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群侠图 > 第八十四章 忍者

  东京市世田谷的一处私家宅院里,一个身穿传统和服的年迈老人正在院落里侍弄花草,须发皆白的老者身材却异常魁梧,脸上有一道可怕的伤疤让他本就不清秀的面容变得更加可怖。
  “福田大师,川口树回来了。”一个仆人摸样的男人毕恭毕敬地说道。
  福田有三没有抬头只是挥了挥手,示意让仆人退去只留川口树一人在园子中。
  不管第几次见到福田有三,川口树仍能记起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恐惧。
  那时他的师傅曾向福田有三发起过挑战,结果号称关东第一的师傅三招就被福田有三格杀,为了立威福田还杀了武馆里剩下的几人。当瑟瑟发抖的川口树被福田发现时,他正被屋里刺鼻的血腥味道熏得呕吐不止。福田武馆的人见状无不哈哈大笑,而生死一瞬的关键时刻,川口树朝福田有三跪了下去。他哭着求福田留他一命,他还不能死,家里有老母亲和一个妹妹要照顾。
  也不知道福田是怎么想的竟然就就这么放过了他,从此无家可归的他变成了福田豢养的杀手。没人愿意当走狗,但是每当想到家里无依无靠的寡母和在社会上艰难求生的妹妹,他只能妥协。
  “去见过那几个支那人了?”福田轻声问道,手里继续侍弄着一株花草。
  “是的,大师。”
  “说什么了吗?”福田有三有剪刀修剪掉了一根多余的枝桠。
  “他们想策反我对付您。”川口树如实相告。
  “小孩子的把戏。”
  自从华夏回来,作为惩罚,川口的母亲和妹妹就被福田有三软禁起来作为人质,以保证川口树更加卖命的做事。
  川口树看着眼前这个蹲在地上修剪花草的男人,他不知道此人是不是就是福田有三。传说福田有三豢养了三位影武者,他们的相貌,气度,神态都是完全一样,甚至都是空手道宗师级别的修为,都有决策权。你永远不知道今天你面对的人是不是真正的福田有三,可能是也可能不是,作为下属川口树所要做的就是永远服从自己眼前的这位“福田有三”就可以了。
  “不过……”川口树有些犹豫,但随即还是说道:“那个叫夏拓的支那人说他手里有您想要的东西。”
  “什么东西?别告诉我是藤田那个蠢材,这种人他们愿意交还也好不愿交还也罢,都没有关系。”福田终于停下了手里的工作,缓缓站起身在院子里踱步,川口树在他后面亦步亦趋地跟随着。
  “是一个药方。”川口树小心说道。
  ……
  川口树离开后,夏拓几人仍旧是不慌不忙地四处闲逛,甚至要拉上陆青林一起去。
  “陆队长,走起啊,咱们去银座逛逛去。”夏拓拉着陆青林要出去玩。
  原本就一肚子火气的陆青林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对着穿着花枝招展像是去游园的几人吼道:“你们以为是来玩得么?这里是人家的老巢,就算不能正面上门厮杀,但是要弄死你们这几块料的手段数不胜数。下毒,狙杀,制造意外我自己都有一百种办法搞死你们,你们为什么到现在一点紧张感都没有?还有你,夏拓,你是不是真白痴,那个川口树摆明了有把柄攥在福田手里,你跟想策反他?我估计这个时候,川口树已经把你出卖。”
  看着俏脸微红的陆青林,夏拓也没解释什么。只是把陆青林挂在门后的大衣给丢了过去,随口说了句:“一个小时后,大厅集合。”
  陆青林接过大衣后痴痴地发呆了半晌,随后银牙一咬干脆穿上衣服走出了屋子。
  倭国的银座早就是旅游胜地了,慕名而来的游客远比这里的当地人多。王小晓和赵以沫已经成了血拼姐妹淘,早早地就脱离了大部队,虽然偶尔还会为了夏拓争风吃醋,但是女人嘛,没有什么是一起逛街解决不了的。
  而王小帅则是拉着夏拓在各大名表行里挑选手表,说是想要买个限量款当成求陈松治病的见面礼,而陆青林则像个保镖似的站在表行门外,她是在想不通自己堂堂一个武管局的副队长怎么就沦落到给人看门的地步了?不过,这福田有三的确手眼通天,现在跟踪他们的人已经换了一波,这群人远比之前的便衣身手更好。陆青林只能感觉到几个隐约的影子在身后默默跟随,具体是谁她却揪不出来。
  “发现了么?”夏拓不知何时出现在陆青林身后,手里摩挲着那块他刚刚买的浪琴,人生第一块手表也不用买太奢侈的,一块走时精准的银色男表跟他的身份相得益彰。
  陆青林点点头。
  对手的隐匿手段极为高明,恐怕是资料里提到的甲贺一脉。甲贺和伊贺是倭国两大历史悠久的忍者家族,其中甲贺一族进入近代以来因为出了一位甲贺坪村才隐隐开始压过伊贺一脉。而其看家的本事便是忍术之中最被人瞧不上同时也是最考验一名忍者基本功的“隐术”。传说这甲贺一脉的隐术练到极致,便能光天化日于众目睽睽之下取敌人首级。
  “不用管他,咱们逛咱们的。”夏拓摘下手表,爱不释手地放在阳光下欣赏着,全然没把这甲贺一族的高手放在心里。与此同时他还不忘揶揄陆青林几句,说是让她打扮打扮自己,每天紧张兮兮地跟祥林嫂似的。气得陆青林狠狠地拧了夏拓腰眼一下,引来王小帅一阵白眼。
  而王小晓终于没了家里人的管束算是彻底放羊,大包小包买了一大堆最后没奈何只得把包装拆了几件衣服拼在一起。这仅仅是逛完了一个商场,至于夏拓,王小帅和陆青林则是一块去探寻传说中米其林三星餐厅,寿司之神小野二郎的那家只有十个座位的寿司店去了。
  当然没有预定的几人是吃不上的,只是在门外偷偷往里瞄了几眼想看看传说中厨神的风采。
  门口有几个顾客也在张望估计也是来这里碰碰运气的,夏拓原本就对寿司兴致缺缺,只是拉着不太甘心的王小帅往车站外面走。
  “你见到陆青林了么?”王小帅回头寻找自己同伴的影子,却一无所获,这不算拥挤的地方怎么会走丢呢?
  夏拓也是四周望了望,果然没有陆青林的影子,打电话也联系不上。夏拓轻轻叹了一声,不无惋惜地说道:“恐怕被人抓走了,可惜了,抓谁不好非要抓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