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起灵 > 第六十八章 绯红降临

  猩红色的血色雾气逐渐弥漫,黑衣人的利斧迅捷的落下。
  “锵!”
  一声清脆的声响响起。
  黑衣人目光扫下。
  预料中的脑浆爆裂的场面并没有出现。
  相反,不少的金属碎屑散落一地。
  “嗤嗤嗤~”
  细碎的声响充斥了两人的耳旁。
  陈唐缓缓站了起来。
  眼眸当中充满了绯红的能量丝线。
  皮肤也在朝着绯红色鳞片退片。
  整个人在阳光下宛若一个血人一般。
  可那绯红色血气却给人寒冷颤栗的感觉。
  “老大...这...”手持利斧的黑衣人回头望去,他老大的身躯也有些颤抖。
  “切,这家伙怎么回事。”
  明明一个弱鸡,咋突然就化身成了催命的阎罗?
  “拼了!”
  猎人和猎物的身份似乎在这一瞬间发生了呼唤。
  “陈唐”似乎已经没有了属于人的意识。
  一道绯红色的光柱从天而降,直接落在了他的头顶。
  手上多了一柄绯红色的长剑。
  背部长出了绯红色十三对羽翼,羽翼展开,圣洁无比。
  “陈唐”右手抬起,绯红色的长剑挥出了一道剑芒。
  剑芒席卷着大地间的一切尘埃,风卷残云般的吞噬着黑衣人瘦小身躯周围的一切。
  年长的黑衣人立刻张开了风墙,可是风墙在这绯红剑芒的攻袭下竟不到一瞬就陡然溃散。
  “咔嚓~”
  清脆的声响回荡在了黑衣人的耳畔深处。
  “小怪物,难不成我还治不了你了么?”
  黑衣人抽出了一柄青色的权杖。
  权杖顶部凝结着宝石般璀璨的光华。
  挥动权杖,无数风刃割裂空气,似是朝着“陈唐”飞速攒射,恍如要将一切割裂一般。
  可是十数道风刃打击在陈唐张开的绯红色屏障上立刻土崩瓦解。
  一切的轰击似乎都被吞噬到了绯红色的深渊当中。
  “老大!这小子有古怪,咱们还是先撤吧。”
  年纪较小的黑衣人沉着冷静的说道。
  当绯红的光柱贯穿天际的一刹那,这位黑衣人就感到了些许恐惧,如今更是印证了这一切。
  他看到了年长的黑衣人不禁攻击全部无效,适才被绯红剑芒划伤到的伤口还在不断地扩散。
  绯红的能量带来的伤痛不禁无法治愈,还会不断撕裂伤口,甚是离奇。
  年长的黑衣人摇摇头:“不把他收拾掉,不仅秘密有可能曝光,而且掉头就跑,我们也很可能被杀掉。”
  “莫慌,他灵能等级太低,即使接收了再强的力量,也不可能长久。”
  “陈唐”周围缠绕的力量十分庞大,也极其恐怖。
  可是“陈唐”本身灵能容器太小,聚集而来的能量只是不停地在崩散。
  不超过五息,能量必将耗尽。
  而这五息,也是黑衣人赌命的时候。
  他的思绪刚刚收回,发现头顶上一轮绯红之月凝结而成。
  绯红之月直径不小于十米,其威势足以令方圆一公里内的所有生灵震颤。
  绯红之月没有丝毫的停顿,朝着黑衣人直直轰下。
  “轰隆!”
  爆炸产生的巨大灵能波动,甚至直接掀翻了所有的黑土,附近所有的植被迅速枯萎,恍如一切生灵被抽干净了。
  “乒~”
  一扇门在空气中碎裂。
  黑衣人裹挟着重伤掉了出来。
  “可恶...空气之门直接碎裂了。”
  他的一个序列灵直接被抹杀掉了!
  不是暂时的消失,而是永久的抹杀了!
  可他还来不及反应,上百绯红炎弹朝着他所处的位置疯狂轰击着。
  “轰隆隆隆!”
  不断爆发的爆裂声将两个黑衣人炸的体无完肤。
  他们有着特殊的灵器规避了伤害,逃离了直接的爆炸。
  可是间接的灵能冲击却足以撕裂他们的皮肤。
  五息已过,绯红色的能量崩散。
  绯红开始逐渐消散于空气之中。
  一声悠久的叹息似乎出现在了天际。
  “要是你再强一点就好了......”
  祂的声音带着些许的孤寂,带着无尽的沧桑以及荒凉之感。
  “不过,也不需要我来救援了。”语言似是有些玩味的微笑,只是这句话却没有说出口。
  两个黑衣人稍稍瘫倒在地上,待得两三分钟后才喘过来气。
  “老大,那是什么东西?”
  “子爵大人好像都没那么恐怖啊......”
  年长的黑衣人轻轻摇头:“这小怪物太诡异,必须杀了他!”
  原本只是被撞破了两人之间的交易,他们只是想解决掉以免走路风声。
  可事到如今,他们二人的生命安全都在受到考验。
  陈唐呼喊绯红唤来的强大力量足以令两名三星灵者恐惧!
  这还是仅仅一星灵者祈祷来的爆发。
  可此时,他正如待宰的羔羊般,等待着挥舞的屠刀。
  陈唐再度睁开眼,身躯一动不动,创伤深入骨髓,毫无办法。
  而他也看见了,两个黑衣人被打的白骨皑皑,无数的伤痕,也就剩一口气了。
  “还是失败了么...”
  屠刀距离他越来越近,正当他情绪失落之际,他看到了远方,一道紫色彗星正划破天际而来。
  屠刀挥起,还未落下之际,紫芒贯穿了面前黑衣人的腰腹。
  原本就损伤极为严重的他甚至没有做出任何的反抗便被一击毙命。
  陈唐定睛看去,那发丝,那眼眸,不正是梦境中的人儿,不正是将死之际也会浮现在脑海中的身影么?
  天空中,绀紫色瞳孔的银发女孩飘然而立。
  梦雪烟看着地面上一片狼藉的战斗场景不由得些许揪心。
  目光盯住了最后一位年长的黑衣人。
  黑衣人试图做出攻击,可他还未发动之际,却发现,他熟悉的序列灵已经被绯红深渊吞噬殆尽。
  他没有序列灵了!
  正如同缺少了利齿的猛虎,赤手空拳的勇士般,即使修为较高,却无法发挥实力。
  梦雪烟素手一抬,一道紫芒贯穿了他的心口。
  为即将死亡的他补上了最后一刀。
  而后,他缓缓落下,来到了倒在地上的陈唐身边。
  “为什么...来救我?”
  “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在牵引着我来。”
  梦雪烟拿出了些许疗伤药品,涂抹在伤口上,先为陈唐止住鲜血的流淌。
  “我梦见过你。”两人异口同声道。
  梦雪烟微微低头,没有先开口。
  “你有时常出现在我的梦中,就像美丽的天使一般,于黑暗的尽头衍生光明的奇迹。”
  陈唐用颤抖的嘴唇轻轻诉说着。
  梦雪烟两颊微红,撇嘴道:“而你却像梦魇一样,出现在我的噩梦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