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界最后一个体修 > 第六十八章 无敌

  “周显!”
  “周兄弟!”
  “周施主!”
  三人满脸惊讶的望着从尘埃中缓缓走出的周显,疑惑的眼中都不禁流露出一分期许。
  “呸呸呸,回头一定要好好练练御风术,每次落地都搞得跟炮弹似的,衣服都弄脏了。”
  周显一边吐着嘴巴里的尘土,一边低头骂骂咧咧。
  尹成快步迎了上去,脸上满是惊喜:“周兄弟,你是来帮我们的吗?”
  “我说我路过你信不?”
  “不信。”尹成摇头。
  “那不就结了。”
  周显朝他翻了个白眼,径直走到月聆雪面前:“小丫头,咱们先礼后兵,让我帮忙可以,但我这个人向来是明码标价。当然,你是尹成的朋友,我可以给你走个友情价。”
  “你想要什么?”月聆雪心情大好。
  多一个人情况可就完全不同了,起码胜算会增大许多,毕竟他们也不是要和那七人正面冲突,只是单纯的抢夺天狐,难度要小上不少。
  周显摸了摸下巴略微思索,突然抬头盯着月聆雪上下仔细瞧了起来,月聆雪被他的眼神看的有些发毛,羞怒的蹙起了眉。
  “看什么,我问你话呢。”
  “哎~我突然发现你这丫头长得还挺好看,该大的大,该翘的翘。我靠,你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美少女?”
  “无耻!下流!”月聆雪羞红了脸。
  “阿弥陀佛。”虚真识相的转过头去。
  “兄弟,咱说正事呢,想耍流氓改天好吧。”尹成脸都黑了。
  “嘿嘿,开个玩笑。”周显无所谓的摆手,话锋一转说道:“这样吧,看在你是个美少女的份上,钱我就不收你了,给个微信吧。”
  “威信?什么威信,你想要权力?”月聆雪疑惑歪头。
  周显笑着摆手:“行啦,回头再跟你解释,先搞定眼前的事。”
  一说到正事,月聆雪马上正色,可惜脸上的羞红还未完全散去:“我是这么计划的,我和虚真师父拖住他们,尹成找机会抢走天狐,你是和我们去牵制对手,还是跟尹成一起?哦,你别误会,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你们只要抢走天狐,我有把握全身而退,前提是别拖太久。”
  “需要这么麻烦吗?”周显挠头连连:“你们只要保证替我保守秘密就行了。”
  “什么秘密?”
  周显没回答,嘿嘿一笑召来狂风,托着他慢慢升空。
  三人见状刚要召出飞剑跟上,却听天空中飘来周显的话:“乖乖待在这别乱,少给我添乱,碍手碍脚的。”
  说完,狂风漫卷长空,周显已经朝着远处那七人疾飞而去。
  一直到周显的身影慢慢飞远,月聆雪才彻底反应过来。
  “他干什么!一个人要去抢天狐?”
  “应该…是吧。”尹成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偷偷掐了手臂一下感觉生疼。
  虚真一改淡然的神情,神色凝重不已:“阿弥陀佛,单凭一己之力定然无法对抗七人,或许周施主手中有秘法可以偷天换日。”
  在三人的注视下,周显光明正大的飞向那伙人,还未靠近就被对方察觉,刚刚还剑拔弩张的几人,马上调转目光看向周显,没等他落地,几个人手中忽然冒起色彩不一的光芒,数道攻击不分先后同时打向了周显。
  就见周显人在半空无处借力,难以闪避对方的攻击,这一下要是被打实,就算是出窍修士都得挂彩。
  “不好,他躲不过去。”
  月聆雪大惊失色,召出人傀儡就要上前助阵,尹成眼疾手快赶忙将她一把按住。
  “别急,你看。”
  攻击迅速无比,如精确制导般精准命中周显,霎时间,天空中炸开一团璀璨的烟花,恐怖的气浪瞬间翻腾而出,倒卷着四散开来,就连远在数里之外的三人都被狂风吹得头发乱飞。
  尘烟漫天,气浪浩荡,所有人脸上都浮现出了得意的神色,唯独之前那个之前被周显用肉身挡过攻击的男子面色凝重,死死盯住尘烟中心。
  轰!
  异常突然的,刚刚还凝而不散的尘烟,一瞬间被轰然炸开,漫天烟雾尽皆消散一空,再去看,周显身体丝毫未损,身体四周也慢慢凝聚出了一柄柄若隐若现的风刃。
  “怎么可能!这还是人吗?”
  “全无防备的情况下,就算是出窍修士也不可能毫发无损的抗下那么多攻击,这人身上有绝品防御法宝!”
