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起灵 > 第六十九章 大难不死 4000

  陈唐望着绀紫色的眸子,脸颊也染上了一抹微红。
  气氛陡然间有些尴尬。
  两人没有什么交集的。
  若说有,那也只有在梦里......
  梦雪烟将药涂抹上之后,也坐在一旁等着陈唐的恢复。
  两人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却彼此之间又十分陌生。
  陈唐凝视着梦雪烟,不舍得转头。
  梦雪烟时不时的瞥了几眼,也不好意思直接对视。
  “咳咳~梦姐姐,多谢救命之恩,大恩不言谢,以后但凡有用得到的,打声招呼就好。”
  陈唐卸下了固有的熟悉感之后,先选择了致谢。
  “我...比你小一点的...”梦雪烟稍有些不好意思的心道。
  不过嘛,人对辈分这个东西还是很看重的。
  叫姐姐总比被叫做妹妹强一点。
  “额,嗯,能动了么?我送你回去。”
  陈唐环视自身叹息道:“身上的骨头都折了,估计短时间动不了。”
  梦雪烟轻叹一声,右手手背淡紫色的光芒渐渐挥发。
  一只缠绕着紫气的大鸟张开双翅,矗立在了陈唐面前。
  紫气大鸟耷拉着小脑袋打量了陈唐一会。
  随即双眼一眯,扭过头去。
  “小紫,带他回去好么?”梦雪烟靠近紫鸟的耳垂轻咛道。
  紫色的大鸟不耐烦的摇摇头,满脸的不情愿。
  “乖~听话。”梦雪烟略有些嗔怒的语气说道。
  紫鸟最后还是勉强点点头,来到了陈唐面前,一爪子将他扔到了背上。
  而后张开双翅,梦雪烟也坐了上来。
  紫鸟一声长啸之后,驮着二人朝着蔷薇大学飞去。
  飞到空中之后,陈唐问起了他的疑问:“梦...姐姐,你知道为什么城市西南区荒无人烟?我当时跑了很久也没遇到一个御灵者?”
  梦雪烟轻轻撩拨发丝迎风吹拂,轻咬下唇淡淡道:“那里啊...因为十数年前的一场大战,导致那里的土地被灵能因子腐蚀掉了,短时间呆在那里还好,超过一天,身体的各种器官都会不可逆的开始衰竭,是故没有人会在那里逗留的。”
  “而且,老校长也死在了那里。”
  陈唐方才恍然大悟,心里也略有些沉重。
  按照梦雪烟的说法,恐怕那里就是老校长曾经大战的战场,也是陨落之地,想来的确不会有人在那里晃荡。
  自己也是鬼使神差的就往那个地方移动了,真不知道自己着了什么魔。
  以后一定要好好注意,切记不能一个人往那个方向走。
  除此之外,还存在一个问题。
  陈唐当时绝望的呼喊了绯红,绯红降临的刹那间,他失去了一切的意识还有记忆。
  他丝毫不知道那期间发生了什么,但看到两个黑衣人重伤也明白爆发了极为恐怖的力量。
  这世界没有白来的午餐,这一点他还是清楚的。
  当他开启序列之眼的时候,眼眸看到了他的丹田之中,出现了另一个能量源!
  这让陈唐大为惊骇。
  按照理论课的说法,体内的能量源最终会转换为灵元,这样就可以和高阶序列灵形成的真元相呼应。
  一个人只能有一个灵元,灵元的胚胎就是如今丹田内的能量源。
  这是二十年来从没有出现过任何一次例外的理论。
  被普遍认为是御灵境的公理之一,甚至是影域的御灵者也认可这一说法。
  可是如今,陈唐体内出现了绯红色的能量源。
  不去触碰它还好,一旦往绯红色的能量源输入能量。
  陈唐体内立刻可以感受到极为狂暴的能量。
  那能量差点没让他昏厥过去。
  大汗淋漓,神情疲惫的陈唐再也不敢轻易地去尝试绯红能量源的启动。
  他的本能让他清晰认识到了一个必将实现的预感。
  “不能碰!会死人的!”
