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界最后一个体修 > 第三十九章 五宗大比

  这声音有些熟悉,周显却想不起来在哪听过,疑惑抬头去看,随即看清了对方的长相。
  “是你。”
  这人竟是之前在街上处理幽月狼纷争的好事男子。
  “在下正要向兄台道谢呢,没想到这就遇到了,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周显眉毛一挑:“哦,听阁下的意思,那件事解决了?”
  男子高兴的点头:“全凭阁下的办法,才能分辨出幽月狼的原主,滋事那人已经被执法队驱逐出城,恐怕一辈子也不能再入城了。哎兄台,你这急匆匆的是要去哪儿?”
  “哦,本来想找地方住,可惜这里已经客满,正要另寻他处。”
  “客满?”男子疑惑,突然扭头看向柜台:“小姨,你不是专门留了不少房间吗?”
  听到这话,周显当即错愕,一转头就见那美艳少妇满脸尴尬的走了过来,抬手一巴掌狠狠甩在男子头上。
  “说了多少遍,在外面要叫我姐姐,再记不住当心我揍你。”
  男子捂着头欲哭无泪:“你能不能打之前说。”
  “还敢顶嘴。”
  又是一巴掌甩过去,男子彻底怂了。
  看到这一幕,周显总算明白了,冲二人依次抱拳点头:“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有缘再见。”
  “等等。”男子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他:“小姨…呃不是,尹姐姐,我记得你留的有房间吧,干脆让这兄弟住下,我还想好好感谢他呢。”
  “他帮你什么了?”女子问。
  男子刚要回答,周显率先开口:“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已,不必放在心上。”
  “对兄台你而言或许是小事,但对我来说却是大事,若非有你帮忙,今天我的脸可就丢大了。”
  “阁下太客气,举手之劳罢了。”话音一顿又说:“若无他事,我就告辞了。”
  “哎哎,兄台为何要急着走,你不是在找地方落脚吗?尹姐姐,到底还有没有房间?”
  “房间是有,怕就怕这位小弟弟不肯住。”女子揶揄道。
  周显微笑,轻轻摆手:“阁下好意我心领了,只不过我还带着女眷,多有不便还请见谅。”
  “兄台且慢,听我一言,现在落云城内的客栈早已人满为患,如果没有认识的人,你就算出去也找不到落脚的地方。”
  “为何?”
  “你不知道?难道说你并不是来参加五宗大比的?”
  “五宗大比?那是什么?”周显好奇。
  就在这时,那美艳女子走上前来:“你们别站在这干聊,小成,带他们去后院,我安排人弄点酒菜,随后就到。”
  “好的小姨…额不是,尹姐姐。”
  男子连忙改口,女子高高举起的巴掌这才放下。
  “兄台请随我来。”
  男子伸手示意,率先举步往前走去,周显正要跟上,韩梦影却轻轻拽住了他的袖子。
  “少主。”
  周显心绪了然,解释道:“我们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反正也是要找人打探情况,倒不如顺水推舟做个人情。放心,我会防备那个女人。”
  “这…好吧。”
  韩梦影最终还是妥协。
  二人随男子穿过酒楼大厅,径直去往后院,不多时到达一座幽静小木屋外,男子推门而入走到桌前,笑着朝二人挥手示意。
  “二位随便坐,我先沏壶茶。”
  “有劳了。”
  坐下来,周显开始观察这座房屋。
  小小的一间屋子,一张茶桌几把椅子,外加一座书架,极为简单的布置构造,令人不知不觉间放松不少。
  “这里是我小姨平时休息的地方,别看她自己经营着酒楼,其实她很喜欢安静,所以专门在酒楼后面建了这座木屋。”
  茶很快泡好,袅袅茶香溢散满屋,男子端来一杯放到他面前:“在下尹成,刚刚见过的那是我小姨尹雪,兄台如此称呼?”
  “周显,这是我朋友,韩梦影。”
  “周兄弟,韩姑娘。”
  说实话,周显并不擅长交际,尤其是跟陌生人打交道,本来这事是韩梦影的专长,无奈她似乎不怎么喜欢那个叫尹雪的女人,坐在远处一言不发只顾喝茶。
  气氛有些尴尬,周显只要硬着头皮找话题,就在这时,房门推开,尹雪提着一个饭盒慢慢走了进来。
  “臭小子你又动我茶叶,说了多少遍,没我的同意不准碰我东西,把茶放下,过来喝酒。”
  尹成显然极怕尹雪,连忙把杯子里的茶一口喝完,忙不迭的小跑过去。
  酒菜摆好,四人落座,望着眼前的菜品,周显却不禁愣了。
  自从来到修真界,他还是头一次上桌吃饭,这种感觉着实有些怪异又熟悉。
  “小弟弟,你是怎么跟我这傻侄儿认识的?”
