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界最后一个体修 > 第六十七章 去放肆

  一听这话,周显脸色瞬间大变:“前辈误会了,并非是我不愿帮忙,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纵然有天大的苦衷,坐视不管都是既定的事实。”男子冷哼道。
  “这…”
  周显咬牙,眼神闪烁,迟疑半晌后沉声说:“前辈,他们去找那些人,充其量无功而返,保全性命不成问题,但我若是出手,那七人必死无疑。难道前辈认为,人命比一己私利更重要?”
  “他人性命与你何干?那七人是你眷属还是朋友?你放着自己的朋友不担心,反倒是担心那帮强盗。愚蠢,懦弱,是非不分!”
  “前辈此言我不认同,常言道人命关天,他们虽有错在先,却罪不至死,况且他们抢夺是只是一只无主妖兽,无主之物天生地养人人皆可夺之。”
  “强词夺理,一派胡言!”男子勃然大怒,愤然拂袖怒视周显:“你只知那天狐是妖兽,可曾知晓天狐对那女孩的意义?万灵界顶级妖兽何止千万种,论资排辈算天赋,天狐连前百都数不上,那女孩身具醉龙草此等神物,却甘心以此来献给天狐换取信任,这其中的道理你会想不通?”
  “我…”周显语塞,本想找个借口随便反驳,但对上男子冷冽的眼神,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又给咽了回去。
  他当然知道醉龙草是什么,刚离开幻境森林的时候他就发现了天狐怀里抱着的醉龙草,野生天狐不可能拥有醉龙草,天狐又缩在月聆雪怀中,用脚指头想就知道醉龙草是月聆雪的。
  一开始他就知道月聆雪身份不一般,若非这样,他也不会放任尹成去找那七人寻仇,就是因为他确定,月聆雪手中肯定藏有底牌,纵然无法扭转战局,也能保证性命无忧。
  见他闭嘴不语,男子火气更盛:“那女孩天赋异禀,实乃万载不遇的绝世天才,堪堪双十年华便拥有元婴九阶修为,天赋过人不假,但背后若没有大势力倾力培养,断然不可能。似她那等人,说难听点,天狐做她的灵兽都配她不起,她为何要死死抓住天狐不放,天狐被夺又为何会那般惶恐不安,这背后的道理别说你不知道。”
  “她应该的有特定的用途,所以才需要天狐。”迟疑半晌后,周显犹豫着从嘴里吐出一句话。
  男子闻声冷哼:“天狐乃天地异兽,生儿就能治疗神魂上的损伤,据我猜测,那女孩一定是想借天狐之力救治某位神魂受创的人,所以才不愿放手。万灵界强大的妖兽有许多,但能治疗神魂的,却仅有寥寥几种。”
  话音一顿,男子转头,语重心长的说:“年轻人,我知道你的顾虑,体修并非修真界的正统,修行路上势必会遭到各种困难,但任何困难,都不能成为你放弃朋友的理由,你真的是害怕伤人性命吗?难道你心里就没对哪个人萌生过杀念?还是说你的手上从未沾染过鲜血?”
  “杀念!”
  周显脑子里忽然出现一道人影,那个自称方穹的红发男子。
  一想到那个人,周显心头瞬间涌上一股浓烈的杀意,双目随即泛红。
  “有!”
  “有就证明你还是个人。”男子抬手重重拍在他的肩膀:“去吧,有些事,一辈子可能就一次,选择错了,这辈子都会成为你的心魔。我们修道之人辛苦修炼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能潇洒自由的活着嘛。你活的太矛盾了,年轻人嘛,管那么多后果干什么,肆无忌惮才是你该有的样子,不老老实实随着性子去冲动一次,会留下很多遗憾的。”
  “随着性子去冲动…”
  一语出,如醍醐灌顶令周显茅塞顿开。
  是啊,他活的太累了,或者说太窝囊、太憋屈。
  现代人的思想观念根深蒂固,让他险些忘了这里是修真界,一个根本不讲道理,完完全全靠拳头和鲜血去说话的地方。
  你可以不杀人,却必须拥有能杀人的力量,你可以不为了宝物而杀人越货,却一定得在朋友身陷危机的时候挺身而出,人挡杀人,魔挡灭魔。
  “前辈,我懂了!”周显的眼神突然间变得一片清澈,隐约间甚至还能看到其中的寒芒在疯狂闪烁。
  “孺子可教。”男子哈哈大笑:“去做你该做的事吧,我在万灵塔等你们,记得你答应我的事。”
  周显先是一愣,随即醒悟,咧嘴灿烂一笑:“忘不了,陪你聊天嘛,三天三夜都行。”
  “三天可不够,你想听的故事,我起码得说三年。”
  “哈哈哈哈…三年也无妨,我还年轻,陪你十年能怎样。”
  “去吧。”
  “告辞!”
