得安宁。
  可是奇怪的是,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平时总对武管局说三道四的上八门却出奇的没有任何动静,仿佛是他们江湖里的耳目都消失了一般步调一致地装聋作哑。
  不仅如此,最近江湖上听说出了个什么修罗刀,传说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无恶不作。江湖宝上的悬赏已经高达3000万了。说是刀法奇诡,招式狠辣,不像是正派武功,甚至有些邪教中人渐渐开始冒头,想要追随这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哎,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陆青林百无聊赖地刷着江湖宝,这江湖上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但上级指示不要轻举妄动,因此她面对质疑也只能做那三缄其口的高深模样,安抚着说他们已经采取措施了。一阵急促的铃声把她从万千思绪中拉了回来,竟然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打电话来。
  “什么事儿?”陆青林对夏拓是没有一点好脸色。
  “要人。”隔着电话夏拓似乎也不愿多说。
  “这么快去倭国?”陆青林皱眉问道。
  “时不我待。”
  “不行,现在华夏江湖乱成一锅粥,你要是再去搞出什么幺蛾子我没法收场。”陆青林一口回绝。
  周围的同事有些惊讶地抬头看着自己的副队长,这平时说话轻声细语的领导怎么今日竟如此大的火气?
  “你答应过我的,这两个人我必须要带走。”夏拓语气坚决的不容置疑,他顿了顿又提醒道:“别忘了这是我抓住的人。”
  “去也可以,我必须全程监控。”陆青林回答道,藤田拓渊和那个影武者是华夏这么多年来捕获的最大的一条鱼,绝不能轻易放走。而且这个夏拓行事毫无顾忌,这要是惹出国际矛盾她也脱不了干系。
  “你随便,我就是要那两个人,你要是愿意跟着我不负责你的安全。”夏拓冷冷地回答。
  “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