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界最后一个体修 > 第九十八章 交手

  “周显!是周显!”
  虽然隔着很远,但月聆雪还是清楚的看到了正在和雪微寒对峙的人。
  一瞬间,揪着的心直接放下,似乎只要那个人来了,就什么问题都能解决。
  “不知道我这朋友是什么事得罪了阁下,令阁下铁了心的非要杀他?”周显微笑着问,丝毫没有因为对方是合体期高手而面露半分惧色。
  雪微寒冷哼:“天底下的和尚都该死,况且我杀人与你何干?再敢挡我,我连你一块杀!”
  “你杀别人我管不着,但要杀我朋友,抱歉,不行。”
  “狂妄,我要杀他,谁都拦不住。”
  话音未落,雪微寒突然暴起发难,掌中血芒爆闪直接袭向虚真。
  “我拦得住!”
  周显凛然无惧,一脚踹开虚真,回身悍然举拳。
  轰!
  拳掌相撞,惊天巨响登时响彻天地,狂风激荡吹散漫天白云,轰然扬起遮天尘埃。
  一击过后,周显向后连退三步便停下,反观雪微寒,居然直接被轰退到半空中,翻转好几圈这才堪堪稳住身形。
  首次交锋,双方高下立判。
  “怎么可能!”满场之人震撼当场难以回神。
  雪微寒修为高达合体二阶,在这焚香谷方圆数千里范围内,除了谷主凌波仙子和另外三位阁主,便再没有谁能有资格和她正面对战。
  而且就算是那三位阁主,实力与雪微寒也不过在伯仲之间,真正能稳定压制雪微寒的,仅有凌波仙子一人。
  谁都不敢相信,一个不知从哪跳出来的野小子,竟然可以正面击退雪微寒,这一幕着实惊到了所有人,更让雪微寒本人心神剧震。
  “你到底是谁?”
  “周显。”周显笑答,风轻云淡。
  “没听说过,你师承何处,师父是谁?”
  修真者很难从外表判断出实际年龄,但对于修为高深的人而言,他们能从对方的气血中分辨出大致年纪。
  修行越久的人,气血不见得多强,却会给人一种厚重稳定的感觉,反之年轻人,大多气血旺盛,却缺乏沉淀和积累。
  粗看周显,气血远比常人强悍许多,雪微寒从见过有气血如此强盛的人,但他整个人锋芒毕露气凌九霄,显然年岁不会很大。
  能教导出如此妖孽的弟子,其师父定然不是常人,很可能是某个大势力精心培养出的天才。
  周显随口应答:“我来自星域,无门无派,天生地长,自成一家。”
  “无门无派?我看是不敢报名字吧。”雪微寒有种被人小看的感觉,心下一寒,表情更冷:“不管你是谁,敢在焚香谷闹事,就一定得付出代价。”
  话音落下,掌间血芒再起,周显这次不敢大意,体表迅速缠绕上一层深紫色的雷光,双拳紧握蓄势待发。
  气氛凝滞,二人隔着十几丈远遥遥相对,彼此眼中均是警惕。
  雪微寒周围慢慢浮现出了洁白的冰晶,周显眉毛一挑,翻掌之间雷光收敛,取而代之的则是翻腾跳跃的火焰。
  “冰封天地!”
  雪微寒素手一挥,漫天雪花霎时随风飘散,所到之处大地凝冰万物冻结,整个清宵阁立刻变成冰天雪地,所有人全部被定在原地化为冰雕。
  “地心熔火!”
  周显势大力沉的一拳轰然垂向地面,霎那间,大地裂开一道狭长骇人的口子,寒冰蔓延到他脚下被猛然截断。
  周显手下不停,掌间火焰喷吐倾泻而出,焚烧冰界蓬蓬水雾蒸腾而起。
  “幻形,雷!”
  借着水雾的遮挡,紫色雷电重新缭绕体外,周显脚下猛踏地面,身化雷电紧握双拳,猛然朝着雪微寒冲了过去。
  水雾遮天阻挡视线,冰与火猛烈碰撞令周围的灵力变得无比混乱。
  雪微寒知道周显肯定要偷袭,神念释放笼罩全场,牢牢封锁住每一寸领域,却诡异的发现居然丢失了周显的气息。
  “怎么可能!”
