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界最后一个体修 > 第六十六章 主人

  与尹成几人分开,周显哪都没去,就坐在原地怔怔的看着不远处的五灵塔。
  那些人抢到了灵兽天狐,无论最后归属于谁,得到的人都必然会马上离开秘境,否则等所有人全部出去,他们的肮脏行径就会彻底败露,到时候光五宗就不会放过他们。
  三打七,尹成他们的胜算小的可怜,能勉强保住命都算不错,这还是因为月聆雪有人傀儡助阵。
  神修者在混战上存在着天然劣势,一旦遭受多人围攻,立刻就会自顾不暇,十成本事连一半都难以发挥。
  可惜尹成修为太差难当大任,否则有虚真在前面吸引火力,月聆雪从旁牵制,尹成剑修的身份可以发挥出极强的作用。
  “尹成,你自求多福。”周显低头,黯然叹息。
  “不去帮忙真的好吗?”
  陌生的声音突然从身后响起,周显心头猛地一震,浮生万刃瞬间施展,霎那间,铺天盖地的利刃疯狂席卷而来,刀剑加身发出金铁交鸣的‘铿锵’脆响,周显脚下一动闪身脱离风暴中心退出数丈,一回头,就见原地正站着一位相貌颇为俊秀的年轻男子。
  面对万刃加身,男子表情淡然丝毫无惧,手掌轻轻一挥,便将浮生万刃全部定在半空,再一挥,透明刀剑尽皆化作点点光芒消散一空。
  “什么!”
  周显双瞳急剧收缩,他还是头一次碰到能轻松化解掉这招的人,这人的修为恐怕比尹天正都不差什么。
  “你是谁?”周显警惕的盯着对方,随时准备施展‘万刃合一’,甚至都做好了‘兵解重生’的打算。
  男子微笑:“怎么,你们远道而来,还不许我这个做主人的出门迎接?”
  “主人?”周显一愣:“你是五灵塔的塔灵?”
  “什么五灵塔?”青年反倒疑惑了。
  “就是那座塔啊。”周显抬手一指远处的通天高塔,男子转头一看,不禁哑然失笑:“哈哈哈哈…原来是这么回事,我就说嘛,怎么好端端的整出来一个五灵塔,我还以为是我自己不识字呢,哈哈哈哈…”
  笑罢,男子指了指高塔,说:“小家伙你听好了,那不是五灵塔,是万灵塔,至于为什么会误传,等你到了塔前一看便知。”
  “万灵塔…万灵…万灵图!这里是不是有万灵图?”周显突然睁大眼睛。
  男子摇头:“我不知道你说的万灵图是什么,不过一万多年前,有一个和你一样的人也来过这儿。”
  “和我一样?”
  “没错,和你一样,修行路线完全迥异于天道,他自称是体修。”
  “一万年前的体修!”周显的眼睛眯了起来。
  不出意外的话,男子所说的那个体修,应该就是尹天正和圣灵殿少年口中说的‘我主’。
  “前辈,敢问那位体修叫什么名字,他来这都做过什么?”
  “名字我不能说,你是修道者,当知晓姓名的含义,至于他做过什么,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你想听哪种?”
  “复杂的。”周显想都不想就点头。
  如果那个人真的是给予了他肉身成圣决传承的体修者,多了解一下他的所作所为,对自身也会有极大的帮助。
  “想听复杂的啊,没问题。”男子灿烂一笑:“话说当年我创造出万灵界,从诸天万界抓来各种珍奇异兽在此繁衍生息,看着那些妖兽从小一点一点的慢慢长大,那种体会生命成长的过程,每次回想起来都会觉得心满意足,仿佛我也随着他们又重新成长了一次…”
  “不好意思前辈,稍微打断一下,我想听的是哪个体修者的事,您能不能直接挑重点说。”
  “别急嘛,一会儿就说到那个有意思的体修了。话说当年…”
  “前辈稍等,我想听简单的。”
  周显发现这个男子并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直接,完完全全就是一个话痨,真要是听他讲故事,鬼知道要讲到什么时候。
  “听简单的?”男子眉头微微一皱:“你刚不是才说要听复杂的,我这马上都酝酿好了。”
  “呃…还是简单点吧,我赶时间。”
  “唉,现在的年轻人啊,耐性就是差,遥想我当年那个时代,修真者个个…”
  周显脸都黑了,这人是不是太长时间没人说话憋出病了,怎么逮着人就要从头开始讲故事,天知道这人活了多少年,反正肯定也在万年以上,这要是让他把故事讲下去,几天几夜都未必能讲完。
  “且慢!咱长话短说,回头闲了我专门坐这陪您聊天。”
  一听这话,男子眼睛顿时一亮,“哎,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哦,不许反悔。”
  “我说的,绝不反悔,肯定陪您聊。”这人果然是被憋得,难怪话这么多。
  “请问前辈,那个体修者来万灵界都做过什么?”
  周显生怕这人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始扯,只得重新把问题又说了一遍,免得男子再扯七扯八。
  “闯塔。”
  这次男子非常痛快,两个字说完闭上了嘴。
  等了好久,都没再听他说话,周显疑惑了:“完了?”
  “完啦。”男子点点头。
  “就闯塔?”周显不信。
  “对啊,就闯塔,你不是让说的简单点嘛。”
  周显黑着脸拼命控制住脾气,不停在心里默念‘这个人打不过,这个人打不过’。
  “是万灵塔吗?”
  “是。”
  周显不说话了,皱眉思索。
  万灵塔还有闯塔的功能,这点他从未听说过,之前在金顶寺的时候,那个负责讲解的大和尚也只字未提,要么是眼前这人在撒谎,要么就是大和尚故意隐瞒。
  这人说谎?周显扭头瞥了一眼,恐怕不太可能,可是大和尚又为什么要隐瞒?
  忽然,脑中灵光乍现,他的眼睛跟着一亮。
  “不对,还有第三种可能,大和尚并不知道可以闯塔。”
  想到这,周显立刻迫不及待的询问:“前辈,闯塔需要资格吗,还是说谁都可以?”
  “当然不行!”男子眉毛一挑说道:“万灵塔等于我半个家,肯定不能谁来都让进去。”
  “那怎么才能闯塔?”
  “嗯…老实说吧,只要我觉得看着顺眼的人,自然就会去邀请。”
  周显脸再次黑了。
  得,听样子这恐怕还是位看心情吃菜的主。
  “前辈这算是邀请我吗?”周显发现跟这人说话不能绕圈子,得直来直去,否则说不定话题就扯远了。
  果然,有人引话,男子看上去就跟正常人一样:“本来是打算邀请的,可是突然又不想了。”
  “为什么?”周显错愕的瞪大了眼睛,大脑飞转,却怎么也想不通自己哪里说错话了。
  男子摇头,说:“刚才离开的那几个人是你朋友吧?”
  周显一愣,心头‘咯噔’了一下:“是。”
  话音刚落,就见男子脸色骤然一沉,与之前的和蔼友善判若两人:“眼看朋友有难,却推三阻四不愿施以援手,这种人,我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