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界最后一个体修 > 第九十一章 最是无情

  月聆雪用迷魂之法控制住童魔,童魔道出两人所在,周显立刻马不停蹄赶往后山地牢。
  来到后山,远远的就看见岩壁前有一个高数丈的山洞,洞外左右各有两人在把守,周显二话不说催动‘浮生万刃’,没等对方做出反应,无数刀剑便将看守切成碎块,鲜红刺眼的血液霎时流淌满地,浓浓的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一入山洞,扑鼻而来一股令人作呕的酸臭气息,周显皱眉,掌心一动凝出火焰驱散黑暗。
  操控火焰是炎龙一族的天赋能力,周显作为契约者,自然也能使用,这就是灵兽契约的强大之处。
  同理,炎曦也可以驱使风,灵兽契约双方是对等的。
  随着火光将周围照亮,漆黑的甬道倾斜向下,一直延伸到不知什么地方。
  一路走一路看,甬道两侧全是被隔离开的牢房,牢房内关押着形形色色的人,有些只是鼻青脸肿,有些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样。
  骤然出现的光芒,立刻引起周围囚犯的注意,短短一愣,也不知是谁最先发出呼喊,下一刻,整个地牢彻底炸开了锅。
  所有人开始疯狂冲击牢门,身上的铁链随着他们的挣扎‘哗啦’作响,哀嚎声,求救声,接连不断此起彼伏,周显冷着脸,阴沉的目光从牢房内一一扫过。
  “聚魔庄简直灭绝人性,地牢里竟关押了这么多的人。”尹成看着那一个个模样凄惨的囚犯,拳头忍不住紧紧攥起。
  几乎所有的囚犯身上都带伤,一些衣衫褴褛刀伤剑痕触目惊心,一些人则是双肩琵琶骨被穿透,挂在墙上动弹不得,只能将哀求的眼神投过来。
  尹成向来心慈手软,何曾见过这般景象,当即便要打开牢门释放囚犯,却被韩梦影制止。
  “切勿多生事端。”
  谁都不知道这里关押的都是些什么人,或许是聚魔庄的仇敌,又或许是其他宗门的弟子长老。
  如果只是一两个人,释放他们无伤大雅,但关押的人太多了,一旦开了头,剩下的就必须要放。
  人性卑劣,不患寡而患不均,莫要善心种恶果,得不偿失。
  周显还在寻找李隐和叶灵,月聆雪见状随即放出天狐和圣熊,将二人样貌传入它们脑中,两只灵兽随即飞快跑了出去。
  看到这一幕,尹成也召出迷魂兽协助搜索,一行人四散开来,各自朝着一个方向展开寻找。
  地牢虽大,却也有限,经过一番寻找排查,终于,在地牢最后方的牢房里,周显看见了一个蜷缩在角落的人,脑袋深深埋在腿间,一动一动宛如石雕。
  “李隐…师兄?”周显颤抖着声音轻声叫道。
  话音刚落,那人慢慢抬起了头,脸上赫然显露出森然白骨,仅剩一部分皮肉还摇摇晃晃的挂在上面,完全裸露在外的眼珠‘咕噜噜’来回一转,看到了周显。
  “你是…周显?”
  此时的周显形如稚嫩少年,略显青涩的眉间隐含煞气,与之前的样子的确相差不小,好在还有迹可循。
  “师弟!真的是你?”
  盯着看了好一会儿,那人忽然用力睁大眼睛,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呢喃,眼珠更加疯狂的来回滚动,样子格外骇人。
  “是我,周显。”
  周显一脚踹开精铁铸造的牢门,几步去到李隐面前。
  对上他的目光,李隐忽然眼神闪躲着向后退去,周显一愣,黯然低头。
  往昔那玉树临风翩然公子的李隐,此刻已经沦为比街头乞丐还不如的凄惨模样,这般姿态下如何有脸面对故友。
  周显鼻间一酸,上前一步轻轻抓住他的手腕:“师兄,我先带你出去,叶灵在哪?”
  “叶灵…”听到这名字,李隐的脑袋低的更深了。
  周显见状心脏不由‘咯噔’了一下:“师兄,叶灵呢。”
  “师妹…师妹她,她…”李隐忽然掩面悲泣,‘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周显你杀了我吧。”
  “师兄!”