  惊讶的不止那七人,尹成三人看到这一幕,也被吓得瞠目结舌久久不能回神。
  “七道攻击毫发无损,体表也没有凝聚灵力防护,他的硬靠身体抗住的?”月聆雪眸中泛光眼神剧烈闪烁。
  这种情况她只在传说中听过。
  一人双拳,睥睨八方,不灭之身,体修无极。
  体修者。
  “他是体修者?”月聆雪满脸震惊:“能把肉身练到这种程度的,只有真正的体修者。可是八千年前雷极真仙陨落后,体修者的传承就彻底断了,他获得了传承?”
  没人能解答她的疑问,因为所有人此刻都在猜测周显的身份。
  “体修者,他竟然是体修者!难怪他敢凭一己之力正面冲击七人,放眼偌大修真界千万年间,只有体修者才能具备如此实力和魄力。难怪他会要去我们保守秘密,秘密原来就是这个。”
  许多疑问忽然在脑中有了答案,心中的忐忑担忧至此消散一空,月聆雪脸上重新恢复了最初的淡然,但仔细去看,会发现那眼中多了股什么情绪。
  七人的攻击丝毫不能减缓周显的速度,下一刻,周显冲入人群,拳头一握对着距离最近的那人面门便轰了过去。
  咔嚓~
  一声脆响,那人刚刚还菱角分明的脸庞瞬间凹陷,刺眼的鲜血霎时喷溅而出,周显脚下轻轻一动,灵活的避开血液,看都不看就转头去攻击其他人。
  这一下,真如那虎入羊群、水落油锅,众人如避蛇蝎般慌忙退避,可惜他们的速度又怎么快的过周显。
  拳出如风,脚过生雷,一拳一脚大开大合,朴实无华的简单招式,却在他手中展现出莫大的威慑,往往一招过去就能将一人打倒在地。
  他的攻击也极端恐怖,一拳打出对方便再无力起身。
  双方交手才不过几个回合,五个人便全部被周显直接撂倒,剩下两人早已吓破了胆,从没想过一个人竟然能具备如此可怕的战斗力。
  废话不多说,周显没打算给他们反抗的余地,手掌一动灵力暴涌,浮生万刃随即发动,接着在头顶凝聚出一柄长逾数丈的透明巨剑,二话不说兜头斩向一人。
  巨剑势大力沉,下斩之时竟将周围的空气全部抽离殆尽,那人胸口一闷,眼前一阵眩晕,拼命扭动身体想要躲避,却发现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将他牢牢禁锢在原地,只能眼睁睁看着巨剑携着呼啸的狂风轰然落下。
  轰!
  一声惊天巨响,大地被巨剑硬生生犁出一道巨长无比的沟壑,那人站在距离沟壑不足一尺的地方,双腿酥软无力,身体抖若筛糠一动不敢动。
  他知道周显是故意的,因为那攻击从一开始就没有对准他,但如果他刚才敢乱动,结果就不一定了。
  周显如天神下凡连败六人,手下竟无一合之敌,最后那人见到此状,心中最后一丝反抗的念头也彻底烟消云散,颤抖着身体将怀中的天狐双手奉上,周显手掌一摊,白狐被风托着落入他掌心,那人见此浑身一软,一屁股直接瘫坐到了地上。
  远处的尹成三人早已看傻了眼,直到看见周显顺利抢到白狐,这才如梦初醒,慌忙召出飞剑朝那边疾飞而去。
  “记住了,你欠我一份人情。”
  见月聆雪来到近前,周显随手将白狐抛了过去,月聆雪稳稳接住,乖巧的点了下头。
  扭头,一指那两个没昏过去的:“你们。”
  闻声,那二人顿时一个激灵,连滚带爬来到他面前:“前辈大人有大量,饶我们一命吧。”
  这两人是把他当成某个隐藏实力混入秘境的高手了。
  周显苦笑不得,不过这样也好,省的他费劲多解释了。
  “去把那几个人弄醒叫过来。”
  “是,是是。”
  二人如蒙大赦,赶忙挨个去把那五人弄醒,有几个刚醒过来貌似还没搞清楚情况,挥舞着兵器还要攻击,那二人想都不想一个大耳刮子抡上去,也不知说了些什么,那些人立刻变得安静下来。
  不一会儿,七人全部来到周显面前,一张张脸上都写满了忐忑和不安。
  周显清了清嗓子,沉声道:“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你们吗?”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不明就里。
  周显说:“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是人。修行不易,我也不愿凭白废了你们的修为,你们都懂我意思吧。”
  有些人若有所思,有些人满头雾水,却碍于周显的威慑不敢说话。
  周显见状,遗憾摇头:“我不杀你们,是不想徒增杀孽,但这件事你们需烂在心中,不得对任何人提起,否则被我知晓,天涯海角也容你不下,听明白了吗。”
  “明白明白!”众人这才恍然大悟,连连点头生怕慢了再惹来周显不悦。
  见到此景,周显满意的点了点头,赶苍蝇似的大手一挥:“明白了就滚吧,切记,千万别出去张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