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八十一章 准备

  陆青林猛然意识到,自己是中圈套了。这夏拓恐怕原本就是想让自己去的,当成一个打手也好,当成一个有官方背景的吉祥物也罢,总之有了陆青林的加入事情会好办很多。
  陆青林没有猜错,夏拓的确是缺少人手,这杀去倭国的地盘上没几个强力打手可不行。为此小酌酒吧歇业了一整天,夏拓,雄哥,王小帅,也非仙,赵以沫和王小晓在酒吧开了一个作战会议。
  “我肯定是要去的。”王小帅摇晃着酒杯里的威士忌说道:“我得找陈松治病啊。”
  “咱们也不是去玩的,喊大家过来就是问问你们看谁愿意跟我一起去。”夏拓解释道:“这倭国我去人生地不熟的,需要各位帮忙。”
  几乎是同时,所有人都喊道:“我要去。”就连平时慵懒的也非仙此时也高举手表示参加,这可是公费出国旅游的好机会他自然不肯放弃。夏拓有些挠头,这群人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他们去那里是跟人玩命啊……
  最后夏拓原本是想让王小帅和王小晓跟着,这姐弟俩也不至于闹什么矛盾。可是这时,一直闭口不言的赵以沫却开口几里哇啦的说了一长串的莫名其妙的鸟语,然后挑衅似的看着王小晓问道:“你们能听懂么?”
  看到五个拨浪鼓摇得飞起,她略带得意地说道:“那我觉得你们得带上我。”说完挺了挺她那远不如王小晓丰满的胸脯,让人不由自主地觉得大了几分。
  最后安抚了下颇为不服气却又不敢吱声的雄哥,夏拓决定下最后人选——除了王小帅和王小晓之外再加一个赵以沫。
  团队成员就这样敲定,在出发前夏拓还是要去趟燕京,亲自去武管局提走藤田拓渊和那个影武者,还要从他们嘴里翘出陈松关押的位置。这次他决定带着雄哥去。
  ……
  燕京武管局的审讯室里,藤田拓渊好整以暇的坐在椅子上,对面坐着的这个年轻人化成灰他都认识,就是此人破坏了他的计划。不过,此刻情势似乎逆转了。
  审讯室里的空调温度开的很低,可是两人之间的氛围更冷,夏拓低估了这人的顽固,原本以为他会立刻交待情况的,可是似乎对夏拓的问话他只是不屑一顾。
  “你不用妄想了,你是绝不可能用我换出陈松的,我在天皇陛下那里没有那么重要。”藤田拓渊甚至得意的翘起了二郎腿,脚尖一颤一颤地带着地面的桌子也微微颤抖。
  其实他没有撒谎,他在日本政府内部并不算什么高官,充其量只是福田有三的跟班。
  “你重不重要,我不在意,我只是想问你,我师傅的被关在哪里?”夏拓毫不掩饰自己内心的急切。
  可是回应他的仅仅是藤田的一声冷笑,现在的他对死亡已经没有畏惧了,不管自己说与不说,走与不走,等待自己的结果都是一样。不管是不是去日本换回陈松,他都没有活路了。既然如此何不死得英武一点?想通了这一点的他,几乎立刻成了名悍不畏死的勇士。
  似乎是看出了藤田的心思,夏拓也不再询问,只是用有些充血的眼珠子死死地盯着藤田,浑身杀气爆棚,那凛冽的杀意让藤田连呼吸都给忘记了。若是几个月前,夏拓是决然无法发出如此凌厉地杀气的,可是现在他已经今非昔比,要捏死眼前这人也不是什么难事。
  “你不敢杀我。”藤田咳嗽了几声,勉强挤出几句话。华夏的武管局他是知道的,绝不会允许江湖中人凭借武功击杀藤田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前几年有武林中人杀了一位倭国浪人,被红尘中人看到了,因而造成了诸多不利影响,后来在倭国政府的压力下他被废去武功。
  只是一瞬刚刚那种另人窒息的杀气突然消散的无影无踪,一下子轻松下来的藤田拓渊却有些惊异,刚刚这种强烈的杀意竟然可以收放自如,这得需要强的定力?
  夏拓却是不再理会藤田,只是嘴角向上一扯,说道:“的确,我不能把你如何,负责武管局里那群墨守成规的老顽固会跟我没完,不过,你若是以为我就这点本事撬开你的嘴那就大错特错了。”
  说完便不再理会背后冷汗直冒的藤田,独自走出了审讯室,随后屋子里进来了一个身形彪悍的中年人,正是当时自称是“竖臂摘星”戏耍自己的男人。只见他嬉皮笑脸地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大杯水。
  藤田拓渊鄙夷道:“就凭你也有资格来审讯我?滚出去!”
  这雄哥在榆凉以前可是为祸一方的道上大哥,此时也不恼怒,只是嘿嘿傻笑几声。
  “哎,这要说舞刀弄枪啊,我不行。不过要说起刑讯逼供,我可是有些心得。”雄哥像是在回忆过去的美好时光一般,呆呆地回忆了一会,在道上混,什么世面没见过?对于怎么撬开别人的嘴这种道上入门级的问题,他自信比任何人都有心得。他蹲过的黑牢可没现在这种人性化的审讯室。
  “我来呢,就想向你介绍一下我们华夏一项传统绝技,叫做‘雨打梅花’。”雄哥轻轻把水放到桌子上,斯文地介绍道:“这是明朝由一位太监发明的,先把一张纸放到你脸上。”
  说着,雄哥从兜里摸出两包维达的面巾纸。
  “然后,含一口水喷上去,之后再贴一张纸,在喷一口水。”雄哥说得不紧不慢,力求把每一个细节都描述清楚。
  看着雄哥脸上那种变态的笑容,藤田不寒而栗。
  大概过了三十分钟,雄哥走出了审讯室。夏拓就等在门口,雄哥指了指上身被水打湿,下身被尿打湿的藤田,又递给夏拓一个记录本,上面所有问题都已经填满了答案。雄哥得意问道:“还可以吧?”
  夏拓点点头,竖起一根大拇指表示赞赏。这种事儿,果然还是雄哥干得得心应手。随后他对身边等待已久的陆青林说道:“可以出发了吧?”
  陆青林看着眼前这个叫做雄哥的流氓头子不禁一阵的钦佩,自己部门的审讯组加班加点的审了几个周都没有任何收获,结果他半个小时就解决了问题。要知道,那审讯组长甚至断言对这种一心求死的犯人没人能撬开他的嘴。
  她很好奇,雄哥这种狠角色是怎么对夏拓马首是瞻的。但她还是把问题咽了回去,恐怕这不会是一段美好的回忆。
  “今晚就可以出发。”陆青林说道。
  “那好,咱们今晚就去那龙潭虎穴走一遭!”夏拓意气风发学着陈松哼唱京剧的样子摆了个架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