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界最后一个体修 > 第六章 计划

  寒冰洞黯淡无光,身处其中,对时间的感知会不自觉的变淡。
  李隐情绪低落,无精打采垂头丧气,连句话都不想说,一个人靠在冰冷的石壁上发呆。
  “别多想了,先吃点东西吧,晚上还有事要做呢。”周显不知从哪掏出一枚辟谷丹递过去,李隐瞥了他一眼没接。
  “晚上能有什么事?”李隐语气中明显透出股不满。
  周显见状,摇头轻笑:“师兄这是在责怪我吗?”
  他很明白,李隐之所以会发怒,是因为他之前在执法堂大放厥词,明明把问题解释清楚就行了,却偏偏平生事端,导致他们要二进寒冰洞。
  对于李隐这般情绪,周显懒得多费唇舌安抚,他心中早有计划,不容任何人破坏。
  “师兄,目前能化解你我二人困境之法,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若你觉得此前心血可以付之东流,当我什么都没说过,反正小弟只是区区一介外门弟子,既无声望也无挂虑,大不了继续被人踩在脚下苟活度日罢了。”
  “这…”
  周显的话显然说到了李隐心坎上,李隐低头沉默不语。
  要放弃吗?说实话他不甘心,好不容易取得了斗狂派的初步信任,掌教师尊也明白了他‘叛门’的苦衷,这种时候重新再来,那他之前的努力算什么?
  可是,真的要听从周显的话,假戏真做叛投斗狂派?一旦被斗狂派察觉,他之性命必然不保,而且等消息传回极上派,门下弟子势必对掌教的威严产生质疑,掌教师尊威望尽失,那是李隐不愿看到的。
  看着李隐眉头紧锁的样子,周显仿佛猜到了他的心思,眼珠快速一动,嬉笑着又凑了上来。
  “师兄,如果你无法做决定,不如让掌教大人替你做决定吧。”
  “师尊替我决定?什么意思?”李隐眉毛一挑。
  周显轻笑:“很简单,以我的理解,掌教现在一定也在考虑我们的去留,所以我们完全可以按照他的意思去做事,顺利,代表此事得到了掌教的默许,不成,也不过引颈受戮以明心志。”
  “说详细点。”李隐来了精神。
  周显嘿嘿一笑,李隐上钩了。
  “方才我与掌教所说你也听到了,要决定,今晚便是最好的机会。假设我们现在准备逃出极上派,需要具备的条件有三。”说到这里,周显话音一顿,缓缓竖起了三根手指。
  “第一,看守寒冰洞的执法弟子也许会撤离,也有可能不撤,这里是考验我们的本事,如果连寒冰洞都出不去,到了斗狂派也只有死路一条。”
  “第二,你的储物袋必须归还,否则明天就是我毒发之时,掌教不能让我死。”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护山大阵必须关闭,否则只凭你我二人,死都不可能逃出去,这里也能直接看出掌教的意思。”
  “言之有理。”李隐的眼睛恢复了明亮,脑子也随着周显所说快速转动。
  “那…师弟,我们什么时候行动?”
  “这个得看你的恢复情况。”周显故作神秘的笑了。
  “什么意思?”
  李隐不解,正要追问,洞外传来‘哒哒哒’的脚步声,李隐立刻起身看向洞口,不多时,一名执法弟子提着一个木质饭盒走了进来。
  “二位师弟,关了一天也饿了吧,这是掌教大人特意吩咐伙房专门为你们做的饭菜,趁热吃吧,到明天恐怕就没机会了。”
  一听这话,李隐心神顿时如遭雷击愣然当场,周显接过饭盒愕然不已:“师兄这话何意,该不会掌教大人想明日处决我们吧?”
  “唉。”执法弟子叹了口气,摇头连连:“这个我也不知道,只不过刚才看掌教的神情,恐怕凶多吉少,你们自求多福吧。”
  “这!”周显惊慌,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
  两人一个失神一个错愕,傻乎乎的愣在原地一言不发,执法弟子见状叹息摇头转身离去。
  “怎么会…”
  李隐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周显软软的靠在木栏上双眼无神。
  寒冰洞更冷了,冰冷的气息也更浓了。
  安静持续了能有百息,突然,周显从地上一个翻身跳起来,抬脚踹在李隐屁股上:“快起来,别装死了。”
  “干嘛?”一想起明天有可能要死,李隐就提不起一点兴趣。
  “找提示。”周显又踹了他一脚,随即打开饭盒翻找起来。
  李隐疑惑的看着他,不一会儿,就见周显从白米饭的碗底挖出了一枚青色丹药,得意的冲他摇了两下。
  “师兄,你看这是什么。”
  “这是…生息丹!”李隐精神为之一振。
  生息丹,一种修真界极其常见的丹药,效果是治疗外伤和加速受损经络的恢复,通常修真者都会随身携带,毕竟他们的肉身可以说相当脆弱,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受伤。
  “生息丹,居然是生息丹,难道师尊真的同意了这件事?”