  “那可有的说了。”提到这事,尹成兴致大涨,一番添油加醋的胡扯过后,尹雪知道了来龙去脉。
  “周兄弟你走得早没看见,我一说要把幽月狼切成两半分给他们,那白衣人瞬间慌了,说‘万物有灵,不能伤其性命’,再一看那黑衣服那人,立刻就明白了你的意思。正好执法队到场,我趁机对着黑衣人几句威吓,吓得他竹筒倒豆子一口气全给招了。”
  “呵呵…当时我也就随口一说,没想到真的管用。”
  知道寇准断案故事的人,对这办法肯定不陌生。
  原故事是两个妇人争夺一个婴儿,双方争执不下,都说孩子是自己的,断案的寇准灵机一动,提议让二人抢,谁抢到就是谁的。
  婴儿生母在抢夺过程中听到孩子哭声于心不忍放开了手,另一位妇人高兴的举着孩子耀武扬威,寇准见状一拍惊堂木:大胆刁妇,自己的孩子都不知道心疼吗?只有亲娘才会心疼孩子。言罢,当场将那刁妇重大二十大板,孩子也顺利归还生母。
  周显起初便是这样想的,可是转念又想到,幽月狼不是孩子,这里也不是古代社会,连人命都能被人随意生杀夺于的修真者,又怎会在乎一只妖兽。
  没想到听完尹成的叙说,尹雪居然赞许的点了点头。
  “修真一途本为逆天之举,修士一生所做之事,皆会种下一丝业力。幽月狼本是那白衣人所有,一旦因此夭折,冥冥中的因果便会落到他头上,所以只有幽月狼真正的主人,才断不会接受杀死幽月狼的结果。小弟弟,看不出来你还挺聪明的嘛。”
  “呃…过奖,过奖。”周显讪笑挠头。
  为了缓解尴尬,他只好赶紧转移话题:“对了姐姐,我记得刚才尹兄弟提过一句什么五宗大比,那到底是什么意思,落云城这么多人都是冲着五宗大比来的吗?”
  “小弟弟,你可知落云城的来历?”尹雪不答反问。
  周显点头:“知道一点,据说是五大宗门为了保护龙脉,所以才专门在此建造了城市。”
  “不错,落云城就是由五大宗门建造的。”
  “五大宗门…等等,难道这五宗大比…”周显突然联想到了一些东西。
  尹雪见状微微一笑点头称是:“看来你已经猜到的,没错,这五宗大比,就是落云城周边的五大宗门联合举办,用来挑选天资出众的弟子。”
  “原来是这样。”
  “五宗大比没有固定时间,通常是宗门需要吸收新鲜血液的时候进行。我记得上一次的五宗大比距今还不足百年,时间太短了,正常情况下最少也要间隔三百年以上。”
  “三百年!”
  周显瞠目结舌,他还不适应修真界对时间的概念,毕竟放在地球上,三百年足够让太多东西消失。
  “看来这五宗大比还是一场盛会。”
  “那可不。”尹成眼睛里升出了憧憬的神色:“五宗乃四星宗门,门内强者如云,更有分神境高手坐镇,要是能拜入山门,再有分神期高手教导,前途不可限量。”
  话音一顿,尹成扭头看向周显:“周兄弟,你是何派弟子?”
  “我无门无派。”
  “你是散修?太好了,我也是散修,不如我们一同去参加五宗大比,入了门还能有个照应。”
  “我就算了吧…”
  他的话还没说完,突然感觉腰部软肉被人掐了一把,侧头一看原来是韩梦影。
  “少主,我们此行来的目的本就是伏魔寺,如果能趁此机会拜入山门,相信对调查万灵图一事定然大有裨益。”
  “对呀,伏魔寺!”周显猛地惊醒。
  圣灵殿最后一关,他拿到的是一张地图,听守关少年说,地图上的文字乃是圣灵殿主人特意撰写出的密文,只有生活在圣灵殿的他们认识。
  少年还告诉他,地图上标示的东西名为‘万灵图’,这万灵图乃圣灵殿主人当年纵横修真界的随身瑰宝,纵然在偌大的修真界,那都是最顶级的宝物,不出意外的话,万灵图应该就被存放在伏魔寺内。
  放在之前,周显未必肯万里迢迢来到落云城寻找万灵图,但经历过龙虎山之事,他迫切的感受到,在修真界,没有强大的实力,什么都做不到。
  赵川阳虽死,罪魁祸首方穹仍然逍遥法外,方穹乃万仙楼管事,其父更是万仙盟副盟主,想杀方穹,没有极强的实力断然无法做到,为了报仇,周显必须拿到万灵图。
  想到这里,周显沉默了,低头思索片刻,眉头依旧紧锁:“尹兄,五宗大比应该也包括伏魔寺吧。”
  “当然。”尹成毫不犹豫的点头:“独九金伏隐,独尊宫,九煞殿,金顶寺,伏魔寺,还有隐神谷,数千年来把控落云城的一直都是这五家。”
  “这样啊…尹兄可知五宗大比都有什么规则。”
  “这你算问对人了。”尹成得意的拍拍胸膛:“五宗大比共有两轮,第一轮是各派弟子选拔,就是五宗对想要拜入其下的修士进行考核筛选,能留下的便是五宗正式弟子,并且有资格进入到下一轮。”
  “第二轮可是重头戏,也是五宗大比之所以能吸引这么多人的真正原因。”
  “是什么?”周显也被他勾起了兴致。
  尹成神秘一笑,道:“五宗弟子共同角逐十强,最终拿到十强名额的人,将有资格破例进入五宗秘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