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八十二章 抵达

  这次没了也非仙的插科打诨一路上也没了那么多意外,几人非常顺利的抵达了东京成田机场。之前相关联络工作已经由武管局那边派人出面安排好了,倭国方面对华夏能主动交还藤田拓渊表示欢迎,只不过他们表示并不清楚有一个叫做陈松的男人滞留在倭国。
  当然不会有人承认福田有三会羁押华夏公民,但是藤田拓渊却早已交待了陈松被关押在了福田家的黑牢之中,具体位置他不清楚。但是有这个信息就足够了,至少知道应该找谁要人。官方的对话自然不会明目张胆跟你谈交易,但是各自肚肠里弯弯绕绕也都猜的八九不离十。至于这藤田拓渊能否交换回陈松夏拓并不清楚,但是他自己还准备了一个让福田有三没法拒绝的条件,不怕他不答应。
  陆青林机警地观察四周动静,生怕自己会在这里遇上倭国高手前来劫人,人来人往的成田机场此刻成了她无声的战场。但是这个夏拓似乎丝毫没有深入敌后的紧张感,只是两手抄兜东张西望。
  “你看什么呢?”赵以沫也是有点紧张,来之前福伯非常严肃地跟她说了此行的危险要她时刻跟在夏拓身边。
  “你看,这里全是外国人诶。”第一次出国的夏拓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你才是这里的外国人好不好。”王小帅毫不客气地说道。
  而一旁的王小晓则是一个人冲在前面,说是要再去免税店逛逛,虽说这位王家千金不差钱,可几乎没怎么在红尘中游历的她见到此等购物天堂怎能不动心?在华夏机场的免税店里已经预购了几万的商品,到了倭国她更是迫不及待地要去看看樱花之国有什么特产。
  看着夏拓这群人的样子似乎很有自信。
  “陆青林,你是哪个门的?”夏拓放缓脚步,跟她并排而行。
  “你猜。”神秘的笑容爬上脸庞,更然夏拓看不出此女深浅。
  “隐字门儿。”可夏拓还是胸有成竹地回答道。
  “你怎么知道?”
  “你猜。”夏拓以牙还牙地回敬一句。
  看着这位坏笑地年轻人,陆青林有些心悸。她的确是隐字门儿的人,还是隐字门儿中用毒的高手。她在唐门做长老的师傅在闭死关之前曾经拉着她教导过,这天下成名的侠客中有耍枪的,有用剑的,却从没听说过哪用毒的高手名动天下,无论你调制的毒药如何无色无味见血封喉,旁人若是知道你用毒那便不喝你的水不吃你的饭不进你的屋不接你的招,甚至不见你的人,人人对你敬而远之,如此一来你还如何能下毒?故而不仅不能让人知道你是用毒的高手,甚至还要带人接物似春风般和煦,一言一行更胜正人君子,让所有人都不怀疑你会下毒,如此一次以来你才是真正的用毒高手。所以永远不要跟一个一眼看透你能耐的人为敌,因为在他眼里你没有丝毫威胁。
  队伍就这样零零散散地走在人群中,没人能看出这是个押送队伍,毕竟夏拓和王小晓几个人根本就像是来旅游的。可是在过海关时一直从容淡定的夏拓却突然紧张起来。
  “看来倭国官方对咱们挺重视啊,接机的人不少啊。”夏拓用下巴朝机场的等候区虚点一下示意陆青林注意。果然有几个神色一样的西装男子在盯着他们看,是不是还拿起手机核对,显然是要对比相貌。
  一直草木皆兵的陆青林却轻笑一声:“没关系,他们最多就是盯梢,机场里他们不敢动手。”
  “我看未必,大打出手倒不至于,但是给你添点堵倒是易如反掌。”夏拓看着几个忙着盖章的工作人员似乎也有意无意的瞄向他们几人。
  果然,几人“碰巧”都被查出有可疑物品,被请进小黑屋去喝茶。但藤田拓渊和那位影武者却顺利过关。
  王小晓见状立刻面露难色,这要是被海关强行分开,藤田拓渊借此逃走那此行计划还没开始就全盘皆输了。
  谁知陆青林却是淡定说道:“没关系,他们跑不了。”言毕便一言不发地去屋子里等候查验。
  夏拓此时已经坐在屋子里,翘着二郎腿玩着手机,看起来好不惬意。这屋子里面陈设非常简单,就是一张不锈钢的桌子加上几把椅子。赵以沫仍旧是怯怯地站在了夏拓后面,似乎这次倭国之行刚开始就不太顺利。王小晓和王小帅倒是颇为警觉地盯着窗外的两个倭国犯人,出乎预料地是这二人居然站在那丝毫没有逃跑的意思。这让他们大惑不解,这俩人是那天被雄哥调教乖了?还是关牢房关傻了?竟真像陆青林所说的那样乖乖呆立。
  大概过了不到五分钟,一个留着偏分穿着深棕色西装的瘦弱年轻人走进屋里,他先是向所有人深鞠了一躬随后才找了把椅子与夏拓面对面坐下。夏拓看到他露出一个职业性的笑容,用非常恭敬的语气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堆日语,边说还边深深点头,一副很真诚的样子。
  夏拓疑惑地看向身后的赵以沫,大概意思是询问这是在说些什么。赵以沫糯糯地翻译道:“他说他很抱歉打扰大家的行程,他是这里的工作人员接到举报说是咱们携带有危险物品,希望咱们可以留在这里配合检查。”
  “要等多久?”夏拓心不在焉地问道。
  赵以沫简单的跟着年轻人沟通了一下,谁知得到的答案却是:“不太清楚,可能一小时也可能一天。”
  “跟他说,咱们就是在这呆一年,外面那两个人也不敢走出这个机场。”夏拓指着藤田拓渊和影武者说道。
  开什么玩笑,这武管局怎么可能就那么放心陆青林送两个要犯去倭国?必然是请精于禁制的宗师对二人下了极重地禁制,否则这两个人能一路这么安静和乖巧?倭国人想用这点手段就劫走两个人,跟痴人说梦没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