  天地万物皆有气息,就算是能消除气息的秘法,也绝对有迹可循,但周显的气息真的消失了,消失的干干净净,仿佛从来就不曾存在过的一般。
  水雾蒸腾难以视物,雪微寒心神微沉,只能强行放大感知,希望能捕捉到一丝痕迹。
  忽然,斜刺里一道雷鸣陡然炸响,雪微寒一惊,抬手泼洒出一道道锋利的冰棱飞射过去。
  冰棱入地发出宛如金铁交鸣般的声响,雪微寒知道攻击落空,也不气恼,静立原地继续警戒。
  只要冰封领域不解除,她就能占据绝对的优势,无论周显有什么手段,效果都会大打折扣,而且为了抵御冰封领域的负面效果,周显必须得时刻不停的运转灵力,否则灵力一旦停顿,等待他的就是变成冰雕。
  极低的温度持续着,漫天水雾也相继化为冰晶,只听迷雾中不时有雷声传来,却始终不见周显现身,雪微寒疑惑了。
  忽然,她一愣,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连忙挥手驱散冰封领域,袖袍用力横扫几次,无数冰晶尽皆消失,天空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重新恢复自由的人们被冻得直打哆嗦,牙齿碰撞摩擦的声音此起彼伏。
  水雾一散,眼前场景豁然明朗,雪微寒四下一扫,赫然就见刚刚虚真所在的地方已经空无一物,扭头再看,韩梦影和月聆雪也消失无踪。
  被耍了!
  周显压根就没打算跟她硬碰硬,一开始就计划好了趁其不备直接救人逃走。
  耻辱感如潮水般疯狂涌上心头,雪微寒眸中杀意暴涨,银牙紧咬愤恨握拳。
  “周!显!”
  歇斯底里的怒吼回荡九天,久久难以散尽。
  …………
  焚香谷外,周显御风带着三人顺利逃出生天。
  “少主,你没事了?”韩梦影脸上难掩狂喜,眼中依稀闪烁着泪花。
  周显灿烂大笑:“如你所见,完整无缺。”
  “太好了!”
  “阿弥陀佛,周兄吉人天相,如今破而后立,前途不可限量。”虚真感叹道。
  “哈哈哈哈…借小师父吉言。”周显大笑,扭头一看月聆雪,发现她的样子貌似有些不对:“咦~丫头,你脸怎么这么红,哪不舒服吗?”
  “没,我挺好的。”月聆雪俏脸通红,几次想去看他,可一对上他的眼睛心脏就‘砰砰’乱跳,不知道到底怎么了。
  “真没事?”周显不信,随手贴上她的额头:“不烧啊。”
  “别动手动脚的,我没事!”月聆雪脸上更红,赶紧一把打掉他的手。
  “这怎么还急眼了。”周显轻笑,心情大好之下,倒也不在意。
  “哎对了,炎曦和尹成呢,你们没在一起?”
  这话一出,三人都是一愣,月聆雪眉毛为之皱起:“你没碰见炎曦?”
  周显疑惑:“没有啊,我刚离开星域,苍夜就说你们有危险,开了界门就是焚香谷,我也是追着韩梦影的气息才找到的你们。”
  “糟了!”
  月聆雪表情骤然一变,周显心头一沉,驱散狂风众人随即落地。
  “到底什么情况?”
  月聆雪脸色异常难看,快速将事情缘由简单叙述一遍。
  “恐怕是圣熊的气息让炎曦以为我们遇到危险了,所以想闯入焚香谷去救我们,谁都没想到你会半路杀出来。都怪我,不该冲动的。”
  周显阴着脸一言不发。
  这件事真没法去说谁对谁错,毕竟谁的出发点都不是坏的。
  看他一副愁眉紧锁的样子,月聆雪忍不住了:“周显,我们得回去救他们。”
  “肯定要救,问题是怎么救,同样的手段我不可能用两次,那个女人也不可能上两次当。”周显的脸色阴沉的有些吓人。
  见状,韩梦影不禁疑惑:“少主,你现在实力大涨,焚香谷不傻,她们不会轻易和你为敌。”
  “你觉得我能打赢那个女人?”周显突然反问,韩梦影顿时愣了:“不是吗?”
  周显冷笑:“虽然我修为恢复,但也只是区区金丹,与我交手那女人最少合体,根本不是我所能对抗的。”
  “什么?”三人大惊:“你刚刚不是…”
  “苍夜在我体内留了一股灵气,就是靠着那股灵气我才敢冒险。”
  “这…”
  谁都没想到周显实际上会是这么个情况,一时间他们都无计可施了。
  忽然,周显御风而起直直飞上天空,月聆雪见状连忙询问:“你要干什么?”
  周显头也不回的说:“回去,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