  “我对不起你,没照顾好叶灵,你杀了我吧。”
  周显咬牙,双拳紧握,额头上青筋暴起,眼中杀意纵横。
  李隐跪在地上一动不动,看着他比之前瘦弱了许多的身体,沉默半晌,周显松开拳头,伸手将他扶起。
  “师兄别自责了,谁都不希望发生这种事,不怪你。”
  这时尹成等人也找了过来,一看到李隐那狰狞如鬼的面容,月聆雪当时就被吓的花容失色,好不容易才稳住心神,赶紧取出一枚雪白的丹药递给周显。
  “先给他治伤。”
  周显接住丹药正要给李隐服用,被李隐摇头拒绝:“先出去吧。”
  说完,拖着残破的身躯,踉踉跄跄的往外走去,尹成闻到他身上恶心的气味下意识的退后,韩梦影见状却主动上前托住他,搀扶着慢慢离开地牢。
  望着李隐渐渐消失的背影,再看看手中那枚丹药,周显静默无言,怅然叹息。
  …………
  无名山,山峰之上,一座新的小土包微微隆起地表,土包上立着一块无字青石,一串银色手链摆放在青石下,虚真双手合十站在土包前,轻声诵念心经。
  “师兄,往后你有什么打算,不如与我一同…”
  周显话没说完,李隐已经摆手拒绝。
  “我想先出去走走,多看看这个世界,或许某一天累了,再回来重建极上派。”
  “也好。”周显点头,话音一顿,转而说:“师兄,叶灵的事错不在你,你无需过分自责,如果你真的心有亏欠,就努力活下去,用你的力量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放心吧,我不会自寻短见的,毕竟那样就要第二次对不起你了。”李隐笑着指了指自己的脸。
  经过治疗,他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这全赖月聆雪不计代价的贡献出各种灵丹妙药,为此月聆雪心疼的都差点哭了。
  周显也不知道这些丹药价值高低,不过联想到月聆雪的身份背景,以及丹药那堪称起死回生的强悍效果,想来肯定不会便宜,无形中又多了一份人情。
  打消掉李隐轻生的念头,周显对这方土地再无丝毫留恋,二人随即寒暄分别。
  什么事会让人快速成长?以前的他不知道,现在他渐渐开始明白了。
  可能就是生离死别吧。
  李隐走了,什么都没要,也什么都没带。
  周显知道,如果因为关心他而给他一大堆东西,还不如让他就这么一穷二白的离开。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个道理他已经深刻体验过一次了。
  “真的不用管他吗?”月聆雪不无担忧的说。
  “不用。”周显笑着轻轻摇摇头:“师兄的为人我了解,一旦决定的事就绝对不会改变。山水有相逢,或许未来的某一天,我们还有机会再相见呢。”
  “但愿如此吧。”
  众人站在山顶,眼前是层峦叠起的群山,四周山势挺拔险峻,几乎与天同高,洁白的云层笼罩在山峦之间,恍如仙境。
  “走吧,这地方风景不错,叶灵在这里也能好好睡一觉。”
  周显说完,转身御风而起,刚升空,远处滚滚红烟浩荡而来,所过之处万木尽数被焚烧殆尽,刚刚还绿意盎然的大地,顷刻间就成了一片焦土,周显的脸都黑了。
  “这条笨龙,一点都不知道保护自然环境吗?”
  下一刻,一道火红倩影翩然落地,手里抱着一块黝黑的大石头,献宝似的蹦蹦跳跳来到周显面前。
  “周显周显,快过来,有好东西。”
  炎曦兴奋的像个捡到钱的小孩子,周显阴着脸接过石头,石头入手,竟出乎意料的沉重,周显一惊,赶忙发力这才稳住身体没有摔倒。
  “好重的石头,这什么东西?”
  “嘿嘿,没见过吧。”炎曦得意的瞥了他一眼,扭头看向月聆雪:“月姐姐你认识吗?”
  “这是…”
  月聆雪靠近过去,盯着石头来回打量了一番,再伸手左右摸索片刻,忽然秀眉一挑,面露惊容:“天陨精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