  陈唐擦干净了头上的大汗,舔舔嘴唇静坐恢复。
  一旁的梦雪烟感受到了陈唐的异样,可是此时她也没有说话。
  时间一分分的流逝,约莫一刻钟之后,梦雪烟的紫鸟带着陈唐飞到了蔷薇大学的上空。
  紫鸟在上空盘旋,慢慢的落下。
  操场上,一些导师早已匆忙的赶来。
  其中,一位主任眉头紧皱道:“雪烟,你哪里去了?”言语中有着些许责怪的意味。
  梦雪烟轻轻点头嘟着嘴不说话。
  陈唐抬起快要散架的身子,上前说道:“老师不好意思,学生身陷性命之危,多亏梦...同学相救方才无恙。”
  主任稍稍一顿,立刻反应过来:“影域?”
  梦雪烟让紫鸟松开爪子,那两个黑衣人的尸体直接被扔了过来。
  陈唐顺着说道:“嗯,就是这两人,学生被追杀一小时有余,期间虽给他们造成了一定的伤害,可也被他们利用无声的风墙逼到了城市外围的西南荒原,多亏梦同学及时赶来要不学生恐怕今日就会......”
  那位主任原本紧皱的眉头稍稍舒缓,语气温柔道:“学校保护不周让你受惊了,你还有伤,苏导师已经再赶来的路上,稍后会带你去疗伤的。”
  之后她走到了梦雪烟的面前,略带鼓励道:“雪烟,救人心切固然是好,可下次切莫贸然离校,你的安全很重要,校长他也很关心的。”
  梦雪烟乖巧的点点头,凝望了一眼陈唐,莞尔一笑轻轻点头后便转身离去了。
  等到苏永安来到后,戏谑的打量了二人一番,然后扛着受伤的陈唐也回去了。
  ......
  紫铜神木房,苏永安将调配的药剂递给陈唐。
  陈唐忍着刺鼻的气味以及无比恶心的味道喝下了墨绿色冒泡的粘稠液体。
  身躯内受损的经脉和骨骼在不停地恢复。
  可是这续骨的过程却极为的暴躁,骨骼咔嚓咔嚓的响,差点没把陈唐疼的原地转圈圈。
  在一番痛苦的哀嚎和暴风雨般的洗礼之后。
  气喘吁吁的陈唐终于恢复了平静。
  “老师,这药可真够暴力的......”
  苏永安似是不在意的说道:“疗伤嘛,当然要用最有效的,男子汉无需那种温婉可人的疗法。”
  敢请是有温柔疗法的啊......
  陈唐转而问道:“老师,袭击我的人身份确定了么?”
  不能搞了半天,连自己怎么在阎罗殿门口转圈圈是怎么回事都不知道。
  苏永安点点头,拿出一份详尽的报告说道:“袭击你的人是地球重启计划的成员,本质不是影域的御灵者,而是......”
  “人类。”
  陈唐听完,不禁心中一凛。
  果然,不论再任何时刻,都会存在这种人。
  打着曲线的名号,来向异族卑躬屈膝。
  坚强的堡垒总是会从内部攻克,可是面对影域这一强敌来说,明显人类的团结度是空前的。
  超过百分之99的人站在了一个战壕里。
  可总有那么千分之一乃至万分之一甚至更少的人,他们与公众背道而驰。
  “呼~懂了。”
  若如此来说,也可以解释为什么蔷薇城没有排查出来,而让他们不算太警惕的在角落里进行不可告人的目的。
  不过是稍加装饰一番,就能够隐藏在蔷薇城当中。
  而且听说这个组织有着狂热的情绪,因此也不会说潜伏的像个正常人一样。
  “嘛,先定定心神,这次你还算立了个不小的功劳。”苏永安嘴角微微上扬,似是有些激励的说道。
  陈唐一听功劳,立刻来了兴趣,略有些期待的问道:“老师,那我能有什么奖励么?”