  言罢,周显抬头一扫周围,脚下狂风一动,托着他缓缓升空,迅速朝着三人离开的方向破空而去。
  …………
  蔚蓝高天,青绿大地,低空上,尹成三人驾驭飞剑疾行而过。
  忽然,前方不远处发现一伙七八个人正在纠缠打斗,三人马上停下,落地后快速隐藏起来。
  “城主公子,一会儿我和虚真小师父出面缠住他们,你先藏好,看准时机再抢走天狐。”月聆雪严肃的给他们分配任务。
  没了面纱的遮挡,月聆雪焦急的情绪全都写在了脸上。
  她不是个擅长隐藏心思的人。
  “月姑娘,冒昧的问一句,你为什么非要天狐?秘境里应该还能找到其他更好的妖兽吧。”尹成犹豫着说。
  刚开始他也是一脑袋热,经过一段时间的冷静后,尹成发现他们现在的行为极其冲动且不计后果。
  自己这边三个人,对方却有七个人,两个打一个都还多出一个,更别说那七人哪一个都不比他们弱。
  战斗不是简单的一加一,更不是单纯的实力强弱对比,战斗中有太多的未知因素可能会导致结果变化,尤其是当面对复数的对手时。
  别看月聆雪元婴九阶力压全场,的确,高人一等的修为拥有绝对的压制力,但那仅限单挑,一旦对手有两人,情况就可能完全不同。
  但凡修真者,都无法避开一个致命的问题,肉身。
  在单挑中,因为对手只有一个,修真者可以选择性的在合适时机凝聚灵力保护自身,可如果同时面对两个敌人,修真者必须时刻保持防御姿态,那对灵力的损耗是异常巨大的。
  哪怕是高手,也极少愿意同时对阵多名对手,那不是勇敢,而是无知。
  谁都不想死,尹成当然也不想,此时脑子里的热血冷却,他的思维也沉静了下来。
  “月姑娘,天狐的确可遇而不可求,况且你还浪费了一株醉龙草,我能明白你的不甘心,但是…”
  “你不明白!”月聆雪突然打断他的话,眼中也添上了一抹冷意:“我需要天狐,不是因为它是顶级妖兽,而是因为天狐能帮我救人,其他任何妖兽都不行。”
  “那月姑娘,不如我们把实际情况告诉他们说,哪怕是买呢,买卖妖兽很正常吧。我觉得能不动手还是尽量别动手。”
  “呵…本以为你是个不错的人,没想到跟那家伙也没什么分别,一丘之貉,我看错人了。”
  “月姑娘你误会了,我不是…”
  月聆雪不想理他,扭头看向虚真:“虚真小师父,此行凶险不用我多说,如果你不想犯险,我不会怪你。”
  “阿弥陀佛,小僧不才,愿尽绵薄之力。”
  “谢谢!”
  月聆雪庄重的朝他躬身施礼,虚真连连摆手,言道‘无需多礼’。
  整个过程中,月聆雪都没再去看尹成哪怕一眼。
  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生活中从不缺少锦上添花,却鲜有雪中送炭,人生百态,莫不如是。
  “尹成,你贪生怕死我不怨你,人命嘛,对谁都很重要。”
  “月姑娘,我…”
  “你什么都不用说,我明白的,修真界冷漠无情,永远别期待会有正义的英雄从天而降。”
  话音刚落,天空中一阵狂风倏然袭来,三人脸色为之一变,快速扭头,就见周显凌空虚渡御风而来,下一刻,轰然落在他们面前霎时溅起漫天尘埃。
  “正义的英雄的确没有,后悔的朋友倒有一个,你,要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