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起灵 > 第十八章 战!

  陈唐嘴角一歪:“你...你在想桃子吃?”
  “我透,都特么9102年了,还有这种睿智言论?”
  拜托,你想装个十三我懂,要不要这么中二气质爆棚啊崴!
  难不成,我还要配合你的演出么弟弟?
  林洲眉毛瞬间拧成了一团,嘴角疯狂抽搐,手脚都不协调的摆动。
  他林洲是谁?斗灵场的人气选手啊,来者无不是如临大敌般的谨慎小心。
  再配上他的垃圾话来摧毁别人的斗志是林洲非常享受的一种方式。
  可是陈唐完全不吃这套,甚至没有一丝丝紧张感可言。
  “看来你还是没经历过社会的毒打啊。”林洲微笑着摇摇头。
  “今日就让我来教育教育你吧~”
  陈唐收起了原本轻松地面孔,轻轻拍打着身上的少许灰尘。
  “你们怎么这么爱叨叨?”
  “哼,那是你根本就不懂!你不明白我们经历过什么!”林洲身上的劲装陡然爆裂。
  “啪~”露出了浑身健硕的肌肉,还有累累的战斗疤痕。
  “小子,你的梦就在这里终结吧!”
  陈唐再也不想和他废话了:“说完了么?说完了就打!”
  社会上总有那么一群人,宣传着自己的价值观和经验,试图让别人接受他们的想法,把别人的理想当做白日做梦,把别人的热血当做年幼无知,把别人的坚持汗水当做无所用处的瞎捉摸,一辈子活在教训别人的形象中来寻求优越感。
  在陈唐看来,林洲固然有经验不假,可那桀骜的双眼和不屑的态度激起了陈唐好斗的心!
  战斗,是御灵者永恒的主题。
  御灵者敢战,不怕战!敢死战,不怕战死!
  陈唐清楚的知道,御灵者如此高绝的社会地位不是白来的。
  那必然是无数血与泪的牺牲换来的,是他们应得的。
  日后步入影域那更是战火连绵,容不得丝毫的犹豫!
  林洲也不是真的傻,最终还是要回到拳头上说话。
  谁的拳头大,谁说的话就硬!
  陈唐在“黄粱一梦”当中明白了灵能的调动路线以及应用方式。
  充沛的灵能加上任脉全开,督脉初开的优势,也丝毫不逊色于精英级别的学生。
  林洲实力很强,一个健步迈出,身上金光大盛。
  “快看!这就是开脉者,御灵者真正的起点!”
  看台上的解说激动地向来看斗灵的观众们解释着。
  林洲沐浴在一片赞誉之下,自然也要展现下胳膊有多粗。
  林洲脚下迸发出强劲的能量,身形朝着陈唐爆射而来。
  陈唐丝毫不慌乱,手上的藤蔓缓缓挥出。
  “藤击!”
  十瓦的灵能注入藤条当中,使劲的抽击向林洲。
  而就在此时,林洲脚下一转,脚下奇异现象变换而出。
  “天冰指路!”
  一道道冰丝开始在林洲的脚下汇聚,冰丝凝结成一条冰道,助力林洲快速的扭动身躯从而躲闪魂藤的攻势。
  陈唐序列之眼立刻分析出了林洲脚下冰丝的状况。
  “三星灵植,玉冰莲。”
  陈唐首次碰上了相同的序列御灵者,而且还是守护灵比自己高尚一个档次的强者。
  守护灵二星和三星的差距还是蛮大的。
  当时的张羽能够凭借一己之力引开灵潮,无非仰仗着自己三星灵兽的强悍实力。
  而现在的林洲也丝毫不例外。
  林洲脚下冰面光滑无比,其身形如同冰面上舞动的芭蕾,光影穿梭之间游走在整个战场,绘制出了一幅绚丽的图案。
  陈唐倒不是害怕这些花里胡哨的移动。
  林洲虽看似非常眼花缭乱,可这恰恰证实了他速度奇快。
  玉冰莲和他相辅相成。
  冰莲上的花瓣凝聚成了冰锥朝陈唐攒射而来。
  陈唐立马翻滚躲避,同时呼喊着魂藤。
  “闪耀吧!魂藤囚笼!”
  “咔嚓咔嚓~”地面上的泥土不停地抖动,少许之后,无数的藤条冲天而起,一百零八藤枝盘旋缠绕而成一个巨大的囚笼从天空笼罩而下。
  “轰隆!”
  一声炸裂的巨响,藤枝囚笼完全的覆盖了地表。
  可是囚笼内不断地绽放幽蓝色的光束,冰锥不断刺出,囚笼恍然间摇摇欲坠。
  “魂藤,包裹它!”
  “魂藤茧!”
  魂藤意随心动,藤蔓里三层外三层的开始缠绕并收紧。
  整个藤蔓活像将其包裹成了一个茧一样,幽蓝色的光芒摇摇欲坠逐渐暗淡。
  “不...不是吧...难道林洲会输?”
  “怎...怎么可能?”
  战况之出乎意料立刻让解说嘶吼道:“啊啊啊~最大危机!林洲身陷囚笼当中!这陈唐不会想要直接勒死林洲吧~?”
  “我们的大明星林洲难不成出师就遇五丈原?”解说捏了一把汗猜测到。
  “妹的,要不是劳资压了你林洲五千块,劳资才不碰你的臭脚呢。”边擦着额头上的汗便心想道。
  可正在人们担忧的时候,幽蓝色的光华突破了层层包裹,破茧而出。
  冰莲凝聚成了一柄冰剑,林洲右手拿起冰剑,横在身前,挥舞着冰剑朝着陈唐劈砍而来。
  陈唐右手的藤条化身为鞭子,鞭子自右上朝坐下猛甩而去。
  鞭子的甩击让林洲的眼眸不由得凝重了许多。
  林洲迅速收起长剑,一击“拔刀斩”释放了出来。
  “咔嚓!”
  藤枝被冰剑斩成好几段,陈唐的防御暂时宣告瓦解。
  而林洲不依不饶,一脚踹在了陈唐的心口上。
  “嘭~”一声低沉的闷响传来。
  在所有人都以为陈唐要被击飞的时候,陈唐却屹立在林洲的身前。
  “你...!”林洲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脚。
  脚的确是朝着心口的方向踹去。
  就算陈唐侥幸逃过一劫,也必然是深受重创。
  可是,让林洲没有想到的是,他一脚不仅没有踹飞陈唐,反而被什么东西缠住,拔不出来了。
  “魂藤铠甲!”
  周身遍布的藤条,不仅减缓了攻击的力度,同时还能留住对手。
  “吃我一拳!”
  藤条凝聚成一个硕大的拳头,朝着林洲的左脸呼啸而去。
  “啪!”
  一声响亮的击打声响彻了天际。
  林洲的身影于天空中被狠狠地击落到了地面之上。
  “嘭!”
  泥土飞溅,活像一个倒栽葱一般屹立于赛场的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