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起灵 > 第八章 螳螂捕不了蝉

  魂藤挥出三四藤枝,狠狠地抽击向焰魔豹的身躯。
  “吼!”
  焰魔豹痛苦的嘶鸣了一声,身上的火焰图腾刹那间熊熊燃烧起来。
  烈火焚烧了整个藤蔓,藤蔓陡然破碎。
  陈唐的脑海中瞬间盘算出了焰魔豹的防御强度。
  魂藤的抽击让其身躯出现丝丝血痕,可见防御不算太强。
  焰魔豹的防御纯粹以来身躯火焰的反噬。
  “老张,你的冰魄鸟正好克制他,直接正面硬怼,老李废掉它的左腿!”
  “收到!”张羽和李瓒异口同声道。
  沈浪虽不情愿可也接受了自己的定位。
  暂时缺乏攻击手段的他只得依赖元素化的能力发挥作用。
  沈浪身躯镜面光泽浮现,死死地抱住焰魔豹不让其移动。
  李瓒心神驱使扑克牌冲向焰魔豹的左腿同时大喊道:“给我破!”
  “嘭!”浓浓的血雾瞬间爆散,焰魔豹瞬间瘸了。
  陈唐的藤蔓已然从地面冲天而起,捆住了焰魔豹的身躯。
  冰魄鸟早已凝聚好的冰刃盘旋而下,生生的斩碎了其咽喉。
  “嘭~”焰魔豹化作了一个光团,掉出了二十多枚灵晶。
  在陈唐等人手起刀落的时候,天际间再度传来声响。
  “恭喜陈唐组,率先击溃阶层守护者,步入19层。”
  陈唐等人听到此话也没多大的诧异。
  总归还是有人要监视一番的,否则如何保证学生们的安全?
  大家只是拥有序列灵,具备战斗潜力的人,而非战斗强者。
  纵然天才可以脱颖而出,可大部人却会黯然离场。
  这是高考,不是战斗,在尽量逼真的情况下也一定要保护学生们的安全。
  陈唐四人心知肚明,自然不会计较什么。
  就是这样有点出风头,拉仇恨,不过......
  【阶层守护者首杀,胜利点+3000】
  这几次胜利点涨的飞快,陈唐猜测,并非是事情本身有多难,而是知道的人多了。
  整个考场一万多人,才会将原本不算太难的事情累计足够多的胜利点。
  胜利点这么多可不能浪费啊,的赶紧消化一下。
  “哥几个,我们现在灵晶比较充足,我觉得前几层优先供给小沈。”
  “现在全靠小沈来抗伤害,若是他灵能告罄,我们就无法全力攻击了。”
  李瓒和张羽也纷纷赞同。
  四人一起住了三年,彼此都了解,陈唐不是什么自私或厚此薄彼的人。
  陈唐只是在做出正确的选择罢了。
  沈浪虽然没太多攻击性手段,可一手元素化能力足够他扛很久。
  元素化十分强大,不过消耗也不容小觑。
  150瓦的灵能,一分钟便要耗掉十分之一。
  战斗起来,撑死扛个几分钟灵能就要告急了。
  对于陈唐组来说,能多抗一分钟都意义重大。
  三人毫无犹豫的将所有灵晶灌给了沈浪。
  李瓒和张羽暂时也没有什么修炼法门,只能靠吐纳来自然增长。
  陈唐在沈浪吞食灵晶的时候,也在耗费胜利点来提升灵能。
  【胜利点:12977】
  【灵能:153瓦+】
  陈唐心神一动,提升灵能!
  153,154...178,180瓦!
  陈唐的呼吸越来越粗重,暂时达到了身体能够负担的极限。
  消耗了2700点胜利点,将实力强行拔擢了一大截。
  接下来便是蕴脉,陈唐冲开任脉,按照任督二脉的说法,自己算是正式步入修炼的大道了。
  既然有这个机会,就绝不能错过!
  直接超级加倍全部压上,不惧埋伏!
  心神一动,蕴脉+。
  11%,12%...100%!
  任脉全通!
  打通的经脉在体内化为了金色的涓流,一条经脉贯穿体魄发出了金灿灿的光亮。
  从天突穴至神阙穴全部打通。
  “老...老大,你怎么这么亮啊?”李瓒和张羽看着陈唐目瞪口呆道。
  陈唐昂首微笑道:“不好意思,任脉全开了。”
  一道惊雷炸响在了李瓒和张羽二人的耳畔处。
  “什么?”
  “老大你开玩笑的吧~”
  “怎么可能啊...”
  可刚刚通体散布的金光确实是任脉的位置啊。
  李瓒苦涩道:“不会是真的吧...”
  陈唐抿抿嘴道:“虽说有些残酷,可确实是真的啊。”
  “天啊,老大你怎么修炼的?”李瓒急忙问道。
  序列灵一般的他急需提升实力的窍门。
  “唉,我要有会不教你们?住了三年了这还不明白吗?事实就是我自己都不太清楚...”陈唐目光低沉的说道。
  李瓒和张羽叹口气微微摇头。
  其实这也很正常,大家对于修炼都是一知半解半吊子。
  那些御灵大学对于消息的封锁严密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陈唐是个什么样的人,有着什么样的背景他们再也清楚不过了。
  那些可以快速提升实力的法门怎么可能会给陈唐一个毛头小子?
  不一会儿,沈浪也完成了灵晶的吞服。
  “咋样啊小沈?”陈唐那个关心的问道。
  沈浪嘴角微扬抱拳道:“多谢各位哥哥成全,我的灵能突破180了。”
  “弄好了就继续吧,耽误的时间有点多了。”陈唐催促道。
  他们在19层逗留了太多的时间,要是再这么墨迹,猴年马月才能高考完啊。
  正当四人准备启程的时候,身后传来了戏谑之言。
  带头的发带男轻笑道:“我当是谁呢,这不是四十七的陈唐吗。”
  “可不是吗,连续的破纪录,好威风哟。”另一位学生嘲弄道。
  “王哥我们不妨抢走他们的灵晶提升成绩?”
  发带男颇有些心动,眼神中的贪婪愈发炽热。
  陈唐目光微凝,原来是一七六中,羊城倒数第一,也被成为痞子聚集地。
  学习最弱,纪律过宽。
  唯有插科打诨,嬉皮捣蛋堪称一绝。
  他们尾随陈唐不少时间,始终保持一刻钟的距离。
  待得陈唐等人干翻阶层守护者的时候再动手。
  在发带王哥看来,这群人刚恶战一场,必定疲惫。
  他们螳螂捕蝉,渔翁得利端的是一番美事。
  可他们却恰恰忽视了这一刻钟的距离。
  短短的时间能改变很多事情。
  “想要螳螂捕蝉?那也得看看你们的牙口够不够硬!”
  陈唐在四十七也是能惹事的主。
  撞上同行了怎肯低人一头?
  “怕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衰仔,你们一起上吧!”
  李瓒三人迅速围过来,他们接连战斗具备了一定的战斗素养。
  王哥自恃人多,无所畏惧。
  “方苍,夏葵,上!”
  一场大战,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