  功不功劳的不重要,有着怎样的奖励才是至关重要的事情。
  苏永安拿出一份清单,指了指说道。
  “这两个人在的悬赏金超过了20万块钱,还有三种灵能材料,甚至可以挑选一个四星以上的序列灵,要知道这序列灵超过四星一般没有人会售卖的。”
  “当然,立下主要功劳的是梦雪烟大小姐,毕竟是她带回来的人,而且你也是被她救得。”
  “因此你大概能分到,额,两万块还有一种灵能材料。”
  绝大多数的好处归属到了梦雪烟,虽然只是补了个刀,但那种情况下也算是救了陈唐一命。
  陈唐微微颔首,对这个结果也没有什么不满足的。
  相对来说已经非常不错了。
  能够得到不小的报酬,也算是稍稍弥补了这次受到的创伤。
  至于绯红色能量源的事情,陈唐没有说出口。
  毕竟,这牵涉到他的秘密之一。
  浮黎万药典。
  若是顺藤摸瓜,这个秘密就一定会暴露。
  而且目前似乎绯红色的能量源也没有影响到他的生命安全,陈唐也就不是太着急。
  总之,自己在摸索摸索。
  当然,也不是一点风险都没有。
  首先不能注入灵能,这会导致很严重的后果。
  其次,这绯红色的能量源在不停地渗透出能量因子。
  哪怕没有灵能供给,但它就像一个永动机一般,不停地涌出能量。
  这让陈唐有些担忧,可这同样对陈唐有好处。
  带脉在这次的绯红能量源的汇入当中直接冲开。
  同时有着另一股能量源的补充,开脉的速度变得更快!
  配合上浮黎万药典独特的功法运行线路,每天的开脉速度达到了惊人的25%。
  只要四天,在周末之前,陈唐便能完全打通四脉,开启阴阳跷脉,将自身的实力往上提升一个大的台阶。
  梦雪烟的这次现身,也让陈唐感受到了双方实力上的差距。
  虽说两个黑衣人被绯红的力量打的生活不能自理,几乎是残废的状态。
  可毕竟是三星灵者,梦雪烟位列新生榜头名的位置,能完成一击瞬杀,足以看出她对力量的把控能力以及实力的恐怖。
  将来成长起来未来必将不可限量。
  恐怕这也是老师们精心维护,甚至出门都要担忧的原因吧。
  陈唐歇息了两刻钟之后,起身感谢了苏永安的治疗,然后带着些许后续疗伤灵药回到寝室。
  一进寝室,几个哥们担忧的问道:“老大,你没事吧?你可吓死哥几个了。”
  张羽三人也是坐立不安,直到陈唐回来才松了一口气。
  他们听说有人在校外被袭击了,而陈唐恰巧打完斗灵场的比赛很久都没有回来,三人不由得开始担忧和祈祷。
  “担心个啥子,这不是安全回来了么。”
  陈唐摇摇手,今天的他属实累坏了,赶紧躺倒床上,双眼皮有些颤动的想要闭上。
  “老大...那些人,强么?就是袭击你的人。”张羽担忧之余,略有些严肃的问道。
  “强,强到我只有逃跑的份,而且差点没跑掉。”
  陈唐无奈的低吟道。
  敌人很强大,他们实力还很弱小。
  在这影域入口的边陲之地,没有实力就像是钢丝绳上走路。
  不能指望蔷薇大学保护他们方方面面。
  这里是地缝入口,蔷薇的主要战力一直在和军方一起行动,双方共同镇压着正南域的影域入口。
  能够保证市中心不出现敌人已经相当不易。
  出现在城市边缘地区,纵使是蔷薇,也无力完成完整的布防。
  “老大,我知道了,放心吧,下一次,兄弟一定会出现在你的身边。”
  张羽握紧拳头,语气颇为滞涩的说道。
  这是他们三人共同的心声。
  老大面对危险的时候,他们因为实力不足只能在寝室里等待结果。
  我的兄弟在奋战,而我只能唯唯诺诺,这种感觉令人心碎。
  张羽、李瓒和沈浪三人起步较晚,如今也在奋起直追。
  尤其是李瓒,最近一直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鼓捣些什么东西。
  三人目前也都成功开两脉,同时在朝着冲脉前进。
  因为蕴脉剂的因素,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缩短这段差距。
  下周即将开幕的校内选拔赛,三人的对手也都不算强。
  至少可以维持一轮左右的胜利。
  四人完整的保留下来,一起相互扶持参加秋季选拔赛也是四人无声的承诺。
  于是不再多说,各自睡觉,等待着明天的修行。
  而对陈唐来说,明天关于影域的社会学也是他非常急于了解的信息。
  对影域一片空白,这如何能形成有效地目标呢?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陈唐的战心伴随着这次突然袭击更加攀升。
  影域的存在,时刻威胁着他们的生命安全。
  陈唐完全无法想象,若是有一天,各大城市完全失守的话,那些影域生物和御灵者冲出来,普通人会面临着什么。
  他的家人又真的能生存下来么?