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界最后一个体修 > 第九十三章 生机

  “不对劲儿!”
  在周显的注视下,从‘房顶’渗透出的金色能量,一出现就立刻朝七彩灵液所在的地方包围过去,两团异色瞬间便纠缠在了一起。
  “那是金身留下的东西。”周显眉头紧锁,睁大眼睛死死盯着那里。
  别看金色能量充满了神圣气息,实际上那东西就是吞噬他本命精元的罪魁祸首!
  随着两团能量发生接触,一瞬间,钻心刺痛轰然涌上心神,周显当场‘嗷’的一嗓子叫出声,额头上的汗‘唰’的一下就流了出来。
  炎曦冷不防看到周显痛苦倒地,立刻被吓得花容失色:“周显…你,你怎么了,没事吧,别吓我啊。”
  周显此刻早就没有说话的工夫了,无法形容的剧痛如潮水般一波一波的疯狂冲击着他的大脑,能勉强保持不昏过去已经是最难得了。
  “这鬼东西到底怎么回事?”
  周显牙龈都咬出血了,却还是不能适应痛感,心中一度萌生出自杀的念头。
  太TM疼了!
  终于,不知过了多久,痛感开始逐渐减弱,可惜周显也已经被折磨的几近发疯,浑身上下仍然止不住的剧烈颤抖。
  现在的他是魂体,这代表的是神魂遭受了严重的冲击。
  “赶紧想办法把那块狗皮膏药抠下来,这东西会害死我的。”刚刚恢复了一点力气,周显急忙大叫。
  炎曦也是被吓得不轻,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起身就要去抠灵液,谁知抬头一看,直接愣在了原地。
  “发什么呆呢,赶快去啊。”
  “不是,那什么…好像有点…唉算了,你自己看吧。”
  “到底什么啊。”
  周显不解,抬头看向上方顶部,只一眼,整个人就傻了。
  只见七彩灵液附着的地方,那金色能量已经消失大半,虽然顶部缝隙间还在不断渗透出金色能量,但每次一出现,都会被七彩灵液包裹住缓慢吞噬。
  “那东西…在清除金色能量?!”周显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半信半疑,他继续锁定那边,一时间竟忘了疼痛。
  果然,仔细观察了一会儿,他发现那七彩灵液真的可以消除金色能量,心神为之震动。
  神魂马上退出内天地,刚睁开眼,抬眼就是一张大脸。
  是月聆雪。
  “干什么凑这么近!”周显吓了一跳。
  月聆雪的脸‘唰’的一下红到了耳朵根,局促不安的搓着手:“我…”
  “有话随后再说,给我护法。”
  言罢,周显眼睛再次闭上,这次却不是进入内天地,而是运行功法查看经脉。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肉身成圣决》一经运转,经脉内瞬间就生出丝丝缕缕的金色能量,金色能量刚出现,就马上去吞噬他的本命精元。
  周显彻底明白了,金身留在他体内的不是单纯的能量,而是可以生根发芽的种子。
  失去了金身的限制,《肉身成圣决》修炼转化来的金色灵力会不断吞噬他的本命精元,修炼越久,吞噬越多。
  而如果不加修炼,金色能量便不会继续产生。
  周显突然醒悟了!
  《肉身成圣决》,不能留!
  霍然开眼,这次眼前没有人脸,周显面色凝重,微微眯起的眼睛里有异光在闪烁。
  “谁手上有修炼功法?”
  此话一出,众人愕然不解、
  “你要功法干什么?”月聆雪问。
  周显回答:“体修功法里面有鬼,继续修炼只有死路一条,必须马上舍弃。”
  “你要散功重修?”月聆雪大惊。
  周显点头,态度坚决:“是!”
  月聆雪秀眉蹙起:“你可知道散功对身体的损伤有多大?”
  “知道,但现在只能这么做,否则就不是损伤大小的问题了,会要命的。”
  “好的,明白了。”月聆雪默然点头。
  和命相比,修为也好,其他什么也好,都不重要。
  “你想修炼什么?”
  “你有什么?”
  “气修,神修,功法我都有,唯独没有体修的。”
  “有我也不练。”周显冷笑,同样的事情他可不想再来一次:“普通气修的就行。”
  话说出,却不见月聆雪动作,轻抿嘴唇欲言又止。
  “怎么了?”周显问。
  略微迟疑,月聆雪小声说道:“其实,如果你真的想继续体修,可以尝试自创功法。”
  “自创功法?”
  “能在修真界历史上留下足迹的强者,无一不是自己创造修炼法门,自创的未必是最强的,但最强的一定是自创的,而且自创功法与自身完全契合,随时发现问题,随时可以进行修改调整。”月聆雪解释道。
  “如果真像你说的那么简单,为什么那么多人还是修炼前人功法?”
  周显早已不是初入修真界的小菜鸟,许多东西哪怕不明白原理,也能一下子听出问题。
  月聆雪说:“这涉及到洞虚期以后的证道之路,现在解释起来太麻烦,而且说实话我也并不清楚具体细节。”
  “明白了。”
  月聆雪毕竟还只是元婴期修士,距离洞虚期,中间还有出窍,分神,合体三个大境界,那是她现在根本无法触及到的领域,自然不能给出合理的解释。
  倒是她的话,无形中给了周显一丝灵感。
  “自创功法么。”
  坦白讲,他到现在都对修炼上的事一知半解,一直以来都是不灭金身炼化吸收灵液,然后再反馈给他,所以他并不清楚真正的修炼过程是怎么样的。
  “月聆雪,如果我要自创功法,你知道具体该怎么做吗?”
  “我爹说,自创功法最大的问题就在于证道,如果不考虑证道,金丹期都可以随便自创。有些大势力为了挑选真正天赋异禀的天才,会强行要求弟子门人自创功法,这样的人一旦成功证道,几乎就是同阶位修真者中最强的存在,当然过程会非常艰难,成功者万中无一。”
  “功法的事情稍后再说,先解决眼前的问题。”
  言罢,心神下沉内视经脉,神念一动,经脉瞬间在体内炸开,周显脸上涌出异常潮红,张嘴‘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黑褐色的脏血。
  修炼十年功,一朝尽归散。
  破坏比建造就是容易这么多。
  “周显!”众人揪心。
  周显摆手摇头,神念内视之下,发现刚刚存在于经脉内的金色能量已经全部在体内扩散开来,不光如此,九霄神雷和那七彩灵液也飘荡在空荡荡的丹田之中,失去了容身之所。
  经脉尽裂的痛苦远非常人所能忍耐,但周显已经走上这一步,无论如何都要走到头。
  “炎曦。”
  一语出口,眉心红光一闪,炎曦现身。
  “干嘛?”
  “那块天陨精金从哪来的,再多弄点。”
  “你说梦话呢,那东西千万年都不一定能碰上,你居然还要多的。”
  “现在我知道的只有天陨精金可以化解我体内的残余灵力,不将那些东西清理干净,本命精元会继续衰减直至彻底消失,你想看着我死吗?”
  “当然不想!可是我…”炎曦为难了,苦着脸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这时,月聆雪说话了:“周显,天陨精金可遇而不可求,但如果你需要的是域外星河的能量,我倒是有点想法。”
  “说。”
  “灵种。”
  “灵种?”周显皱眉:“什么意思?”
  “灵种天地孕养所成,其本源可以是山川草木,也可以是鱼虫鸟兽。你体内的灵种本源乃九霄神雷,而九霄神雷,正是从那域外星河中孕养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