  看着生息丹,李隐喜色难掩,周显笑着抢过丹药一把塞进他嘴里:“别废话了,饭菜是掌教专门吩咐送来的,丹药当然是他放的,这意思还用猜?况且咱们虽然境界低微,却也脱离了吃食五谷的档次,掌教特意这么做,就是让我们察觉到他的意思。”
  “有道理!”李隐连连点头。
  生息丹的效果很不错,短短一会儿工夫,李隐肩膀上的穿透伤就愈合了七七八八,连带着经脉也恢复了不少,这主要得益于他被抓的时候没做反抗,执法剑只是从皮肉处刺伤了经脉,如果当时反抗,一旦执法剑被灌入灵力,他的经脉必然大损,到时候可就不是一颗生息丹能解决的了。
  在生息丹的调养下,李隐的伤很快便修复了九成,剩下的一些皮外伤最多一晚就能养好,他的脸上浮出了久违的笑意。
  “师弟,我没事了,什么时候行动?”
  “随时可以。”
  “那就开始吧。”
  “稍等,在那之前我得先说个小问题。”周显按住了跃跃欲试的他。
  李隐不解:“还有什么问题?”
  “关于执法弟子的实力,你一个人能解决两个吗?我可是才刚炼气,一点本事都没有的。”
  “原来你担心的是这个啊,吓我一跳。”李隐长长松了口气。
  “师弟你境界略低可能不了解宗门制度,宗门弟子有内门外门之分,炼气三阶以下为外门,四阶以上就能进入内门,当内门弟子成功筑基,这时门派会给出两个选择。”
  “哪两个?”这些东西周显的确不知道。
  李隐笑笑,说:“第一,资质高的可以寻找金丹长老拜师,长老同意后会成为他们的亲传弟子,但如果不小心惹恼长老,或是怠慢修行不思进取,会被贬为内门弟子不得重新拜师。第二种是自知天赋不怎么高,但又想有所长进,那就去做执法弟子,协助长老门处理门内大小事务,时间久了,也能获益不少。”
  “因为要求和修炼条件的不同,执法弟子和亲传弟子的修为也会有不同程度的差距,不过总体而言,亲传弟子的修为普遍要比执法弟子高,哪怕境界相当,实力上也会略强一分。”
  “原来如此。”周显恍然大悟。
  李隐这话明显有谦虚的成分,恐怕亲传弟子不是比执法弟子强一点,而是强很多吧,毕竟在名师指导的同时还能享受门派最好的修炼资源,就算是头猪,光吃药都能比别人胖两斤。
  “照师兄的意思,看守寒冰洞的两位执法师兄,不是您的对手喽?”
  “差不多吧,那二位我认识,筑基二阶,比我稍弱一丝。”李隐很谦虚的保护了别人的面子。
  “那就没什么好顾虑的了,动手吧。”周显大手一挥下令。
  李隐有点不适应这种感觉,好在之前他们也算拜过把子,这次也多亏了周显争取机会,就让他当回领导吧。
  心神一动,掌中手印一掐,伴随着一声低喝:“出!”,一柄飞剑瞬间出现,李隐抬手一击斩断牢笼木栏。
  做完,他得意的冲周显扬了下脑袋,本以为会受到周显敬仰佩服的目光,谁知周显抬头一巴掌毫不留情的甩在他的脑袋上。
  “笨蛋别用飞剑,你不怕被人发现啊。”
  “哦哦。”李隐如梦初醒,赶紧召回飞剑握在手里,飞剑上的光芒这才收敛,好在洞内的异常没引起执法弟子的察觉。
  “你先去解决门口的人,搞定了口哨通知我再出去。”
  “好。”
  李隐不愧是干家子,不做便罢,一旦决定要做,就毫不拖泥带水,提着飞剑便冲了出去。
  不一会儿,就听外头响起‘铿锵’几声脆响,紧接着呼哨就传来了。
  “动作还挺麻利儿。”周显笑笑,大踏步走了出去。
  走到洞外,只见李隐站在那边,之前送饭的执法弟子就躺在他脚下,嘴角沁出一抹血迹,李隐赶紧解释:“别怕,我没杀他,只是把他打晕了。”
  “知道知道,你也没那胆子。”周显无所谓的摆手。
  他们在执法堂耽误了不少时间,寒冰洞又容易让人忽略时间,此时已经夜幕沉沉,大部分弟子都入睡了。
  “现在去哪?直接走吗?”李隐问。
  周显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哼道:“你什么时候能把我的命当回事,九阴镇魂丹的解药不拿啦?”
  李隐一拍脑袋恍然大悟:“抱歉,差点忘了这事。那我们要怎么拿,储物袋可是被师尊收走的。”
  “先找找他身上有没有。”周显指着躺在地上的执法弟子说。
  “哦对。”
  李隐赶紧在他身上翻找起来,可惜没有任何发现。
  “不在他身上,难道我们曲解师尊的意思了?”李隐又忐忑了起来。
  “既然不在他身上,就只能在两个地方。”周显想了想后低声说。
  “在哪?”
  “你的住处,或者…我的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