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起灵 > 第二十八章 启程报道

  晚上,陈荣也回到家中,听闻了陈唐的好消息后,那是又惊喜又担忧。
  喜,那自然是考上了常人梦寐以求的大学。
  忧,代表着陈唐以后很有可能要投身疆场。
  文武双科,那是要极端聪明的大脑才能走文科搞科研。
  陈唐脑袋灵活,却不是那块料。
  也就是说大概率要走武科了。
  陈荣的心情是复杂的。
  若是陈唐最终...他宁愿陈唐能够平平安安的过完这一生。
  可是自己的儿子既然选择了走御灵者这条路,那么身为父亲的又怎能反对呢?
  既然决定了,就不再犹豫。
  全力的支持,也是陈荣如今最该做的事情了。
  全家享用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后,陈唐连吃两顿,早已饱的不行的睡去。
  翌日,当阿波罗太阳隐隐散去,初晨的朝阳抬升之后,一封信函送到了陈唐家里。
  “哥!你的快递!”陈瑶在门口呼喊道。
  陈唐起身,简单收拾了下来到门口。
  陈瑶递过来一个封的密密麻麻的包裹。
  “这谁家的包裹啊~我都拆了三层了还拆不开。”陈瑶揉着自己纤细的胳膊抱怨道。
  陈唐手刀敲了敲陈瑶的小头:“嘿嘿~人家估计就是专门放你这种好奇怪的~”
  陈瑶嘟着嘴摸着头:“才没有好奇呢~看你那么累,帮你拆一下吗。”
  陈唐微微摇头,自己妹妹什么性情他还不知道么?
  拆开包裹后,一个精美华伦的信函映入了他的眼帘。
  略有些古色古香的淡黄纸张,上面一朵盛开的娇颜蔷薇。
  蔷薇花铭刻在一个硕大的盾牌之上,绿叶周边点缀完美的烘托出了整个蔷薇的色彩。
  “这...这难道是那个蔷薇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么?”
  陈唐拆开信封,上面朱红色的字迹揭示了这一切。
  “陈唐同学,欢迎您成为蔷薇大学第24届学子,请于6月15号来正南域蔷薇城报道。”
  短短的一句话,这也让陈唐的考试成绩有了实质性的证明。
  “奈斯~”陈唐心中暗暗地说了一句。
  打开社交平台,和几个兄弟问了问,大家都收到了蔷薇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高兴之余也不免的有些担忧。
  “6月15号报道,这也太早了吧。”
  这不禁成为了四人心中的共鸣。
  陈唐等人在6月7号到6月12号期间一直在高考。
  这还没有休息两天呢就要去报道。
  “天啊~我人生最长的一个暑假!”
  陈唐此时是哭天天不应,哭地地不灵。
  无奈的叹了口气。
  “罢了早开学就早开学吧~去看看也好。”陈唐心中如是道。
  收到信函的一刹那,脑内的幽蓝色字迹发生了些许的变动。
  【完成冒险级任务,成功考入四大名校,奖励:随机序列灵一个!随时可以领取】
  “嘶~”
  随机序列灵?
  陈唐虽然知道每个御灵者能够融合很多的序列灵,可是却没有具体的概念。
  因此他暂时也没有这个打算。
  陈唐认为还是到御灵大学学习一些详细的知识,更有把握之后再领取吧。
  收起了心绪,陈唐那个打开手机。
  这么早开学,只能早点订票了。
  和弟兄们商量好之后,买了一张6月14号的火车票。
  算算也就两天的时间了。
  这两天的时间里,陈唐将当时学到的能量运行线路融汇贯通。
  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先修炼一下。
  这几天的能量运作很缓慢,督脉堪堪打通到了20%的地步。
  督脉打通了20%,也就是说距离大成仍然相当遥远。
  灵能上限拔擢到了370瓦,身体的筋肉也变得更加凝实了。
  胜利点早早的积累到了17000点的地步,随时都可供使用。
  不过陈唐倒是不打算急吼吼的用掉。
  自己修炼上去的力量很明显更适于掌控。
  系统强行拔擢的力量更像外力一般。
  掌握起来有些难以融会贯通。
  正是因为考试初期使用的是系统强行拔擢的力量。
  导致陈唐在和祁江的战斗中被压制的厉害。
  后来在“黄粱一梦”之后找到了自己的作战方法和思维,将力量化为自己的之后,以摧枯拉朽之势击败了祁江。
  有了这等经历,陈唐放满了系统拔擢的速度。
  打算先去了解一下御灵者的理论知识后,再作打算。
  静待了几天之后,陈唐收拾好行囊,准备出发。
  怀中揣着的是一个独特花纹绣制的护身符。
  上面的冰丝宛若鸳鸯般游离于中心的“福”字两侧。
  陈唐打开了手机,似乎自那以后,韩静的头像变成了灰色。
  “或许,你的灰色头像不会再跳动了吧~”
  陈唐慨叹一声之后,带着行李包裹跟着老爸老妈离开了家里。
  在火车上一阵送别之后,陈唐和三个兄弟碰头后上了火车。
  坐在车上,陈唐眼神一直飘忽不定,看着车窗外不断翻滚的景致。
  气氛一时有些过于寂静。
  最终,张羽开口说道:“老大,听说那一天...韩静回去后哭的很厉害,你是不是...呃,就是那个。”
  陈唐无奈摊开手道:“我...什么也没做啊。”
  “你们别这样看着我啊,真的!”
  可是三双怀疑的眼睛变幻不定。
  “说到这里,老李,你干嘛去通风报信啊!”陈唐这才想起这茬,厉声质问道。
  李瓒没好气儿的说道:“嘁~你们这层窗户纸,总得有人捅破吧,没有我,你们肯定抱憾终生的。”
  陈唐此时感到了些许的不对劲。
  “嗯?你是说,她早就...对我有意思?”
  李瓒理所当然的说道:“当然了~老大你犯什么神经呢?”
  “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了啊~你看她平时看你的小眼神,和别人可不一样了。”
  陈唐一时无言以对。
  “不对!”陈唐的心中立刻响起了鸣笛。
  上一世的陈唐高考后是主动表白的,可惜惨遭无情拒绝。
  那个眼神,和李瓒口中那楚楚动人的小眼神是不同的。
  那就是一种冷漠的眼神,是那种HR、主管看待初出茅庐的雏鸟般的眼神。
  这点生活阅历陈唐还是有的。
  可是到了李瓒口中却成了早就对自己有意思?
  “是那个梦,那个梦有问题。”
  陈唐不禁联想到自己高考前似乎也做了一个梦,一个诡异的梦。
  那个银白色发丝,绀紫色瞳孔的女孩再度占据了他的大脑。
  “你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